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91章 谁也不能带走

第九百九十一章 谁也不能带走

从今以后,你我不再是兄弟,

这句话犹如一道闷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着,所有人的脸色在这一刻完全精彩到了极点,

从段老爷子在世,数十年未曾迈出家门一步,在段枫到來之后一同出去游玩,段家又对温家出手,从种种的事情上就能够看的出來,段老爷子非常的溺爱段枫,

但是现在段老爷子刚刚走,段家新的掌舵人,竟然和段枫断绝兄弟之情,这完全是等于变相的将段枫赶出段家啊,

可以说,这完全是将现在的段枫往火坑里推,残忍到了极点,

皇甫哲的脚步立刻停滞了下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时候段云阳和段枫断绝兄弟情,那完全是让段枫去死啊,

戚烟梦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起來,

要知道段枫的敌人可不少,段老爷子活着的时候,那些人虽然会蹦跶,但是却不敢和段枫玩真的,可是如今段老爷子死了,那些人会不和段枫玩真的吗,

在这样一种情况,如果背后沒有一个庞然大物的支撑,段枫将会举步维艰,将会步步身陷,

而段枫对于段云阳的话则是无动于衷,或者是因为段老爷子的死已经让他麻木了,

“云阳,不可,”段梦露立刻从震惊中回过神,急忙对着段云阳说道:“云阳,你不能这样做,段枫是你的兄弟,是爸最疼爱的孙子之一,你这样做,是想让爸死也不瞑目吗,”

“云阳,你可要想清楚啊,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段梦洁也在这一刻急忙开口道:“段枫,你快给云阳说清楚啊,你快给云阳说啊,”

段梦洁和段梦露脸上的担忧之意沒有任何的隐藏,

段云阳沒有说话,仿佛他在等着段枫给他解释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但是段枫却迟迟沒有开口,

已经走过來的皇甫哲在看到一脸沉默的段枫的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深知段枫的脾气,想让他解释很难,更何况段定康的死和段枫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虽然段定康的死有段云阳一部分的责任,如果他不住院段定康就不会死,可是大部分的责任都在段枫的身上,毕竟当时龙爷沒有对段定康动手,可是当段枫交出赤血玉的那一刻,段定康疯了般的将赤血玉给抢了回來,才被龙爷给打死了,

所以说,段定康的死是因为赤血玉,也简介的说明是因为段枫,

“段枫,你快解释啊,你快解释啊,”看着段枫沉默,段梦洁和段梦露立刻焦急了起來,那模样恨不得她们两个为段枫解释,

“梦露,梦洁,人家还不着急,你们有什么好着急的,”段鲲鹏这个时候突然开口,声音之中充满了大快人心之意,

愕然听到段鲲鹏的话后,段梦洁猛然扭过头,狠狠的等着段鲲鹏说道:“段鲲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中都在打什么主意,云阳是段家的家主不错,但是他太年轻了,根基尚浅,你们一个个的联合起來,完全有能力将云阳给架空,如果段枫在段家,他和云阳是兄弟,你们谁敢架空他,谁敢架空他,”

段鲲鹏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段梦洁的话犹如一把利刃,直接戳在了他的软肋之中,因为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段老爷子刚死,段家的裂痕立刻开始大规模的出现了,

“梦洁,你这话说的有些严重了,”段炎国这个时候立刻说道,

“段炎国,你身为老大,你敢说,你沒有这份心思吗,”段梦洁丝毫不客气的怒视着段炎国说道:“你们都害怕段枫,因为他是一把双刃剑,能伤敌也能伤己,如果他和云阳的关系还在,你们纵使心中有千般不服,万般不甘,若是有任何的异心,段枫就敢废你,如果云阳和段枫兄弟情分破裂,正中你们下怀,因为你们都知道,爸病的突然,很多事情都沒有來得及交代云阳,所以你们认为他只是一个傀儡,”

“你们现在看似忌惮云阳,是因为不知道爸给云阳留下了什么底牌……”

“够了,”一直沉默的段枫突然怒喝一声:“你们看看,这他妈的是做长辈的样子吗,爷爷刚走,我们一个个就这样,你们是想让别人看笑话,还是想让爷爷会在黄泉路上走的不安心,”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四周立刻变得寂静了起來,

随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段云阳说道:“无论你要如何对我,我都毫无怨言,但是现在请让爷爷安心的离开成吗,”

话音落下,段枫对着段云阳鞠躬,

九十度的鞠躬,

这一刻,那个曾经的国之利刃,那个让整个地下世界忌惮的王者,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一切都是为了让刚刚离世的老人能够走的平静,能够走的安心,

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但是这声叹息之中却夹杂着欣赏之意,

随后,段枫缓缓的挺直腰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枫缓缓的向着段老爷子的遗体旁边走了过去,

“砰,”

刚走到病床前,段枫再次跪了下去,

“爷爷,对不起,”段枫抓着段老爷子那已经微微冰凉的手,一脸愧疚的看着段老爷子说道:“我本想让您走得能够安详一些,在黄泉路上也走得安心一些,能够走的无牵无挂,却沒有想到最后还是惊动了您老人家,”

“您现在肯定很生气吧,肯定在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王八犊子,老子刚走,你们就要造反了……”段枫说着说着,那眼眶之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从连接之上滑落了下來,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枫重重的对着段老爷子磕起了头,

“砰,”

段枫磕的很用力,一磕之下,那额头之上立刻开始微微泛红了起來,

但是段枫并沒有在意,依然用力的给段老爷子磕着头,

“砰,”

“砰,”

“砰,”

一时间,段枫的额头之上已经溢出了丝丝的鲜血,但是他却依然沒有在意,依然给段老爷子重重的磕着头,

众人看着面前这一幕,听着段枫那因为磕头而传出的闷响声,一个个心头狠狠的颤动了起來,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于心不忍的神情,

但是段鲲鹏和段炎国和段枫不对付的等人,并沒有什么不忍,

反而他们恐怕巴不得段枫磕头磕死在这里呢,

不知道,磕了多少头,段枫才缓缓的停了下來,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梦梦,过來,”

听到段枫的话后,感受到段枫身上那悲凉的气息,戚烟梦立刻朝着段枫走了过去,

她知道段老爷子的死等于是在段枫的心脏之上狠狠的捅了一刀,而如今段云阳的话,无疑不是在段枫那本來鲜血淋淋的伤口之上又再次的捅了几下,将他的心脏给戳的支离破碎,

“段枫……”戚烟梦泪流满面的看着一脸凄凉的段枫喊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沙哑,

“给爷爷跪下,”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戚烟梦红着眼睛,沒有任何犹豫,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爷爷,我让梦梦给你磕头了,”

段枫话音刚刚落下,戚烟梦立刻就给段老爷磕起了头,

连续磕了三个头,戚烟梦才停下來,

“爷爷,孙儿不屑,但是我却沒有任何的办法,我现在要离开段家了,我知道您老肯定不愿意,但是你放心,虽然我离开了,但我依旧是段家的人,在我有生之年,只要有任何人敢打段家的注意,我段枫绝对会亲手他去地狱之中找您老忏悔的,”段枫双眸通红,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外突然传來一道嘈杂的脚步声,

听到这道脚步声之后,皇甫哲的眉头立刻狠狠的皱在了一起,如果他猜的沒错,温家有动作了,利用手中的能量让人來抓段枫了,

事实上也正如皇甫哲猜测的一样,下一刻,数个魁梧的汉子直接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当看到面前的这一幕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但是犹豫再三后,这些人还是有挤进了病房之中,

所有人在看到这四个彪悍的大汉之后,全部都愣住了,他们是谁,

來干嘛呢,

皇甫哲在看到这四个人之后,急忙伸出手将这四个人给挡住了:“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之人在看到皇甫哲的脸庞之后,立刻对着皇甫哲行了一个军礼:“首长,我们接到上面的命令,段枫因为涉嫌故意杀人,已经被逮捕了,我们是……”

“滚,”皇甫哲立刻喝到,

领头之人一脸为难的看着皇甫哲说道:“首长,我们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带走段先生,但是我们也沒有办法,希望你不要为难我们兄弟四人,”

“我再说一遍滚,”皇甫哲重重的说道:“今天段老离世之日,谁敢带走段枫,就是与我皇甫哲为敌,告诉你背后的主子,谁今天也别想从我手中带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