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96章 段云阳的痛苦

第九百九十六章 段云阳的痛苦

晚风轻拂.一轮弯月悬挂在半空中.

白天的喧闹也逐渐离去.街道两旁的霓虹灯也亮了起來.灯光照亮着江南市的大街小巷.使得这座繁华都市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仿佛一座迷幻之城.让无数的人们在这朦胧之下流连忘返.

晚风缓缓的吹过.夹着丝丝的凉意.让段枫那因为喝酒而有些发沉的脑子也慢慢变的清醒了许多.

站在这家酒店的门口.段枫从身上摸出香烟.看到只剩下一根之后.段枫慢慢的放到嘴边.将手中的烟盒给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后.就将香烟给自己点燃.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将烟雾从口中吐出.

喷云吐雾间.不知道段枫吸进多少的孤独和寂寞.又吐出了多少的伤感与失落.

随后.段枫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这家饭店.段枫那双眸子之中充满着复杂之意:“皇甫哲.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对某些人实在太失望了.所以请不要逼我.”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转身准备回酒店.在路灯的照耀下.段枫的背影显得格外的修长.有显得格外的落寞.

而与此同时.段家老宅后院之中.段云阳坐在段老爷子曾经的书房之中.看着壁上挂的是一些人物的画像以及那早已经被翻阅的有些破旧的书籍.那张脸上充满了悲伤之意.

在他的面前则是摆放着一盘花生米和两个酒杯以及四瓶茅台.

“啪.”

原本安静的书房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声音过后.一缕火光闪现.

段云阳给自己点燃香烟后.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烟雾环绕在他的脸庞.让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模糊.同时段云阳那沙哑的声音也在这一刻从他的口中传了出來:“爷爷.我好想你啊.我以前以为我能够掌控住段家.能够撑的起这个家.但是您走后.等我真正掌控段家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太自大了.段家我掌控不了.他们就犹如一头豺狼一般.只要我稍有不慎.他们就会一口将我给吞掉.”

话音落下.段云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我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都要考虑再三.您以前一定也是如此.也一定很累吧.”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不会知道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难处.如今段云阳是如愿以偿坐在了段家家主这个位置上.但是他却发现自己这个位置就犹如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

沒有人回答.四周很安静.静到了极点.

良久之后.段云阳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再次沙哑的说道:“爷爷.我真不知道接下來应该如何是好.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我不知道是不是拿出你给我留下的底牌还是应该把段家家主的位置让出去……”

段云阳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

他太年轻了.虽然段老爷子将段家所有隐秘的事情都告诉了段云阳.将那庞大的关系网也给了段云阳.但是他的根基实在是太浅了.

想要震慑住段家那些狼子野心的人.太难了.

毕竟段家这些年因为段老爷子的存在逐渐崛起.渗透军政两界.权势越來越大.几乎段家每一个人都手握重权.然而权力越大.就会让人的欲望越來越强.甚至到最后会因为权力的欲望而蒙蔽双眼.冲昏头脑.

如今段老爷子刚刚入土为安.段家就已经暗流涌动了起來.

“爷爷.您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段云阳一脸痛苦的说道:“我应该怎么办啊.”

说着段云阳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脚步声突然传了过來.随后一个女人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女人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脸上画着淡妆.她的上身穿着白色的长衫.长衫开了一个V形领口.使得她那白皙的脖颈、性感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完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她的下身则是穿着一件蓝色的包臀裙子.而那双美腿完全的被黑色袜所包裹.显得格外诱人.

而且女人的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芬香味道传來.这股香味像是从鲜花上散发出來的一般.

“你……你沒事吧.”女人在看到段云阳后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着说道.

“你怎么來了.”段云阳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后.就随即低下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你小姑告诉我.她说你心情不好.让我來看看你.”女人满脸担忧的看着段云阳说道.

“坐吧.”段云阳指了指对边的座位说道.

女人急忙摇头:“那是你给段爷爷准备的位置.我不能坐……”

“那你坐这里吧.”说着段云阳就站起身.拿了一张板凳放在了自己的身边.

女人这次沒有拒绝.而是直接坐了下來.

看到女人坐下之后.段云阳立刻沙哑着问道:“喝酒吗.”

女人看了一眼段云阳.微微沉吟了一下后.才开口道:“陪你喝一点吧.”

段云阳沒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将旁边多余的杯子顺手拿过來了一个.给这个女人倒了半杯.

“來.”说着段云阳直接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女人也沒有拒绝.也端了起來.

段云阳一饮而尽.而这个女人则是喝了三分之一.

女人在喝了一口酒后.脸颊渐渐浮现几丝红晕.像桃花般艳丽脱俗.

“你沒事吧.”女人看着段云阳微微担忧的问道.

段云阳在将酒杯放下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沒事.谢谢你过來看我.”

“云阳.段爷爷虽然走了.但是我想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知道.”段云阳重重的说道:“可是依依.你知道吗.我现在很痛苦.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段云阳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我爷爷走了.我爸也死了.我和我最好的弟弟决裂了.我这里痛.真的很痛.”

说着段云阳狠狠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看着段云阳的那满脸痛苦的神情.柳依依的心中也百感交集.在段云阳出院之后.就对她开始死缠烂打.起初柳依依以为段云阳和别的富家子弟的心理一样.只是玩玩而已.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段云阳是认真的.无论她怎么拒绝.段云阳都会继续死缠烂打.可谓是越挫越勇.

最为重要的是.在段云阳追她的这段时间.她发现段云阳和其他纨绔子弟根本不一样.他沒有其他纨绔子弟身上所拥有的恶迹.他.外表英俊.气质儒雅.谈吐斯文.有着良好的风度.渊博的学识.显赫的家族背景.可以说段云阳完全符合任何女人择偶的标准.

而且随着慢慢的了解.柳依依心中那份当初对段云阳不好的想法也完全消失了.也慢慢的接受了段云阳.可以说.现在柳依依已经算的上是段云阳的女朋友了.

如今看到段云阳这个样子.柳依依的心隐隐作痛.心底最深处柔软的地方.仿佛被轻轻拨动.

此刻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位英俊的豪门大少.

柳依依看着段云阳如今的模样.无言以对.她沒有经历过这些.根本无法体会到段云阳此刻的心情.所以她只有沉默.

段云阳也沒有在说话.而是拿起旁边剩余的半瓶茅台.直接对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犹如喝水一般.

柳依依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半瓶酒喝完.段云阳的呼吸有些急促.面色有些发红.而且也忍不住轻轻咳嗽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柳依依急忙站起身.轻轻的拍着段云阳的后背.满脸关心的问道:“云阳.你沒有事情吧.”

“沒事.”段云阳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有些烦躁而已.你不用担心我.”

说着段云阳再次抽了一口香烟.缓缓的将烟雾吐出:“坐在这个位置.真的很累.真的很累.”

话音落下.段云阳再次打开了一瓶茅台.然后直接扬起脖子.将茅台酒当成水喝了起來.

“咕咚.咕咚……”

柳依依看着段云阳这不要命的喝酒.想要给段云阳夺过來.不让他喝了.但是理性告诉她.现在段云阳需要大醉一场.他需要一醉解千愁.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云阳自己已经喝了将近三瓶的茅台.整个人也显得醉醺醺的.一会痛哭流涕.一会疯狂大笑.整个人就犹如得了精神病一样.

又过了十几分钟.段云阳终于倒在这片深沉的土地上.

看着酩酊大醉的段云阳.再想到段云阳之前痛哭流涕的模样.柳依依的心中就一阵一阵的剧痛.

“云阳.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你.”柳依依看着酩酊大醉的段云阳喃喃的说道.

话音落下.柳依依直接弯下腰.咬牙将段云阳给扶了起來.然后向着一旁的卧室之中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