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19章 好像是戚烟梦

第一千一十九章 好像是戚烟梦

无论任何消息,第一时间总会出现在有钱有势的人手中,对于东海商业街突然遭遇恐怖袭击,无论是东海体制内的人还是东海上流社会有钱的大爷们都已经知道了消息,

而他们的第一想法全部都是温家要对付段枫,采取了极端的手段,

本來因为段枫的到來,加上温家最近连续出事,就已经人心惶惶了,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更让这些上流社会的大佬们恐慌了起來,

他们害怕自己会成为对方博弈之中的牺牲品,

荣铭哲在知道消息后,眉头立刻死死的皱在了一起,把玩着手中的核桃,一脸沉思,

别人认为是温家出手了,但是他可不这样认为,除非温家的脑袋锈掉了才会这样做,不然他们绝对不敢,要知道如果被查出來,那么温家就别想立足,

而温智尧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刻暴跳如雷,这看似是为在为他们温家除掉段枫,但事实上却是在往温家的头上扣屎盆子,毕竟现在谁不知道段枫和温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出现这样的事情,其他人第一时间自然会联系到温家,

可事实上温家却并沒有动手,对于段枫这接二连三的疯狂出手,他们选择的是沉默,等的是机会,一击致命的机会,可是如今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温智尧怎么可能会不愤怒呢,

虽然这招栽赃嫁祸用的并不高明,但是却用的恰到好处,

一脸铁青的温智尧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温浩瀚的号码,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还沒有等温浩瀚说话,温智尧那要充满杀意的声音立刻通过听筒传入到了温浩瀚的耳中,

“老三,这是不是他们那群混蛋动的手,”

温智尧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心中充满了愤怒,他温浩瀚也一样,昨天他刚给段枫放过狠话,如今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第一时间要怀疑的人绝对是温浩瀚,是温家,

“我不知道,”温浩瀚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只是告诉我,他们会告诉段枫,”

“你现在给我打电话,问他们,是不是他们动的手,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让我温家就此覆灭,”温智尧狠狠的说道:“如果真是他们动的手,那么就算我们温家死,也要拉上他们一起下地狱,”

“哥,我马上就问,你等一下,”

话音落下,温浩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拨通了一个记在脑海之中的号码,

下一刻,电话被接通,还沒有等温浩瀚开口,听筒里面立刻传出了一道充满兴奋的声音,

“这场大戏精彩吧,”

听到这句话后,温浩瀚微微一怔,接着愤怒的说道:“果然是你们动的手,”

“当然,”对方非常痛快的承认道:“这场大戏,我可是设计了很久很久,本來是想在大世界动手的,但是谁知他们离开的太快了,我只好转移在了商业街,”

“你……”

“怎么,难道这场大戏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尼玛,”温浩瀚立刻骂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很多人直接认为是我们温家做的,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一搞,死了多少人,”

“怎么,你温老三什么时候改行吃素了,”这道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在意,

“你……”

“先别生气,我慢慢给你说,”

“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虽然很多人都会以为是你们动的手,但是事实上不是,就算查,也查不到你们的头上,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对方非常轻松的说道:“再说,这些人都是死士,他们就算抓到了,也抓不到活的,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话,所以你无需担心,”

“而且,段枫又不傻,肯定知道不是你们温家动的手,再说,你不认为现在这种局面对于你们温家很有利吗,”

“有利,”温浩瀚冷哼一声:“那你告诉我哪里对我们温家有利了,”

“段家那老杂毛一走,体制内已经开始清洗了,而且就在前天,你们温家梯队的人,不是有很多人都落马了吗,”

“你说这些什么意思,”温浩瀚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问道,

“你想啊,在这个大动荡的时候,你们温家肯定还有不少人落马吧,但是如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上面还要动你们温家在东海体制内的人,那么就必须对外宣布,如今我设计了这么一场大戏,已经够让所有人头疼了,如果上面在动你们温家梯队的人,那么无疑是在给广大市民心头上洒下一层霜……”

听着对方的诉说,温浩瀚脸上的怒意也慢慢的消散了不少,眉头也微微皱起,一脸沉思,显然是在想对方的话,

“所以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害你们温家的,”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我们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们完了,我们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吧,”

“最好如此,”温浩瀚重重的说道:“不然你花千古就不要怪我们温家将你们花家给拉下水,”

“我知道,所以你放心好了,”

“还有我儿子和女儿的事情,不要忘记了,”温浩瀚提醒一声道,

“你放心,我已经着手开始准备了,”

“那就好,”

话音落下,温浩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两口,再次拨通了温智尧的电话,

“哥,是他们动的手,”

“混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哥,你先别着急,听我说……”温浩瀚将花千古对他说的话,完全告诉了温智尧,

一时间,温智尧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他不得不承认,花千古这看似是在给温家拉仇恨的栽赃嫁祸,其实完全的是在变相帮助温家,帮助他们温家暂时的保住他们梯队的人,,

毕竟东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首先要做的就是安抚民心,谁來安抚民心呢,

当然是东海体制内的人,如果这个时候依然开始大清洗的话,那么民心必定会**起來,会不安起來,每一个人都会提心吊胆,

要知道东海可是国际性繁华大都市,民心不稳很有可能会出大乱子,到时候丢脸丢的是整个华夏的脸,

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动体制内的人,而是想尽办法的先把这件事情给稳下來,才能够说清晰,

而在这段时间内,足够温家做很多事情了,

虽然温智尧心中明白了这点,但是他的声音却依然十分冰冷:“下次若是再有什么事情,让他们提前通知我们,不然这样玩,我可受不了,”

“哥,你放心,我会告诉他们的,”

“那好,我先去处理这次的事情,”

话音落下,温智尧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温智尧立刻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将烟雾缓缓的从口中吐出:“段枫,较量才刚刚开始,看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们温家亡,”

随即,温智尧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杀意,

而与此同时,已经來到东海的宁若柳和宁咏霖,在得到东海商业街的变故之后,就立刻向着商业街而去,

车厢之中,宁若柳望着外面,脸上充满了担忧之意,

“若柳,你不用担心,段枫不会有事的,”宁咏霖轻声安慰道,

“我知道,”宁若柳轻声说道,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宁若柳脸上的担忧之意,并沒有丝毫的减少,反而加重了几分,

看着宁若柳一脸担忧的模样,宁咏霖苦笑一声,他实在搞不懂,段枫这个人到底有那里好,为什么让这么多女人为他牵肠挂肚,

在苦笑的同时,宁咏霖又开始担忧了起來,如果宁若柳真的成为段枫的女人,那么每天都要面临着生死的危机,

一时间宁咏霖开始蛋疼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若柳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精光,立刻喊道:“哥,快调头,追上那辆莲花轿车,”

愕然听到宁若柳的话后,宁咏霖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宁若柳:“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了戚烟梦在那辆车之中,”宁若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刚刚只是一闪而过,而且宁若柳还微微有些走神,所以只是感觉坐在车中的人影有些像戚烟梦,但是却又不敢确定,

宁咏霖在听到宁若柳这么一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猛然一沉,也顾不得什么交通法,直接一个摆尾,立刻开始调头,

而后面的车辆在宁咏霖突然紧急调头的时候,立刻发生了连环撞车事件,一个个司机立刻破口大骂了起來,

车身不小心擦到了路边的铁栏杆,发出了一道刺耳的摩擦声,以及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火花,

但是宁咏霖根本沒有在乎,掉过头之后,猛的一踩油门,宝马车发出了一声低吼,犹如一道利箭一般直接蹿了出去,

同时,宁咏霖的脸上充满了担忧之意,如果车内真的是戚烟梦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