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44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一千四十四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噗嗤!

这个忍者的鼻子直接被葬天给削掉了,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直接喷散而出。

猩红的鲜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这个忍者立刻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声,急忙伸出手,就要去捂住自己的鼻子,可是葬天悠然陡然再次一挥!

“噗嗤!”

寒光再现,犹如切豆腐一般,直接将这个忍者的五根手指全部给切掉了,手指头夹杂着血水掉在了地上,显得异常恐怖!

十指连心,葬天直接将对方的五根手指头给切掉,那剧烈的疼痛立刻向身体四周蔓延!

“啊!”

这个忍者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那悲惨的声音听的让人心里发毛,而他身边那名忍者的眼角肌肉则是开始疯狂地跳动,身子也不受控制狠狠的哆嗦了起来。

“唰!”

葬天没有停手,依然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向着这个忍者而去!

葬天将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虽然无比疼痛,但却不会要了对方的命。

“唰唰……”

葬天就这样面色平静的不停挥舞着手中的短剑。

此刻幸亏葬天让戚烟梦等人出去了,不然这血腥的一幕被她们看到绝对会忍不住的呕吐起来。

而在一旁的那个忍者脸上则是充满了恐惧,在他的心中,葬天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突然葬天停下了动作,转而看向了另外一个忍者:“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应该对我说呢?”

还没有等这个忍者开口,葬天就再次说道:“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正好前几天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审讯方法,水蛭你知道吗?”

愕然听到葬天这句话后,这个忍者微微一怔!

“水蛭这种东西呢,虽然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但同时它也是审讯人的最好工具!”葬天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我会将你丢在水里,然后将水蛭倒进去,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水蛭一点点的钻进人的身体之中呢?”

这个忍者的脸色顿时剧变!

“你想一下,无数的水蛭都要往你身体里面钻是什么场面,我想一定很精彩吧?”

“不……不要!”耳畔响起葬天的声音,这个忍者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冷汗不停地从他的额头渗出,他惊恐地看着葬天道:“我……我说,你想知道什么!”

“将你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说出来,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葬天淡淡的说道:“你不要想着骗我,就算你不说,他好像等下也会告诉我吧?”

听到葬天的话后,这个忍者再次的打了一个冷颤,看了身边的同伴一眼之后,忍不住的吞了下口水!

“你要是想死的痛快,可以帮我补充一下他没有说的。”葬天看了一眼那个浑身是血的忍者说道。

而与此同时,宁若柳开着车已经将裴老给带到了东海黄浦江旁边。

“裴爷爷,你在这里就要下车吗?”宁若柳看着裴老轻声问道。

裴老含笑点了点头:“恩,你也赶快回去吧,他们恐怕都已经急坏了,别回来等下,他们以为我把你杀了,你哥找那小子拼命就行!”

宁若柳脸颊之上立刻泛起了一道红晕。

“好了,宁丫头,我也要走了!”裴老看着一脸泛红的宁若柳再次说道:“不要将我的身份告诉他们,知道吗?”

“为什么?”宁若柳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开口问道。

裴老淡然一笑:“很多事情三言两语之间说不清楚,总之你不要把我的身份告诉他们就可以了。”

宁若柳虽然不明白裴老为什么不让她告诉段枫等人,但是宁若柳依然点了点头。

在她看来裴老是不会害段枫等人的。

“裴爷爷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们的。”

“那就好!”裴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宁丫头,我走之后,你先给他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知道吗?”

“恩!”

裴老没有在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看着裴老那慢慢消失的背影,宁若柳发动汽车之后,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宁若柳刚刚调头立刻后,裴老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刚刚宁若柳停车的位置上,脸上挂着慈祥的笑意。

宁若柳在调头立刻后,立刻就拿出手机拨通了宁咏霖的电话。

随即电话就被接通,还没有等宁若柳开口,宁咏霖那充满焦虑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若柳,你怎么样,那个老东西有没有为难你?”

听到宁咏霖那充满担忧的声音后,宁若柳的心底立刻被一股暖流所包裹。

“哥,我没事,他放我走了,我现在正在去夜莺的路上。”

得知宁若柳平安无事之后,宁咏霖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面:“那就好,那就好!”

兄妹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夜莺之中,已经被清洗了一番,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只不过却依然残留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那些东海上流社会的人们也全部离开了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死亡,只不过伤员却不少,原来在这之前,段枫让荣铭哲准备了防弹衣,在游戏开始前让这些人全部穿上了,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也幸亏段枫早有准备,不然就不是有人受伤,而是死亡!

而段枫只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对付温家,这些人死了是能够让他们的家人恨温家,但在恨的同时恐怕也会发生一场财产继承人的争斗,与其这样,不如早做准备,让这些人活着,让他们看看温家什么样?让他们知道和温家走的近,就是与虎谋皮,唯有和他段枫站在一起扳倒温家才是王道!

事实上,段枫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这些人全部心中恨死了温家,甚至巴不得温家立刻轰然倒塌,而且他们一个个都表态,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站在段枫这一边,干倒温家!

至于温珂琳等人也被段枫给放了,并没有要她们的命,这件事情一出,他不相信,温家还会接纳她们,要知道大家族之中将脸面和利益看的及重!

如今出现这种有辱门风的事情,温家要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那就是怪事了!

可以说一场无懈可击的阳谋在段枫的手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至于荣铭哲则是也离开了夜莺,毕竟这么多人受伤,段枫总要有些表示吧,荣铭哲身为荣家的大少,这种事情让他来处理,最为合适。

宁咏霖在知道宁若柳没有事情之后,脸色才微微有些好转。

“我就说没事了,你还不相信!”皇甫哲淡淡的说道:“现在放心了吧!”

宁咏霖重重的冷哼一声:“幸好没事,不然你们两个都跑不掉!”

段枫讪讪一笑,没有说什么,这件事情说到底都是因为他而起,心中理亏!

而就在这个时候,戚烟梦三女从楼上走了下来。

在看到段枫没有任何事情之后,戚烟梦等人立刻长舒了一口气。

段枫在看到戚烟梦等人之后,也立刻站了起来,脸上挂着一道温馨的笑意:“梦梦……”

“你没事吧?”虽然段枫看着没有任何的事情,但是戚烟梦依然忍不住问了一句。

毕竟她可是亲眼看到了裴老将段枫给打到在地的一幕。

段枫轻轻的摇摇头道:“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说着段枫轻轻的举起手,然后原地转了一圈。

戚烟梦这才放下心了。

“段枫,刚刚我们楼上的时候遇到了忍者的突袭!”屈玲珑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忍者两个字之后,段枫三人的身体立刻为之一震,然后彼此对视了一眼。

今天晚上果然掉出的不是一条大鱼,而是两条。

“那他们人呢?”皇甫哲立刻开口问道。

没有等屈玲珑开口,段枫就说道:“估计已经挂了!”

“什么意思?”

“我让人隐藏在暗中保护着梦梦她们,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丢在一旁的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再次开口说道:“既然他们动手了,你感觉还能够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吗?”

能活着走出去吗?

答案显而易见。

根本不可能!

“看来,今晚还有事情要做!”段枫轻声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若柳终于开车来到了夜莺的门口,将车给停稳之后,立刻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下来向着夜莺之中走去。

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了夜莺!

“若柳!”戚烟梦在看到宁若柳之后,立刻开口喊道。

宁若柳对着戚烟梦轻轻一笑。

宁咏霖则是嗖的一下就到了宁若柳的身边,满脸担心的问道:“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

“哥,我没事!”宁若柳优雅的笑道:“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戚烟梦三女在听到宁咏霖和宁若柳的话后,心头立刻升起了一道疑惑之色,一头雾水,难道这其中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若柳在话音落下之后,立刻瞟了一眼一旁的段枫,那双眸子之中所包含的含义,不言而喻!

感受到宁若柳目光之中的含义,段枫的心中充满了苦涩,最难消受美人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