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34章 我可以给你机会

第一千三十四章 我可以给你机会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温依琳轻声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说着,段枫坐到了一旁,轻轻的抽着香烟,荣铭哲也是如此,坐到了一旁,抽着香烟,目光注视着温依琳。

而温依琳则是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和荣明知心中立刻就和明镜一样,知道这其中绝对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温依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表情微微有些复杂,看了一眼段枫和荣铭哲,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着说道:“荣少,我妈是谁,我想不用我多做介绍吧?”

荣铭哲点了点头,温依琳的母亲是齐香蝉,这是整个东海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且齐香蝉当年在东海是有名的美女,同时齐香蝉在整个娱乐圈都是著名的一线明星,尤其是那一双修长的美腿,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具有恋腿癖的男人。

但是不知道齐香蝉怎么和温浩瀚好了,而且还嫁给了他,当嫁给温浩瀚之后,齐香蝉就没有出现在过舞台上,安静的在家相夫教子。

只是前几年得了不治之症,不愈而死!

难道温依琳想要杀温浩瀚和齐香蝉有关系?

可是也不可能啊,据说齐香蝉和温浩瀚两人非常恩爱,而温依琳又是温浩瀚的独女,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被温浩瀚视为掌上明珠,可她为什么这么想杀温浩瀚呢?

但是从温依琳的脸上可以清晰的看出,温依琳想杀温浩瀚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只不过她将心中的那份杀意完全埋葬在心底的最深处,从来没有在人前流露过。

温依琳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眶微微有些泛红的说道:“你们只知道我妈嫁给了温浩瀚,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却不知道以前的事情!”

荣铭哲和段枫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温依琳的诉说。

“当年我妈在嫁给温浩瀚之前,就和一个叫吴俊峰好上了!”

听到吴俊峰三个字之后,荣铭哲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吴俊峰当年在东海被誉为商界新贵,他凭借自己那睿智的头脑,和他那极为长远的目光,短短几年就声名鹊起,在东海的商场拼搏出了一番天地,成为了钻石王老五。

对他倾心的女人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和那个女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在所有认识吴俊峰的人印象中,吴俊峰就是一个工作狂,仿佛除了工作,他只剩下了工作,整个人犹如一个赚钱的机器一般。

谁能够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狂竟然和齐香蝉有一腿,如果不是温依琳说出来,恐怕没有人知道。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吴俊峰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突然销声匿迹了,谁也找不到他!

在后来听说,有人在黄浦江之中看到了吴俊峰的尸体,总之众说纷纭。

唯一一点可以确定呃巨石吴俊峰消失了,连同他的企业也被人给吞并了。

难道温依琳想要杀温浩瀚和吴俊峰有关系。

一直沉默的段枫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温浩瀚的女儿,是吴俊峰的女儿!”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荣铭哲微微一怔,忍不住的多看了温依琳两眼,然后又看了看段枫,这货貌似和温浩瀚打电话的时候说过,就是不知道温依琳是不是他的女儿,难道让他给说准了?

真是这么狗血的剧情!

温浩瀚也和段正淳一样,替别人养了二十多年女儿?

这要是真的,温浩瀚头上的绿帽子戴的可就不是一般的大啊。

“段少果然聪明,我不是温浩瀚的女儿,我是吴俊峰的女儿!”温依琳直接承认道。

“我去,还真是!”荣铭哲猛的一拍大腿说道:“段少,你的嘴不会是在五台山开光了吧?”

“没有,我前段时间去了躺峨眉山,在峨眉山开光了!”段枫轻轻的扫了一眼荣铭哲说道。

荣铭哲顿时无言以对,这货的脸皮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

听到荣铭哲和段枫的话后,温依琳微微有些惊讶的说道:“你们知道我不是温浩瀚的女儿?”

段枫讪讪一笑道:“不知道,只是当初我瞎蒙的,没有想到竟然被我蒙准了,你真不是他女儿!”

这狗血的剧情,让段枫心中也充满了无奈,搞了半天真不是温浩瀚的女儿。

“温老三不知道你不是他女儿吗?”

“不知道!”温依琳重重的说道:“我和我妈长的非常像,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而且我也一直认为我是温浩瀚的女儿,但是在我妈临死前,我才知道,我不是,我不姓温,我姓吴,我叫吴依琳!”

说着温依琳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一脸难看,从她的脸上能够读的出,齐香蝉肯定是对温依琳说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然温依琳不可能这样子!

段枫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来。

“虽然我妈和吴俊峰好上没有人知道,但是温浩瀚这个畜生却知道!”温依琳咬牙切齿的说道:“当年他死皮赖脸的追求我妈,我妈想要拒绝,可是她不敢,温浩瀚是什么人,东海的三爷,谁敢拂他面子?”

“而且那个时候,我亲生父亲的生意才刚刚起色,如果我妈拒绝他,直接投向我亲生父亲的怀抱,那么以温浩瀚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段枫和荣铭哲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如果让温浩瀚知道的话,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

“就这样,我妈不能够拒绝温浩瀚,只有逢场作戏的迎合他,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突生,我妈和我亲生父亲出去吃饭的时候,竟然被他给遇到了……”温依琳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狠狠的羞辱了我父亲,并且警告了他,可是我父亲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只要有时间依然和我妈在一起,也就是因为如此,温浩瀚这个畜生,对我父亲下了杀手!”

说着温依琳的眼眶之中完全被泪水所包裹,但是她却控制着,没有让泪水从眼眶之中滑落出来。

“他杀了我亲生父亲,将他的生意完全给吞并了。”温依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我妈在知道这些后,想要自杀,可是却突然发现,她怀孕了!”

温依琳的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神情,泪水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从脸颊之上滑落了下来。

荣铭哲见状,拿起桌子上的纸巾递给了温依琳。

“我妈说,那是她这辈子最难受的一段时间,她甚至想过去死;可是她又知道她不能死,如果她死了,那么我父亲家的血脉就断了,所以她没有自杀,带着心中的仇恨,嫁给了温浩瀚,然后慢慢的生下了我,将我养育成人!”

“幸好,我长的很像我妈,不然恐怕我和我妈早就死了!”

说到这里,温依琳的故事已经说了一大半,温依琳也停下了诉说低下了头,弯着腰,双手环抱,低声哭泣,表情痛苦、伤心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和荣铭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从古至今,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可是温依琳却认贼作父二十多年,一直将自己的杀父仇人当成自己的父亲,当成自己的亲人,可是等她知道的时候,她那内心之中一定痛苦到了极点。

而且温依琳并不像外人眼中那样,过着让人羡慕的生活,温浩瀚并不待见她,他一直都想要儿子,可是偏偏温依琳是一个女儿,所以从出生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良久之后,温依琳再次的开口说道:“我妈和温浩瀚生活在一起,每天都想着报仇,可是温浩瀚实在太谨慎了,一直防备着我妈,甚至曾经有不少次都殴打她……”

“说她不能给她生儿子,可是他不知道,我妈在生下我之后就做了绝育的手术,她不会给仇人生儿子,不会给仇人养儿子!”温依琳继续说道:“当我知道这些之后,我就去英国了,很少回来,我不知道回来应该怎么面对,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查到了我,让人把我从英国绑了过来!”

段枫和荣铭哲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女人真狠,要不是温浩瀚找了一个情人,恐怕这辈子真的要绝后了。

“所以你想为你父亲报仇,为你母亲完成她做梦都想杀温浩瀚的心愿?”段枫看着温依琳轻声问道。

“对,我要杀他,我要报仇,虽然他确实养育了我,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他还殴打过我母亲!”温珂琳一脸恨意的说道:“只有他死,我才能够对得起我母亲,才能够对得起我那未曾谋面的父亲!”

段枫微微沉思了片刻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好,我可以给你机会手刃他,但是在这之前,你所有的一切都要听我的!”

“你真的愿意让我手刃他?”温依琳微微有些激动的看着段枫说道。

“恩,但是你什么都要听我的!”

“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手刃他!”温依琳说着泪水再次从眼眶中滑落而下:“妈,我终于可以杀他了,我终于可以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