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17章 死士

第一千一十七章 死士

这一刻的段枫犹如从天坠落的流星一般,划出一道绚丽的轨迹,让人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

急促的呼吸和满脸的愤怒,使得段枫将自己的速度完全发挥到了极限,

此刻段枫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如果他沒有猜错的话,刚刚那些冲过來的人,应该是人肉炸弹,是故意冲过來的,是故意來让他杀的,

所以段枫此刻不得不将速度发挥到极限,不然等子弹打中这些人肉炸弹,那么必定会火焰冲天,如果他不跑,那么恐怕也会葬身在这火海之中,

段枫的速度快,子弹的速度也不慢,

“嗖,”

“嗖,”

“嗖,”

子弹划破空气的阻力,飞速的向着地上这些人肉炸弹射來,

“砰,”

三颗子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在了这些人肉炸弹的身上,

“轰隆,”

一道巨响声,立刻响彻整个商业街的上空,就连地面都狠狠的颤动了一下,仿佛地震來临一般,随即火焰冲天而起,

戚烟梦和屈玲珑在听到这声爆炸后,身体猛的一颤,脚步立刻停止了下來,立刻扭头看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片,

只见四周,残肢断体横飞,整个上商业圈犹如人间炼狱一般,显得极为狰狞恐怖,

这一刻戚烟梦和屈玲珑只觉得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她们的心头狠狠的戳來戳去,每一刀都带血,每一刀都让她们有种窒息的感觉,

但是爆炸并沒有就此结束,依然朝着四周蔓延开來,

“轰隆……”

戚烟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身体立刻僵硬了起來,精致的脸蛋上再也沒有任何的血丝,

“不,”戚烟梦看着面前的一幕,立刻歇斯底里的吼叫道,那声音之中充满了痛苦之意,那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悲痛,泪水直接顺着脸颊滑落,

下一刻,戚烟梦作势就要朝着火海之中冲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玲珑也反应了过來,在看到戚烟梦朝火海之中冲去的时候,屈玲珑立刻一把抓住了戚烟梦,

“梦梦,冷静,”屈玲珑立刻吼道,

戚烟梦仿佛沒有听到屈玲珑的声音一般,依然挣扎着想要火海中冲进去,那里有段枫,那里有她心爱的男人,有她的天,

看着不停挣扎的戚烟梦,屈玲珑心中也是异常难受,犹如刀绞一般,戚烟梦想要冲过去,难道她不想吗,段枫是戚烟梦心爱的男人,难道她屈玲珑就不爱吗,

她也爱,她也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可是那残留的理智告诉她,不能冲过去,冲过去只有死路一条,

“梦梦,不能过去,不然我们……”

还沒有等屈玲珑把话说完,那爆炸的余波立刻向着屈玲珑和戚烟梦犹如海浪一般席卷而來,

看到这突兀的变化之后,屈玲珑沒有任何的犹豫,一把抓起戚烟梦,硬拽着她向着前方跑去,

怎么说屈玲珑都是一个武者,虽然实力低的可怜,但是将戚烟梦这样一个弱女子给拉走还是能够做到的,

“轰隆……”

爆炸之声在瞬间席卷了整个商业街,而且那恐怖的余波不停的向着四周扩散,

稍微跑的慢一点的人,立刻就被吞噬在了其中,要么尸骨无存,要么残肢断体横飞,

与此同时,那大批出动的警察已经即将抵到商业街的时候,一股强烈的震感和爆炸声,让他们心头猛的一颤,

这些警察都能够听到爆炸声,就更不用说皇甫哲了,

皇甫哲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一道凌厉的杀意立刻从他身上迸发而出,使得整个车厢内立刻被一股恐怖的杀意所笼罩,

“无论你是谁,这次我皇甫哲绝对饶不了你,”皇甫哲咬着牙说道,

他是狼牙,和以前的段枫一样,都是国之利刃,其职责就是守护国之根本,如今竟然有人敢在东海,华夏这座被誉为东方巴黎的地方搞恐怖袭击,这等于是在打脸,

此刻,屈玲珑已经拉着戚烟梦已经到了一个安全地带,看着那漫天的火焰,心中凉了半截,

戚烟梦那双眸子之中在此时也变得空洞洞的,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她感觉自己的天仿佛塌陷了一般,她感觉自己的世界在这一刻已经变得漆黑了起來,再也不可能出现曙光,

屈玲珑紧紧的咬着嘴唇,即使嘴唇已经被咬破,她也沒有丝毫的感觉,就这样怔怔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一幕,心中疼痛到了极点,

在她们看來,这么大的爆炸,这么大的威力,段枫根本不可能在其中活下去,

而事实呢,

段枫完全活的好好的,在爆炸的那一刻,段枫冲进了一家服装店,沒有任何犹豫,以闪电般的速度直接奔着楼顶的天台而去,

此刻的段枫已经站在了天台之上,显得极为狼狈,浑身上下破烂不堪,就连嘴角也溢出了丝丝的鲜血,显然刚刚也受到了爆炸的波及,

但是段枫并沒有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而是站在天台之上,看着脚下的爆炸,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那双眸子之中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畜生,畜生,”段枫咬牙切齿的说道:“温家,希望不是你们,不然我会让你们死的更加难看,”

话音落下,段枫扭头看向了西南三十度的天台之上,双眸之中立刻射出一道冰冷的杀意,

沒有任何的犹豫,段枫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在阳光下,只能够看到一道残影在天台之上犹如一只身手敏捷的猴子一般飞速的跳跃,向着西南三十度的方向而去,

而在这三西南三十度方向的天台之上,一个黑衣大汉看着商业街那火焰冲天的一幕,嘴角露出了一道阴森的笑意,随后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去,

就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一道鬼魅的身影已经飞速來到了这里,

“是你动的手,”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这个大汉微微一怔,心头立刻涌现出了一道不好的预感,急忙拿着枪转身,

突然,段枫动了,一闪就到了这个大汉的身边,右手化爪,直接抓在了这个大汉的喉咙之上,

“谁派你们來的,”段枫那沙哑而又带着浓烈杀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个大汉当看到段枫之后,眸子之中充满了震惊,就连身体也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是不是我沒死,很意外,”段枫阴森着脸庞问道,

“你……”

“难道你主子让你來的时候沒有告诉你吗,想杀我很难,”

耳畔响起段枫的话后,这个大汉的喉结微微蠕动了一下,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

“告诉我,谁派你來的,”说话间段枫的右手猛的用力,

这个大汉立刻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

“你可以选择沉默,但是我相信,我至少有一百种让你开口的办法,”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右手猛然一抖,直接抓在了这个大汉的肩膀之上,用力一扯,

“啊,”

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立刻在整个天台之上响起,

只见,这个大汉的一条手臂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段枫给扯了下來,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立刻喷洒而出,血淋淋的一片,

鲜血溅在段枫的身上,段枫并沒有丝毫的在意,拿着这条手臂,站在一旁,

而这个大汉在被段枫给硬生生的扯断一条手臂之后,立刻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湿的他像是羊癫疯发作了一般,浑身上下抽搐不止,面部肌肉也在这一刻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眸子里流露着痛苦到了极点的神色,

但是对方却沒有嚎叫一声,目光怨毒地瞪着段枫,那目光仿佛厉鬼的恶毒目光一般,充满了寒意,

“会有人给我报仇的,”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心中立刻升起了一道不好的预感,还沒有等他有任何的动作,这个大汉脖子一歪,立刻沒有了任何的动静,

随即,他的脸色变得漆黑一片,显然是因为服用了剧烈的毒药所导致的,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阴森了起來,对方明显是死士,在动手之前,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而此刻皇甫哲和其他警察终于來到了商业街,在看到这犹如人间炼狱一幕的画面之后,一些警察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了起來,特警还稍微好一点,毕竟他们所受过的训练不同,

皇甫哲看了一眼四周之后,立刻冷声说道:“灭火,封锁现场,”

话音落下,皇甫哲满脸阴沉的向着一旁走去,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浑身上下的杀意不言而喻,

郎礼君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开口道:“首长,前方危险,你不能够过去……”

“滚,”皇甫哲立刻冷声喝到,

听到皇甫哲的话,感受到皇甫哲身上那冰冷的杀意,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但是下一刻,皇甫哲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立刻扭头看向了正北方的方向,随即皇甫哲的眼眸之中射出了一道冰冷的寒意:“封锁整个商业街,一个人也不能够放走,”

话音落下,皇甫哲立刻就地一窜,向着前面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