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69章 当我是泥捏的吗

第九百六十九章 当我是泥捏的吗

一时间四周静到了极点,气氛也变得诡异了起來,

在东海温老三或许很多,但是段枫口中的温老三,明显的是在指温家的温三爷,,温浩瀚,

领头的警察和温家带來的人以及古飞云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圆眼睛,呆呆地看着段枫,

这一刻,他们所有人都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他竟然让温浩瀚过來,

温珂琳浑身上下的僵硬的站在哪里,满脸不知所措,

如果让温浩瀚过來,那么今天温家的脸可就算是丢大了,完全是被段枫无情的践踏,可是如果不给温浩瀚打电话,那么一样会被段枫狠狠的羞辱,甚至会将温俊轩给丢到黄浦江去喂鱼,

段枫就这样一脸平静的看着温珂琳,

温家想要让何家对付他,那么他就敢直接对温家出手,让温家知道,想要对付他,可以,但是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不然我真不保证接下來会发生什么事情,”段枫缓缓的开口,语气也变得低沉了起來,

他今天倒要看看这个温浩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段少,我可以打电话,但是我们能否换个地方,”温珂琳小心翼翼的看着段枫说道,

她知道今天温家要栽了;但是也不想丢人丢这么大,

“怕丢人是吗,”段枫看着温珂琳淡淡的问道,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温珂琳的脸色再次一变,刚想张口说话,段枫的声音就已经传了出來,

“我也不想让这些警察同志为难,我们就都去警局一趟吧,”段枫看了一眼这个领头的警察说道,

领头的警察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愣,他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呢,毕竟今天这事,完全是神仙打架,他一凡人跟着遭殃,而且如果处理的不好,那么明天社会的舆论将会让他一无所有,如今段枫这么一说,使得他的脸上猛然一喜,内心之中也对段枫充满了感激,

对于这个警察的感激段枫不知道,他这样做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他不想让舆论也谴责他,说他目无王法,

“警察同志,走吧,”段枫沒有看温珂琳,而是直接对着这个领头的警察说道,

那模样,仿佛他才是警察,而对方是打架闹事者,

“将所有人带回警局,”领头的警察立刻打手一挥,

只是顷刻间,段枫等人完全坐上了警车,警笛声大作,呼啸的朝着这里的分局而去,

而不远处的荣铭哲在看到段枫等人坐上警车离开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嚣张跋扈,今天这事温家绝对会栽个大跟头,”

同时荣铭哲心中又是一阵庆幸,庆幸自己不是段枫的敌人,

不然落在段枫的手中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如今温俊轩和温珂琳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是啊,荣少,段枫实在是太狂妄了,你说去警局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百顺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好奇之色,

“猜不到,但温家肯定要倒霉就对了,”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去中心大厦,找戚烟梦,”荣铭哲淡淡的说道,

“荣少,我们去找戚烟梦做什么,”

“等段枫回來,”

话音落下,荣铭哲就靠在了座椅之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看到荣铭哲在闭上双眼之后,百顺沒有再说什么,直接启动汽车,离开了这里,向着中心大厦而去,

段枫等人被警察带走,那些围观人的立刻散开了,一个个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但是那个大排档的老板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段枫等人被带到警局之后并沒有关进审讯室,而是全部都带进了会议室之中,

一时间,会议室之中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温俊轩一脸狰狞双眸喷火的看着段枫,但是段枫对此浑身不在意,和冷悠然坐在一旁有说有笑的,那模样仿佛把警局当成了酒店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枫突然扭头看向了温珂琳:“温老三怎么还沒來,他不会是不來了吧,”

“不……不是,”听到段枫的话后,温珂琳急忙开口道:“他现在应该快到了,”

“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他还不來,明天让他去黄浦江捞人吧,”段枫瞟了一眼温俊轩狠狠的说道,

当温俊轩耳旁响起段枫的话后,心头猛然一沉,

而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口突然传來一道不悦的生意:“段少,你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下一刻,温浩瀚阴沉着脸,带着六名保镖从会议室门口走了进來,

“三叔,”

温俊轩在看到温浩瀚之后,先是一呆,随后像是看到救世主一般,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來,作势就要像温浩瀚跑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猛然站起身,抡起右手,对着温俊轩就是一巴掌,

“砰,”

温俊轩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了出去,随后狠狠地撞在一旁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剧烈的疼痛让温俊轩的身子蜷缩在一起,身体不停的颤抖,而与此同时,他瞪圆了双眸,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他做梦都沒有想到温浩瀚过來后,段枫竟然敢直接给他一巴掌,

如果不是脸上那剧烈的疼痛,温俊轩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止是温俊轩,其他人也是如此,全部都愣住了,沒有一个人敢相信,段枫竟然在温浩瀚过來之后会狠狠的抽温俊轩一巴掌,

而温浩瀚也被这突兀其來的一幕震住了,

“在敢动一下,我会让你这辈子都站不起來,”段枫冷冷的开口道,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温浩瀚的脸色立刻冷了下來,同时目光阴森地扫了一眼段枫,

刹那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段枫的的目光平淡无奇,就仿佛沒有涟漪的湖面,而温浩瀚的目光则是十分阴森,

察觉道段枫眸子里所流露出的不屑和狂傲,温浩瀚心中的怒火顿时陡然上升,

“段枫,你不要太嚣张了,”温浩瀚一脸阴沉的说道,

“嚣张,”段枫冷笑一声:“如果我真的嚣张的话,现在你应该在黄浦江捞人了,”

“段枫,你……”

“所以,温老三不要逼我嚣张,我嚣张起來,连我自己都害怕,”

“好,好,好得很,不愧是段莫宁的种,这份狂妄比起他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温浩瀚怒极反笑道,

“当然,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要比一浪强才对,难道都像这个废物一样吗,”段枫慢慢的瞟向了一旁的温俊轩,

温俊轩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只感觉自己心头一阵发闷,接着怒火攻心,一口鲜血直接从口中喷了出來,

猩红的鲜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刺眼,

从一出生温俊轩的身份就注定尊贵无比,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如今段枫接二连三的侮辱,使得他内心之中怒火完全到达了一个沸点,但是却又无从发泄出來,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废物果然是废物,”

“段枫,够了,”温浩瀚突然怒喝一声:“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段枫给自己慢慢的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我只是想看看温老三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和传言中的一样,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

“现在你见到了,是否可以放人了,”

“放人,”段枫立刻笑了起來,笑的很轻蔑,笑的很狂妄:“温老三,你脑子沒锈掉吧,你让我放人,我就放人,传出去,你让我怎么混,”

“段枫,你不要太过分了,不要以为你背后有段家为你撑腰,我就真的不敢拿你怎么样,”

“你敢吗,”段枫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

温浩瀚的的话音一落,他身后的保镖仿佛得到了指示一般,全部从身上掏出枪直接指向了段枫,

那个将段枫等人带來的领头警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猛然一跳,急忙开口道:“三爷,这里是警局,希望您能……”

“滚出去,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够进來,”温浩瀚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这个警察张了张嘴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温浩瀚那阴沉到极点的脸色之后,最终还是什么都沒有说出來,慢慢的转身向着外面走去,他心中虽然愤怒,但是却无可奈何,

要知道温家在东海可是一手能够遮半片天的存在,

段枫缓缓的将口中的烟雾吐出,看着温浩瀚说道:“温老三,你知道吗,这是今天有人第二次用枪指着我,我很讨厌别人拿枪对着我,”

随即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变得凌厉了起來:“真当老子是泥巴捏的不成吗,”

话音落下,段枫浑身上下气势陡然一变,整个人就犹如古代的帝王一般,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段枫又像神灵下凡一般,那漠视的目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让人不敢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