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93章 新的开始

第九百九十三章 新的开始

段老爷子的死在体制内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并没有什么。

毕竟这么多年,段老爷子都没有出现在过人民眼前,论在普通群众心中的影响力,他还不如一代封疆大吏,更不要说国家那些经常出现在荧屏之中的领导了。

但是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段老爷子的死犹如惊天巨雷,因为段老爷子的死将会改变现在的局势,毕竟段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段家就像是一颗参天巨树,盘根交错,依附在这颗大树下乘凉的人不少,但是此刻段老爷子已经不在,这颗大树也就倒塌了,到时候中低层就会出现墙头草和重新选择队伍的人以及坚定不移继续坚持队伍的,都会全部慢慢的浮出水面。

一场上位者的博弈,将会再次拉开,到时华夏体制内从上到下,将会全面的洗牌。

可想而知的是,段家的将会在这次的洗牌之中遭遇到重创。

要知道在华夏,一个豪门家族之中,一个老人的健康指数和这个家族的繁荣程度是成正比的,如今段老爷子过世了,那么段家也就没有定海神针了,到时候,魑魅魍魉全部都会纷纷登场。

傍晚时分,东海湘江九号别墅的大厅之中。

温浩瀚手指间夹杂着香烟,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尤其是那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在他的旁边则是坐着温珂琳,此刻温珂琳左边的脸颊因为被皇甫哲给抽了一巴掌,直接肿了起来,而且那脸上五道猩红的手指印异常的清晰。

她心中恨不得杀死皇甫哲,但是她从温浩瀚哪里知道了皇甫哲到底是谁,想要弄死他,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她只能够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在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同时,她内心之中对段枫更加的仇恨了起来,如果不是段枫,她怎么可能会被皇甫哲给抽一巴掌呢?

所以她不能够报复皇甫哲,但是却把这一巴掌记在了段枫的身上。

不过当得知,段枫无罪释放后,温珂琳整个人就傻眼了,她可是清晰的记得当初段枫对她说的话,他要让温珂琳生不如死。

而且段枫当时的这句话就犹如魔音一般,此刻不停的在温珂琳的脑海中回荡着。

温浩瀚大口的抽着香烟,段老爷子过世,本来以为可以让段枫死无葬身之地,但是谁知竟然突然出现了龙首,保下了段枫。

这让温浩瀚心中恼火到了极点,同时温浩瀚也知道,就算段老爷子走了,段枫也不是谁都能够杀的!

“老不死的,没有想到你都躺进了棺材里面竟然还在算计!”温浩瀚一脸狰狞的说道。

段家老爷子在体制内是出了名的老狐狸,那一手算盘打的,无人可比!

甚至温浩瀚都怀疑,段老爷子是不是早就知道龙首的存在。

“不过好在你已经躺在了棺材里面,段枫这个小杂种不踢出了段家!”温浩瀚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我们会让你给这个小杂种找的靠山自动退出的!”

“叔叔,您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温珂琳一脸紧张的看着温浩瀚说道。

“珂琳,你不用担心,那个老不死的已经死了,下面华夏体制将会发生巨大的震动,我就不信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帮助一个外人!”温浩瀚重重的说道!

毕竟这是一个物质横流,利益为主的年代,没有人会不在乎自己的利益!

“龙首只能够救他一次,但绝不会能够救他第二次!”

而与此同时,羊城檀香园内。

此刻檀香园之中,一张藤木椅上躺着一个老人,老人微微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而在他旁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壶香气四溢的茶!

同时在这石桌旁边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两鬓发白的老者。

“你来找我,是救舞绝的孩子吧?”躺在藤木椅子上的老人轻轻的开口说道。

“不错,虽然他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他毕竟是你外孙!”

“我知道!”老人依然眯着眼睛说道:“我是要出手,但不是现在,我会在他的敌人得意到极点的时候,给予他最大的帮助,让他狠狠的抽那些人一巴掌!”

老人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威严。

“他现在就面临这巨大的危险!”

“清风啊,清风,你的消息太不准了!”老人慢慢的从藤木椅上坐了起来,端起茶壶给清风倒了一杯茶,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现在已经没事了!”

“怎么可能?”

“蓝家那丫头,拿出了龙首,保住了他的命!”老人轻轻的喝了一口茶说道:“现在他好的很!”

清风微微一愣,接着脸色一喜:“怪不得你稳坐钓鱼台,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我也是在你来之前才知道的!”老人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意:“这小子身边的底牌不少啊!”

话音落下,老人看着清风再次开口道:“你是从京城赶过来的吧?”

“恩!”

“去龙家了?”

“对!”

“你把龙家那老头给威胁了一番吧?”

“如果不是他说只要你出手,他就出手,你以为我会来这里找你吗?”清风冷哼一声,一脸铁青的看着老人说道。

“你恨我?”

“不敢,你可是薛舞绝的义父,莫宁的老丈人,我哪里敢恨你呢!”

老人苦笑了一声:“我知道你在恨我,恨我当年没有救你那忘年之交!”

“你心中清楚就好!”清风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老人并没有因为清风的话而生气,反而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在我有生之年,我绝不会让悲剧重演,我不会让段枫受到任何的伤害,谁敢动他,我就敢敢动谁!”

“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

“清风,你能够告诉我,你给段枫准备了什么底牌吗?”

“无无可奉告!”清风冷冷的说道!

听到清风的话后,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清风对他意见颇深,根本无法改变。

“那你还去江南吗?”

“去!”清风重重的说道:“我要去看看段枫,你呢?”

“我?”老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不去,我这辈子都不会踏进江南市一步!”

清风苦笑了一声,他心中清楚,这个老人为什么说这辈子都不会踏进江南市一步。

“你去了江南,不用告诉段枫我的存在,我想看看他究竟能够飞多高,等他需要我的时候,我自然会出现。”老人慢慢的站起身,看向了天空之中,那看似浑浊实在凌厉的双眸之中,露出了一道期待之色。

“我不会告诉他,关于你的一点一滴!”清风重重的说道!

话音落下,清风直接站起身,看着这个老人说道:“我走了!”

“不送!”老人看也没看清风,直接说道。

清风没有在说什么,直接向着檀香园外面走去。

清风离开了檀香园,一时间整个檀香园内再次剩下了这一个老人,孤独的站在院内!

良久之后,老人的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温家,别以为段老不死的死了,在这个格局动荡的时候,就能够动段枫;这次你们的死期到了,我可不是段家那位!”

话音落下,老人直接向着屋内走了进去。

只是一转眼的时间就过去了三天,段老爷子的遗体也在今天举行火化仪式。

这一天聚集了华夏各个地区的封疆大吏,就连国家一二号首长都亲自到来了。

经过这三天的时间,段枫的情绪要比三天前稳定了许多,只是眸子里的那屡哀伤终究无法抹去,只不过段枫将那份忧伤,深深地隐藏在了内心深处,不让外人去偷窥。

段云阳也是如此,不过在这三天的时候,段枫和段云阳却是没有说过一句话,两人就等于是陌路人一般。

某些人是乐于看到段枫和段云阳如此,但是却有一少部分的人,想看到段枫和段云阳和好如初,但是他们也知道想让段云阳和段枫和之前一样兄弟齐心很难。

所以一个个都保持了沉默,希望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能够再次的和以前一样。

当段老爷子的遗体火化后,段枫就再也没有会段家,而是住家了酒店之中。

漆黑的夜晚犹如段枫的心情一般,非常的阴暗,但是他的脸色却十分平静,犹如没有波澜的湖面。

他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抽着香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致使整个屋内完全充满了刺鼻的烟草味。

而戚烟梦等人则是坐在段枫的身边,眉头微微皱起,但是却没有人阻止段枫抽烟,因为她们知道段枫此刻是什么心情。

“段枫,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皇甫哲突然看着段枫问道。

“去东海,我要让温家全部给爷爷陪葬。”段枫平静的说道。

但是那声音之中的杀意却没有任何的隐藏。

“可是你现在不比以前了,你……”

“纪氏集团将会和华泰集团合并,段枫来做总裁,我想这样,他可以和温家玩一把了吧?”纪含香突然开口说道。

皇甫哲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心头猛然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