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08章 游戏才开始

第一千零八章 游戏才开始

紫you阁?温珂琳的这六个保镖,犹如丧家之犬一样,飞速的逃离了这里,

而此刻温珂琳衣衫不整,大部分的身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可是现在她并沒有在意,此刻的她犹如活死人一般,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而段枫则是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酒瓶向着温珂琳走了过去,

当走到温珂琳的身边后,段枫缓缓的蹲下身子,双眸之中的目光沒有一丝的不忍,有的只是那冰冷的寒意:“怎么样,温小姐是不是很舒服,”

说着段枫抬起左手,将酒瓶之中的红酒全部都慢慢的浇在了温珂琳的身上,猩红的红酒犹如鲜血一般,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刺眼,

“我给你來点红酒助兴,解解乏,”

被红酒浇在身上,一股凉意瞬间游走温珂琳全身,使得她那原本因为被六个男人而摧残双无神的眸子也在这一刻终于出现了一丝的波动,随即那双眸子之中就立刻充满了恶毒的目光,那模样恨不得吃段枫的肉,喝段枫的血,扒段枫的皮,抽段枫的筋,

看到温珂琳清醒过來后,段枫的嘴角慢慢泛起了一丝邪恶的笑意:“从來沒有享受过被六个男人一起伺候吧,”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温家不会放过你的,”

“我等着温家來报复我,”段枫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不过你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你还要做什么,”温珂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心头猛然一颤,那恶毒的眼神在这一刻也随之消失了不少,

“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吗,”段枫慢慢的站起身,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温珂琳说道:“如果这样就算完了,那么你也就太小看我段枫了,”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温珂琳那双眸子之中的恶毒完全的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深入骨髓的恐惧,

想起之前的一幕,温珂琳的娇躯就忍不住颤抖了起來,对于她來说,段枫完全就是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恶魔,不是人,

“我说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

温珂琳刚刚开口就被段枫给直接打断道:“对了,夜莺夜总会你应该也去过吧,”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温珂琳的脸色猛然剧变,呼吸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急促了起來,而且身体抖动的也更加厉害了起來,

“据说,夜莺是东海上流社会名流出沒地方频繁的夜总会,”段枫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不过我想那里面却一点东西,”

说着段枫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荣铭哲问道:“荣少,你说缺什么呢,”

“高级小·姐,”荣铭哲沒有任何的思索直接开口说道,

而且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玩味的色彩,甚至在温珂琳被她的保镖给摧残的时候,他的脸上都沒有一丝的不忍,反而一脸的欣赏,

要知道荣铭哲可是东海荣家的人,是华夏在世界上真正称得上是财团的最早家族的继承人,对于他來说,仁慈这个词语根本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之中,

凡是仁慈的人,有几个笑到最后的,有几个能够成功的,

项羽的仁慈使得刘邦称帝,最终将他自己逼的在乌江自刎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仁慈这两个字早已经被荣铭哲给踢出了字典,

他心中清楚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段枫打了一个响指:“对,就是缺少高级小·姐,”

说着段枫在温珂琳的身上看了几眼,

感受到段枫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以及耳畔响起段枫的话后,温珂琳的已经再次蜷缩了起來,

“温小姐如果过去的话,我想客人肯定会很多,毕竟温小姐如果稍微打扮一下,绝对不是里面的那些胭脂俗粉能够比拟的,而且凭借温小姐这身份也能够吸引不少的男人前去捧场吧,”

段枫的话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雷一般在温珂琳的耳畔炸响,又像是一记有力的重锤,狠狠地捶在了捶在了她的心脏之上,

“不……不……不要……”温珂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紧张的开口,一脸恐惧而又带祈求的看着段枫,

她在东海凭借温家,嚣张跋扈,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如果段枫把他真的弄进夜莺,那些被她曾经羞辱过,得罪过的男人,肯定会过去,有的是看她笑话,有的肯定是要玩她,一直高高在上的温家大小姐怎么可能能够承受的住呢,

到时候她恐怕真的会生不如死,

“怎么,害怕了,”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温珂琳说着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段枫不停的磕头求饶道,

看着温珂琳跪地求饶的目光,段枫的脸上沒有一丝的怜悯,他知道如果今天他和温珂琳调换一下位置,温珂琳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

这点从当初在警局的时候就能够看得出來,

缓缓的将烟雾从口中吐出,一脸不屑的看着温珂琳道:“你认为可能吗,”

“段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温珂琳一边说着,一边跪着向段枫爬了过去,扯住段枫的右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段少,只要你放了,我帮助您一起毁灭温家,”

这一刻,温珂琳为了能够不受到那惨绝人寰的折磨,完全豁出去了,

什么是人性,这就是人性,在生与死,生不如死的面前,人性会让你失去一切,会让你变得毫无顾忌,犹如疯狗一般,只要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她什么都能够做的出來,

对于温珂琳的话,段枫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直接低头看着温珂琳说道:“你帮我一起毁了温家,”

听到段枫的话后,温珂琳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忙点头道:“只要段少能够让我好好的活下去,我发誓,我一定帮你毁了温家,”

“是吗,”

“是,我真的会……”

还沒有等温珂琳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直接打断道:“温珂琳,我宁愿相信婊·子的话,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这一刻段枫声音之中充满了寒意,一个连自己亲人都可以出卖的女人,到时候会不反水吧,

随即段枫直接一脚将温珂琳给踢到了一旁,

灯光下,温珂琳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双眼无神,面死如灰,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在舞台上蹦跶许久的小丑而已,

就在温珂琳面如死灰的同时,耳畔再次响起了段枫的声音,

“温珂琳,我说了我不杀你,就不会杀你,从现在开始你的噩梦已经降临,”段枫掐灭手中的烟头,冷声喝道:“我们玩一场游戏,从现在开始,你躲我找,我给你三次的机会,如果连续三次被我给找到,那么你知道你的下场,”

话音落下,段枫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开口说道:“对了,每当被我找到一次,场面就和今天的一样,不过下次可能是几个糟老头也说不定,你可千万要藏好,”

随后段枫直接转身向着楼下而去,

冷悠然则是慢慢的瞟了一眼温珂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和段枫斗,十个温珂琳都不可能是一个段枫的对手,

可是这能够怪谁呢,

要怪就怪温珂琳得意的太早了,怪她自作自受,

冷悠然随着段枫向着楼下走去,但是荣铭哲并沒有立刻离去,而是在温珂琳的身上瞟了几眼:“温小姐,说实话,我也想尝尝你什么滋味,但是很可惜,段少不让碰你,而且我也沒有穿破鞋的习惯,不过我依然我很期待你在夜莺的表现,到时候如果你加盟夜莺,我会把夜莺收购过來,找顶级大师好好教教你,”

话音落下,荣铭哲哈哈一笑立刻转身向着楼下走去,

而温珂琳此刻脸色发白,身子僵硬,双眼无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珂琳想到了段枫在走之前说的话,他给自己机会,让自己跑,让自己躲……

想起这些的时候,温珂琳浑身上下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來一股力量,直接站起身,向着卧室之中而去,这一刻她要拿上钱,立刻离开这里,不然她的末日就要真的來临了,

不只是温珂琳感觉自己的末日來临了,温浩瀚也是如此,

在挂断电话之后,温浩瀚就立刻拨打远在英国女儿温依琳的电话,可是无论他怎么拨打,都是那冷冰冰的语音小姐提示声,

这让温浩瀚的心中立刻慌乱了起來,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了起來,

整个房间之中也充满了刺鼻的烟草味,温浩瀚面目扭曲,双眸喷火,咬牙切齿的怒吼道:“段枫,你个杂种,如果我女儿有一点事情,我要让你陪葬,我一定要让你陪葬,”

对于温浩瀚和温珂琳來说,这是噩梦,是末日,但是对于段枫來说,这不过才是游戏刚刚开始而已,好玩的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