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76章 一怒为情郎

第九百七十六章 一怒为情郎

段老爷子爷即将驾鹤西去的消息,在华夏完全犹如一场龙卷风一般席卷着各个领域,

一时间整个华夏四方云动,

陈小雅在得到消息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纪含香也得到了消息,

纪含香在知道段老即将驾鹤西去后,沒有像陈小雅那样平静,而是坐立不安,

因为在她的心中,段枫目前最大的靠山就是段老爷子,若是段老爷子驾鹤西去,那么只凭借段枫一个人的力量对抗温家,甚至其他的势力,那么段枫将会呈现孤掌难鸣的局面,

一时间,纪含香的内心之中完全被担忧所包裹,灯光下,她那张精致的脸蛋异常的冰冷,勾人的丹凤半眯着,來回在客厅之中踱步,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客厅之中响起,步伐显得十分焦虑不安,让这原本安静的客厅里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而且嘴唇上那抹微红此时犹如鲜血一般,散发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而在这客厅的一旁则是站着一个留着短发的女人,女人穿着一身休闲服,而脚下则是穿着一双特质的鞋子,

女人年纪看起來不大,五官算不上精致,属于那种丢在人群里面都不会吸引男人目光的类型,

但是她那双眸子之中却是一片灰暗,充斥着漠视,是对生命的漠视,

她就这样木讷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纪含香,仿佛在保护纪含香,又仿佛在等待纪含香下达某种命令一般,

“落香,消息的准确度有多高,”纪含香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落香问道,

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落香的脸上沒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就犹如一台机器一般,冷冷的开口说道:“百分之六十以上是真的,不排除段老是装病,”

纪含香的眉头立刻紧紧的锁在了一起,如果段老爷子是在装病,那么就什么都好说,可万一不是呢,

如果不是装病,那么段家将会树倒猢狲散,

“能不能探查到目前有关段老的情况的信息,”

“抱歉,小姐,”落香看着纪含香依旧冰冷的说道:“段老是在江南军区医院,整个医院已经完全被戒严,到处都是狙击手和武者,如果有不明人士突然去军区医院,那么绝对会被打成骰子,”

纪含香的呼吸在这一刻,情不自禁的变得急促了起來:“那么段枫呢,他现在知道消息吗,”

“应该不知道,”

“他现在在做什么,”

“不知道,”

“皇甫哲呢,给我找來,我要见他,我现在要知道关于段枫的一举一动,”纪含香重重的说道,

“是,”落香恭敬的说道,

话音落下,落香就立刻向着外面走去,去找皇甫哲,

但是等她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道沉稳而又有力的脚步声在这一刻从外面传了进來,

來人不是别人正是皇甫哲,

此刻的皇甫哲的脸上也写满了凝重,

“我家小姐在找你,”落香在看到皇甫哲之后,立刻开口,语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皇甫哲以前就见过落香,如今听到落香那冷冰冰的声音之后,并沒有什么不满,直接走了进去,

纪含香在看到皇甫哲之后,立刻开门见山的说道:“段老是真的不行了,还是假的,”

“应该是真的,”皇甫哲的语气之中略显无奈:“当初在江南段枫和段云阳住院,我送他回去的时候,段老就曾经对我说过,他的时日可能不多了,想必是因为段定康的死,给他打來了太大的打击,毕竟他只是一个老人而已,”

纪含香陷入到了沉默之中,皇甫哲说的沒有错,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之一,而段老爷子还偏偏经历了两次,送走的还都是他最喜爱的儿子,他心中的伤痛恐怕到了一个沸点,

“所以,不应该是假的,”皇甫哲在这一刻想起了当初段老爷子的请求,只感觉心头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般,让他喘息有些困难,

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立刻岔开话題说道:“那现在段枫呢,他知道段老的情况吗,”

皇甫哲一脸苦涩的说道:“这也是我现在來找你的原因,”

“怎么了吗,”纪含香心头猛然一紧,心中立刻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有人利用段老突然病重开始对段枫出手了,现在他正在疯狂的杀戮呢,应该还不知道段老的事情,不然他不可能不回江南市,”

听到皇甫哲的话后,纪含香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到了极点,浑身上下也在这一刻陡然散发出了一道凌厉的杀意:“是温家吗,”

“应该是,”皇甫哲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说道:“温家是想要利用段老病重的原因,让段枫杀人,然后利用国家來杀段枫,可谓是一步好棋,”

“什么意思,难道国家要对段枫动手,”

“根据我现在得到的消息,段枫已经杀了很多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温家就会动用手中的力量派出大批的警察开始对段枫逮捕,如果段枫敢拘捕,那么他身上就又背负了一条罪名,那样局势将会变得对温家极为有利,”皇甫哲的脸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我想这应该是温家最想看到的局面,如今段老生死两说,这个时候,如果段枫出现意外,那么段家事不可能出手的,毕竟段老是段家的定海神针,如果他能够活下去还好,如果活不下去,以段枫在段家那尴尬的身份和地位,段家的人绝对会弃段枫的生死于不顾,”

聪明人,不只有陈小雅,皇甫哲也非常的聪明,也是一眼就看到了问題最为关键的地方,

皇甫哲话音刚刚落下,纪含香就立刻开口说道:“我要去东海,”

“不行,”

“皇甫哲,你最好不要拦我,不然我不介意把你送进医院,”纪含香身上的杀意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浓厚了起來,一时间整个客厅之中的气温似乎都在降低,

感受到纪含香身上的杀意之后,皇甫哲的心头猛然一颤:“纪含香,你先冷静一下,如果你现在就动身去东海的话,那么你的身份可能就会暴露,你震慑不住龙爷他们,”

“我沒打算震慑他们,”纪含香声音低沉而又冰冷的说道:“皇甫哲,我在给你说一遍,谁敢动我心爱的男人,我就敢要谁的命,哪怕搭上整个纪家,我也在所不惜,”

世人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但是现在纪含香冲冠一怒为情郎,

耳畔响起纪含香那冰冷而又低沉的声音,皇甫的心头完全被一股寒意所笼罩,从纪含香的脸上他能够看的出來,东海,她纪含香现在去定了,谁也不能拦她,谁敢拦她,就敢对谁动手,

皇甫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纪含香说道:“纪含香,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皇甫哲,你给我让开,”

“纪含香,现在不是他妈的胡闹的时候,如果你不顾一切的出手,那么段枫将会更加危险,你明白吗,”皇甫哲立刻吼道,

段枫会更加危险,

在听到这句话后,纪含香那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你听我的,现在跟我先去江南市,看看段老现在到底什么情况,然后我随你一起去东海,怎么样,”皇甫哲死死的盯着纪含香说道,

“不行,今天晚上我必去东海,你不用说什么,”

“你……”

“要么让开,要么我将你送进医院,”纪含香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在四周响起,显得极为霸道,

“我知道我拦不住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出手,”

“如果他有危险,我就会杀人,”纪含香咬着牙齿说道,

皇甫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好吧,你能不动手,就千万不要动手,一切等我过去,你放心,无论段枫发生什么事情,我皇甫哲将会不遗余力的保住他,只求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动手,”

皇甫哲可是知道爱情的力量是多么的可怕,他更知道,纪含香对段枫的爱意,已经深入骨髓,如果段枫真的出现什么意外,面前的这个女人绝对会化身成为女修罗,将温家上下赶尽杀绝,

“我答应你,希望你也能够做到你所说的,不然别怪我纪含香不讲任何情面,”纪含香那寒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但是随即就被隐藏了下去,

随后,纪含香沒有在说什么,直接迈着步伐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纪含香的背影,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纪家,纪家,为什么你们家偏偏有这股该死的势力呢,”

话音落下,皇甫哲摇了摇头,直接向着外面走去,他要去江南市,去看看段老爷子到底是真的不行了,还是一切都是假象,在引诱温家对段枫动手,

如果是假象的话,那么温家必定会被段家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

而与此同时,不止是纪含香起身向东海而去,屈玲珑在知道消息后,也是如此,立刻带着人直接杀向了东海,

美女蛇,竹叶青,这两个响彻半个南半国的女人,全部都向东海而去,而且都是为了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