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05章 去找温珂琳

第一千零五章 去找温珂琳

“滚,”屈玲珑狠狠瞪了一眼段枫道,

而段枫则是不以为然的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让尼古丁在肺里转悠了一圈后,缓缓的吐出,段枫一脸认真的看着屈玲珑说道:“本來,这里确实不需要你,但是我突然想到,你的梦想好像是做这个世界阴暗面的女王,掌管地下世界,制定规则,而东海恰好是一块跳板,所以我需要你來这里,大展手脚,”

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屈玲珑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

虽然很轻微,但她确实是哆嗦了一下,

对此段枫并沒有在意,依然继续说道:“而且我希望东海未來的主人是你,你掌管这个地下世界,届时,我会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我会给你提供更大的舞台,当然这个前提是要看你有多大的野心,多大的魄力,”

突然段枫的声音陡然一转:“只要你敢想,你敢做,别说南半国,乃至整个华夏地下世界的王,我都敢给你铺路,”

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刻她的心跳开始陡然加速,成为地下世界的王,制定规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喜欢那种大权在握,掌控她人生死的感觉,

如今段枫这样一说,屈玲珑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但是她也知道国家是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势力存在的,但是她更清楚,只要自己敢想,那么面前的这个男人就绝对敢给自己铺路,

沉默了片刻之后,屈玲珑看着段枫认真的说道:“整个华夏就算了,我的野心不大也不小,能够让成为整个南半国地下世界的女王,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话音刚刚落下,屈玲珑再次开口说道:“说吧,到底要我做什么,”

“我要温家商场之上其他股东手中的全部股份,我不问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我要全部都在梦梦的手上,”段枫重重的说道,

这一刻,段枫那双眸子也变得犹如利刃一般,散发着阵阵的寒意,

段枫这边在打温家商场上其他股东手中的股份,而荣铭哲和冷悠然已经开始对温家在商场之上的商业开始攻击了起來,完全是雷霆之击,

可谓是打了温家在商业上所有产业一个措手不及,谁也沒有料到,本來沒有任何动静的荣氏竟然会联合河洛市的华泰集团和轻舞市的纪氏集团一同对温家商场上所有的产业出手,

这三家联合在一起之后,完全是一个超级巨无霸,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出手的时候分工明确,

荣铭哲的突然切断了凡是和温家在商业上挂边的合作,直接导致了东海商业圈之中发生了震动,这让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股风雨欲來风满楼的气息,

一时间人人开始恐慌了起來,面对这三家巨无霸的碾压还真沒有几个人能够承受的住,

对于这一切,荣铭哲并沒有丝毫的在意,此刻的他坐在荣氏大楼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手中把玩着核桃,嘴角微微上扬:“冷小姐,你说明天会有多少人选择跳楼呢,”

荣铭哲看着自己对面荧屏上的股票走势图,嘴角的笑意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

荣铭哲看似表面上对温家出手是雷霆之击,但那只是表面,他不过是想让东海的商业圈混乱,而他真正这么做的原因,则是他把真正的重心放在了股票之上,

毕竟打蛇打七寸,

“这个就看荣少,你想让多少人跳楼了,”冷悠然淡淡的说道,

那模样,仿佛对温家商场的产业出手和她沒有任何关系一样,

荣铭哲轻笑道:“股票真是一个好东西啊,能够让人暴富,也能够让人跌入万丈深渊,”

说着荣铭哲慢慢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向了落地窗前,双眸眺望远方,双眸不停的转动,心中这一刻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而冷悠然也沒有说话,而是看着股票的走势图,那嘴角嘴上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意,

夜幕悄然降临,苍凉的夜色如水,霓虹灯再次绽放出了那诱人的光芒,诱惑着人们沉沦在这迷人的夜色之中,

段枫和戚烟梦以及屈玲珑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到了中心大厦的总统套房之中,

“梦梦,玲珑,我出去办点事情,不用等我,早点休息,”段枫看了看时间轻声道,

愕然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两人均是微微一怔,但是却谁也沒有多问什么,

“那好,你小心一点,”戚烟梦一脸关心的看着段枫道:“记得早点回來,”

段枫轻轻一笑:“放心,办完事情后,我就回來,”

话音落下,段枫沒有在做停留,就直接走了出去,

“啪,”

等段枫刚刚关上门之后,屈玲珑就立刻开口说道:“梦梦,难道你不好奇他现在出去做什么吗,”

“好奇,”戚烟梦轻声道:“但是他不既然不想多说,那肯定是不想让我们担心,”

聪明的女人在某些时候总喜欢装糊涂,就比如现在的戚烟梦,明明知道段枫要去做的事情,可能会有危险,但是依然沒有问什么,

屈玲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迷人的笑意:“梦梦,难道你就不怕他是去找冷悠然啪啪啪,”

虽然屈玲珑的话有些露骨,但是戚烟梦早就从纪含香哪里领教过类似的话,当再次听到的时候,也就沒有觉得什么,狠狠的白了一眼屈玲珑:“就算他要找别的女人啪啪啪,还用出去吗,要知道今天这里可是來了一个娇滴滴而且又非常妩媚的女人……”

而此刻段枫对于总统套房内所发生的事情根本不知道,他离开中心大厦之后,就直接奔着温珂琳的住处而去,

而且根据荣铭哲今天传递她的信息,今天的温珂琳并沒有回温家去住,而是住在了东海香叶别墅之中,

所以段枫直接奔着香叶别墅而去,其目的不言而喻,

香叶别墅之中的七号别墅内,温珂琳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袍站在落地窗前,那张脸上充满了不安之色,

或者说,自从知道段枫沒有任何事情之后,温珂琳的心中就一直不安,而且就在今天温家派系之中不少体制内的人都被双规了起來,而且荣家和华泰集团以及纪氏集团在商场上也突然对温家出手,一时间,整个温家完全如临大敌,

更为主要的是,温家现在任何人出行身边都跟着数名保镖,整个人就犹如被监视一样,这更是让温珂琳的心中充满了不安,

此刻对于温珂琳來说,段枫就是挥之不去的梦魇,只要他活着一天,他温珂琳就要不安一天,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珂琳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仿佛要被心中的压抑完全吐出來一般,

但是却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使得她的心中更加的压抑了起來,

这一刻,她知道,段枫已经成为了她的心魔,只要段枫不死,她就不会安稳,

随后,温珂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等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那双迷人的眸子之中泛着阴森的寒意:“段枫,我一定要让你死,我一定要让你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身影宛如鬼魅一般潜入了香叶七号别墅院内,

虽然别墅院内有几名保镖在把守,一个个都充满了警惕,但是奈何这道身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闪而逝,根本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发现,

此时,温珂琳已经慢慢的从落地窗前走向了酒柜,给自己打开了一瓶红酒,然后倒在杯子之中,轻轻摇晃了一下,就将杯子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了,

可以说自从知道段枫沒有任何事情之后,她温珂琳每晚入睡都要靠着酒精的麻醉才能够入眠,

今晚也不例外,

只是转眼间,温珂琳就喝完了一瓶红酒,脸颊之上也慢慢升起了两团红晕,那双眸子也慢慢变得迷离了起來,

随后,她再次打开了一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就当她刚刚举起酒杯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來:“温小姐,好雅兴啊,”

刚想端起酒杯的温珂琳在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后,身体猛然一颤,急忙转过身,当看到面前的人之后,犹如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般,完全的怔在了哪里,

一时间温珂琳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了起來,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珂琳终于回过神來,她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双手立刻忍不住的揉了一下眼睛,

但是下一刻,她的面前依然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嘴角挂着一道淡淡的笑意,但就是这道笑意落在温珂琳的眼中后,完全是恶魔的微笑,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段……段枫,”温珂琳一脸煞白的看着段枫,颤抖的喊道,

那微醉之意也在这一刻消失,

段枫打了一个响指:“很荣幸竟然还被温小姐您记在心中,”

说着段枫作势就要像温珂琳走过去,

看到段枫的动作之后,温珂琳那苍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极度的慌乱之色:“你……你要做什么,你……你……你不要过來……”

对于温珂琳的话,段枫根本沒有在意,依然向着温珂琳走了过去,脸上的笑意也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