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27章 两女谈话

第一千二十七章 两女谈话

段枫等人虽然不知道戚烟梦想要和宁若柳说些什么,但是依然离开了包厢,

走出包厢后,段枫三人并沒有直接向着楼下走去,而是直接站在了包厢的门口,

段枫的脸上充满了焦虑之色,毕竟他以前告诉过他救过宁若柳,宁若柳芳心暗许的事情,而宁咏霖的脸上则是充满了担忧,

唯独屈玲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沒有丝毫的紧张之意,

“段枫,你说你老婆要和我妹妹说些什么,”宁咏霖一脸担忧的看着段枫问道,

“我怎么知道,”段枫一脸苦涩的说道,

“她是你老婆,你会不知道,”

“我老婆我就知道她要说什么吗,”段枫叹息了一声:“难道你不知道女人的心是多变的吗,”

“你说她们两个不会打起來吧,”宁咏霖小心翼翼的问道,

很显然,宁咏霖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此刻包厢之中,宁若柳低着头,坐在一旁,心中微微有些发虚,

她无法不心虚啊,毕竟段枫是戚烟梦的老公,而她则是完全属于第三者插足,总觉得做了亏心事,如果当初和段枫发生关系时,是段枫推到的她,那么宁若柳的底气还能够足些,可偏偏命运弄人,是它用那下三滥的手段和段枫发生关系时,于是宁若柳这种心虚愈发深刻,

尤其是此刻,整个包厢之中只剩下她和戚烟梦两人,更是心虚不已,

一时间整个包厢之中充满了沉闷而又压抑的气息,

而宁若柳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抓到了一起,不停的捏來捏去,显然内心之中紧张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烟梦的嘴角立刻勾起了一道迷人的笑意,缓缓的开口,声音犹如天籁一般:“若柳,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就……”

还沒有等戚烟梦把话说完,就被宁若柳给打断道:“沒什么,我也是恰好遇到了,再说我们还是朋友,”

话音落下,宁若柳忍不住的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戚烟梦,发现戚烟梦并沒有什么变化之中,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对了,你怎么突然來东海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戚烟梦突然将话題直接一转,

愕然听到戚烟梦这句话后,宁若柳心头猛然一颤,脸上也多了几分慌乱之色:“沒,沒事,只是我哥來东海找段枫有些事情,我在京城闲着无聊,所以就跟过來了,梦梦你可不要误会啊……”

戚烟梦顿时扑哧一笑,犹如一朵娇艳盛开的鲜花一般:“你紧张什么,我又说我误会了吗,”

这一刻的戚烟梦再次化身成为了那个商场女强人的形象,

而宁若柳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來,心中也升起一个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古代大户里的偏房见到正房一般,有点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好像生怕正房一个不高兴,自己的地位便不保一样,

宁若柳贝齿咬着嘴唇,心中充满了紧张之意,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事实本來就是如此,戚烟梦是正房,现在她宁若柳连偏房都算不上,要是惹的这个正房不高兴,她这个还不算偏房的女人能够有好日子过吗,

看着宁若柳那满脸通红,一脸紧张的模样,戚烟梦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复杂的笑意,

她是女人,她了解女人,她能够看的出來宁若柳非常喜欢段枫,不然也不会三番两次的帮段枫,更不会不惜去纽约,

爱之深,情之切,

那个家伙真是害人不浅,他怎么就那么招女人喜欢呢,

戚烟梦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看着宁若柳的缓缓的说道:“若柳,段枫或许不是一个好人,但他确实是一个女人值得爱的好男人,我是他的妻子,我爱他,你自然也有权利去爱他,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你何必这么紧张呢,难道你怕我像个泼妇似的,不顾一切的在这对你破口大骂吗,”

宁若柳在听到戚烟梦的这句话后,完全的怔住了,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戚烟梦,脸上充满了震惊之意,

想要张口说什么,但却又什么都说不出來,

看着宁若柳的惊讶的神情,戚烟梦轻轻一笑:“干什么那么惊讶,别忘记我是女人,女人是很敏感的,哪怕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其中所蕴含的含义男人或许察觉不到,但是女人却可以,”

“从你在河洛市举办演唱会,去了我公司,我们见了面,你和段枫在华泰转转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们两个的关系不一般,你们很早就认识,”戚烟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轻声说道:“只是我沒有想到,他曾经竟然还救过你,”

“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的桥段虽然极为老套,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种桥段对女人是最为致命的,尤其是对花季少女來说更为致命,”

“毕竟任何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千军万马之中依然能够取敌人上将首级的翩翩少年郎,而段枫无疑就是这样的男人,”

宁若柳沒有说话,而是低着头,不敢去看戚烟梦,这一刻,她感觉就像是做贼被主人给抓到了一般,

“是不是很疑惑,我怎么知道这么早,”戚烟梦轻声一笑,

宁若柳点了点头,

“华泰集团内有监控,”戚烟梦淡淡的说道,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宁若柳的脸色变得更加红润了起來,原來她早就知道了这些,可是为什么就沒有说出來呢,

戚烟梦仿佛看穿了宁若柳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一般,再次开口说道:“有时候,男人喜欢傻一定的女人,所以自己知道就好,不用说出來,”

宁若柳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是的,有时候女人还是傻一点比较好,

“你……你不恨我吗,”

“恨,”戚烟梦苦笑了一声:“我恨你,你会不爱段枫吗,你以后会不出现在他面前吗,”

“不会,”宁若柳沒有任何的犹豫,离开脱口而出,当看到戚烟梦脸上的笑意之后,宁若柳再次低下了头,她不敢去看戚烟梦的眼睛,

她感觉戚烟梦的眼神在这一刻实在是太犀利了,

“梦梦,我……我……”

一时间,无数个念头纷纷涌现在了宁若柳的脑海之中,她想要转移话題,想要立刻站起身立刻包厢,走出去,可是她能够逃的了一次,能够逃的两次吗,

她想要和段枫在一起,就必须要面前戚烟梦,这点是根本不可能改变的,除非等戚烟梦不是段枫的老婆时,她不用面对,可是这可能吗,

此刻若是连面对的勇气都沒有,那么以后就有吗,

以后恐怕更沒有,看到戚烟梦心中只会更加的慌乱,

想要和段枫在一起更是难上加难,

而戚烟梦就这样,一脸认真的看着宁若柳,在这张认真的脸庞之上充满了笑意,

宁若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戚烟梦的那锐利的目光,重重的说道:“梦梦,对不起,你说的那些我都做不到,希望你不要生气,我真的很爱他,为他我可以去死,”

戚烟梦心头再次微微叹息了一声,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沒有任何的减少,

一脸轻笑的看着宁若柳说道:“我早就猜到了答案,若柳,如果刚刚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沒有,我会很失望,那时候就算不用我插手,他也不可能接受你,”

看着戚烟梦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宁若柳完全愣住了,戚烟梦这是什么意思,

瞧她这模样,也不像生气啊,可是不应该啊,戚烟梦怎么会不生气呢,

如果换成她是戚烟梦,戚烟梦敢这样说要抢她的男人,她早就急眼了,可是戚烟梦今天这……

宁若柳一头雾水,对此她是深深的不解,戚烟梦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也沒有说话,而是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一旁,

戚烟梦和宁若柳在包厢之中谈的是非常和谐,但是包厢外面的段枫和宁咏霖两人则是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

“段枫,你说你老婆到底和我妹妹说什么呢,怎么这么长时间啊,”宁咏霖满脸焦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段枫脸上充满了苦涩,直觉告诉他,两女所说的事情,绝对和他有关系,

“你老婆不会将我妹妹怎么样吧,”

“应该不会吧,”段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艹,”宁咏霖忍不住爆了句粗话:“你老婆可是商场上的女强人,若论心计论智慧,论人情阅历,若柳拍马都赶不上,她不会……”

屈玲珑在听到宁咏霖的话后,忍不住的扑哧一笑,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宁咏霖立刻扭头看向了屈玲珑:“屈小姐,你笑什么啊,”

“宁少,你这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屈玲珑轻声说道:“梦梦沒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如果她想要对若柳做点什么,会等到现在吗,”

“要知道在京城以及江南的时候,梦梦可是有很多机会的,那个时候她都沒有做,你以为现在会做吗,”

宁咏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尴尬之意,但是心中的紧张却并沒有因此而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