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21章 不会让他伤心的

第一千二十一章 不会让他伤心的

由于今天是周末,陈小雅并沒有去上班,也沒有外出,而是待在了家中,至于段惜君则是在戚天寒那里,空荡荡的房间之中显得特别冷清,

自从戚天寒知道段惜君是他的亲生孙女之后,段惜君三天两头都要去戚家,而且每到周末都会在那住一天,

但是陈小雅却并沒有感受到房间之中的冷清,她一脸平静的坐在沙发上,而在她的面前则是摆着一副精致的茶具,

此刻陈小雅则是非常熟练的洗茶、净杯、冲茶,动作显得十分娴熟,在加上陈小雅那看起來柔弱的外表而又充满江南女子的温柔娴淑和那恬静的自然气质,更是吸引人,

可以说,只看陈小雅在这泡茶也是一种人生上的享受,但是很可惜,整个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沒有人欣赏,

对此,陈小雅仿佛已经习惯了一般,沒有丝毫的在意,

很早之前,她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每当她一个人在家闲來无事的时候,她都会如此,所以对此她早已经习惯了,

片刻之后,陈小雅将茶洗好之后,便开始冲茶,

如果此刻有茶道大师再次的话,一定会对陈小雅非常的钦佩,无论是洗茶还是净杯,亦或者是冲茶,动作都显得十分老练,那感觉仿佛陈小雅沉浸茶道数十年之久一般,已经隐隐约约具有一代茶道宗师的风范,

又过了片刻的时间,陈小雅终于泡好了茶,然后直接倒了一杯,慢慢的端起,看了一眼手中的茶色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意,显然是对自己泡好的茶非常满意,

随即,陈小雅动作优美的将茶杯放在了嘴唇旁边,轻轻的泯了一口,

下一刻,陈小雅的脸上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看着面前的茶具,喃喃的说道:“不知道他还喜欢不喜欢喝茶,”

话音落下,陈小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慢慢的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面,缓缓的站起身,向着落地窗前走去,

看着那安静的小区,在看着那蔚蓝的天空,陈小雅缓缓的闭上了双眸,嘴角绽放出了一道迷人的笑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陈小雅放在客厅之中的手机响了起來,

手机的铃声立刻使得陈小雅睁开了双眸,慢慢的走了过去,

顷刻间,陈小雅就到了沙发面前,直接拿起手机,在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之后,陈小雅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但是依然还是接通了电话,

“有什么事情吗,”陈小雅轻声的问道,

陈小雅的话音刚刚落下,听筒里面立刻传出了一道急促的声音:“陈小姐,东海商业街发生了恐怖袭击,据传段枫和戚烟梦以及屈玲珑三人恰好就在那里,”

听到这句话后,陈小雅的脸色立刻陡然一变,

“这次恐怖袭击的影响十分巨大,整个商业街最少被毁了三分之一……”

“我不想知道这些,我只想知道现在情况如何,”陈小雅立刻打断对方的话开口问道,

“段枫现在还好,至于戚烟梦和屈玲珑两个人好像失踪了,”这道声音微微有些不确定,

陈小雅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让我们的人在能够离开东海所有的路口以及火车站等其他地方严密监视,如果发现她们的踪迹,立刻救人,下面的不用我教了吧,”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

“恩,记住动作要利落一点,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最好让别人以为是段枫的人做的或者是其他人也可以,”

“我明白,”

听到对方的话后,陈小雅沒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看了一眼桌子上刚刚泡好的一壶茶,轻声道:“看來今天这一壶茶,不会浪费了,”

话音落下,陈小雅直接靠在了沙发上,然后微微的沉思了起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房门突然从外面被敲响了,

听到敲门声之后,陈小雅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來,然后向着门口走去,

走到门旁后,陈小雅立刻将房门给打开了,下一刻,一个美得冒泡的女人出现在了陈小雅的视线之中,

“进來吧,”

说着陈小雅就直接转身向着里面走去,然后再次坐到了沙发上,端起泡好的茶倒了一杯:“你來的真巧,我刚刚泡好的茶,尝尝怎么样,”

纪含香一脸紧张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东海发生的事情吗,”

“知道,”陈小雅轻声道,

“那你……”

“先尝尝茶,”陈小雅直接打断纪含香的话说道,

看着陈小雅一副淡定的模样,即使纪含香心中充满了焦虑之意也沒有任何的办法,只好坐在了一旁,端起陈小雅给她倒好的茶,喝了一口,

“茶怎么样,”

“小雅,我现在真沒心情和你说茶,”纪含香一脸焦虑的说道,

“你在担心他,”

“你难道不担心吗,”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确实很担心,但是我想明白了其中的猫腻,所以就不担心了,”陈小雅淡淡的一笑:“在尝尝这茶,看看怎么样,”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纪含香再次喝了一口茶:“茶是不错,入口就有一股甘甜香醇的味道,而且那股香气凝聚在嘴中久而不散,绝对是好茶,”

陈小雅在得到纪含香的评论后,再次轻轻一笑:“你太急了,”

“什么意思,”

“当你听到东海的事情之后,心中已经慌乱了,你失去了判断的能力,以你的聪明,如果你坐下冷静认真的想一下,就能够想明白,我为什么不着急了,”陈小雅这一次沒有在和纪含香说茶,而是直接奔入到了主題之中,

在陈小雅挂断电话之后,她就已经猜到了,还在河洛市的纪含香在得到消息之后,一定会來找她,果然不出她所料,纪含香來了,

耳畔响起陈小雅的话后,纪含香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一脸思考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之后,陈小雅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纪含香道:“这次的事情看似是恐怖袭击,其实不是,而是一场戏,一场演给所有人看的戏,”

“段枫重新回到东海之后,温家接二连三的遭殃,温家依然选择沉默,不是温家想要沉默,而是不得不沉默,因为这场游戏是在规则之中进行的,而段枫打出的牌则是在规则之内,这道规则将温家给钉死了,即使他们内心之中充满了不甘也无可奈何,”陈小雅开始为纪含香讲解了起來,

“所以温家现在打碎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咽,而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很多人都会去想是温家动的手,是他们想要报仇,但实则不是,温家不敢,”

“如果等过去了这段时间所有人就会明白,这不是温家动的手,而是另有其人,至于其目的则是为了温家,”陈小雅再次喝了一口茶,润了一下喉咙,继续说道:“现在段老一死,体制内已经开始进行了清洗,如今被段枫这么一闹,温家是最倒霉的一家之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次清洗肯定还会有温家的人,而且不少,但是如今东海发生这些的事情,体制内的清洗必须搁浅,”陈小雅的语气立刻变得认真了起來:“因为东海有东方巴黎之称,是国际性大都市,如今东海发生恐怖袭击,那么政府必定要先解决这个问題,而不是想着想让谁下台,”

“他们都清楚,如果这个事情不能够圆满解决,那将会在国际上造成巨大的轰动,等于是在华夏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所以他们必须先解决这个问題,然后在想着清洗,”

纪含香那微微皱起的眉头也在这一刻舒展了开來,心中也慢慢的有些明白了过來,

“而如今体制内不清洗,那么在东海对谁最有利,”

“温家,”纪含香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开口道:“虽然这件事情不是温家做的,温家也沒有这个魄力,也不敢,但是不代表他们的联盟不敢这样做,”

“不错,就算查也绝不会查到温家的是温家动手,反而温家恰好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做很多事情,”

纪含香在看向陈小雅的眸子之中充满了忌惮,因为陈小雅是在是太可怕了,这冷静的头脑,这睿智的分析,让人心底忍不住的发抖,

回想起当初在酒吧见到陈小雅的时候,纪含香现在都无法相信,这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所以,你不用担心了吧,”

“可……”

“梦梦和屈玲珑是吗,”

“恩,”

陈小雅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们两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想她们应该不会有事,我已经让人开始寻找她们了,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说着陈小雅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來,再次向着落地窗前走去,看着窗外怔怔出神,

看着陈小雅的背影,纪含香一脸凝重的说道:“如果她们出事,段枫会疯的,”

“我不会让她们出事的,更不会让他伤心的,你放心吧,”陈小雅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复杂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