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51章 段枫,我想你了

第一千五十一章 段枫,我想你了

段枫和董馨菲分开之后.直接來到了副总裁的办公室.

从回到河洛市.來到华泰集团后.这是段枫第三次來副总裁办公室.第一次是当初华泰集团副总裁李玉和的邀请.那个时候.李玉和是想拉拢段枫.而第二次则是林忆如刚当上副总裁沒多久.

如今这是第三次.

副总裁办公室之中.林忆如坐在办公桌前.一脸认真的浏览着手中的文件.即使办公室的门被段枫给推开.都沒有注意到.

毕竟林忆如是华泰集团的副总裁.其他人进來之前.肯定会敲门.

段枫走进办公室之后.在看到林忆如那微微有些憔悴的容颜以及那微微有些发黑的眼圈之后.心中开始微微抽痛了起來.

他从林忆如那憔悴的容颜上看的出來.这段时间林忆如一定很劳累.为华泰集团肯定付出了不少.

而林忆如所做的这一切完全都是为了段枫.如果不是因为段枫她不会如此.

她也在为段枫付出.只不过她的付出只是沒有摆在台面上而已.而是默默的付出.不争不抢.

对于林忆如來说能够和段枫在一起.能够被戚烟梦给承认.她就已经很知足.所以即使让她做什么.她都沒有任何怨言.

段枫慢慢的向着林忆如走了过去.脚步很轻.或者说在段枫竭力的控制下.并沒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事实片刻间.段枫就到了林忆如的身后.然后缓缓的伸出手.将林忆如给抱住了.

这突兀的变化.让正在专心致志工作的林忆如吓了一跳.

但是当看到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之后.林忆如以为自己因为工作劳累的原因出现了幻觉.直接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痛.

她林忆如也是段枫的女人.可是这么长时间.他却从來沒有陪过她.沒有和她在一起过.一时间心中充满了愧疚之意.

同时.这也是段枫为什么不敢爽快的接受宁若柳的原因.如果接受宁若柳.那么宁若柳就很有可能会是第二个林忆如.

还沒有等林忆如睁开眼睛.段枫立刻趴在林忆如的肩膀之上轻声说道:“不是幻觉.我回來了.”

当林忆如耳畔响起段枫的这句话后.身体再次微微一颤.急忙睁开眼睛.脸上充满了欣喜若狂的神情.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真的是你.”

“恩.”

再次听到段枫的话.感受到段枫那从口中喷出的热气之后.林忆如终于确定.这一切真的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你瘦了.”段枫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莫名的悲痛之意.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一种责任.是男人的责任.男人要撑起一片天.要给予这个女人温暖的怀抱.给予这个女人美好的生活.

可是这些段枫统统都沒有做到.无论是对林忆如还是戚烟梦.他都沒有做到.他所给予她们的是牵肠挂肚.是每天都要提心吊胆.

在某种严格的意义上來说.段枫不是一个好的归宿.

一个好的归宿所给予的应该是一个安稳幸福的小窝.

愕然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林忆如的内心之中立刻被一股暖流所包裹.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这段时间的劳累.一切都值了.

有时候.女人就是如此.平淡的一句话.就能够让她感受到温馨.就能够让她感受到幸福.就能够让她感受到自己男人对她那份浓浓的爱意.

“沒事.你沒看我现在的身材比之前还要好吗.”林忆如一脸深情的注视着段枫轻声道.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一时间内心之中充满了感动.他知道林忆如这是为了宽自己的心.他知道林忆如这是为了不让自己自责.不让自己心中愧疚.

可越是这样.段枫心中就越是愧疚.

段枫一脸柔情的看着林忆如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林忆如淡然一笑.慢慢的从段枫的怀抱中挣脱开了:“你先坐.我给你泡杯茶.”

林忆如刚想起身.段枫却直接再次把她给按在了办公椅上:“不用.你先坐着.我帮你按摩一下.”

林忆如微微沉吟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慢慢的靠在了椅子上.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伸出手直接放在了林忆如的太阳穴和晴明穴上.然后轻轻的按摩了起來.

段枫将力道控制的非常好.而且非常赋有节律.随后段枫只见用手指在林忆如的穴位上开始进行柔和的摩擦了起來.

而林忆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双眼.脸上充满了舒适的神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段枫突然感觉林忆如的呼吸变得十分均匀了下來.低头一看.发现林忆如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好像睡着了一般.于是段枫慢慢停止了按摩.将自己的外套脱掉盖在了林忆如的身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向着沙发旁边走去.

坐在沙发上之后.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不远处的林忆如轻轻的抽了起來.

这段时间.林忆如确实是累坏了.戚烟梦不在华泰.而她是华泰集团的副总裁.大小事宜.都要她來处理.华泰集团和纪氏集团合并在即.那么首先要做的必须是磨合.

可以说.这些天林忆如每天下班之后.都会在华泰集团加班.就算回到家中.也会继续赶沒有完成的工作.她这段时间一天好觉都沒有睡过.

如今被段枫这样一按摩.使得她那的紧张的心神慢慢的松弛了下來.所以自然而然的睡着了.

段枫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林忆如.

时光穿梭如水.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林忆如的眼睫毛也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这一细微的变化.并沒有逃过段枫的眼睛.段枫知道林忆如要醒过來了.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來.

段枫刚刚站起身.林忆如就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或许是因为阳光的原因.林忆如刚刚睁开双眼.就再次闭上了双眼.仿佛是在适应一般.

片刻之后.林忆如再次睁开了双眼.当看到段枫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含笑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林忆如轻轻的摇了一下头.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最近好像真的有点累.被你这么一按摩.竟然睡着了.”

“以后不要这么拼命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知道吗.”

林忆如轻轻一笑:“恩.我知道的.你先坐.我给你泡杯茶.”

段枫沒有拒绝.再次走到沙发的旁边轻轻坐了下去.

片刻之后.林忆如端着一杯茶向着段枫走了过來.将茶递给段枫后就坐在了段枫的身旁.

看到段枫喝了一口茶之后.林忆如开口问道:“段枫.前几天东海发生的恐怖袭击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东海恐怖袭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而且戚烟梦也告诉林忆如说沒有事情.但是只要一想起來.她的心头就会忍不住的一紧.

“沒事.有些人想警告我一下.”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只是那些无辜的路人却跟着遭殃了.”

段枫并沒有将真正的原因给说出來.他不想林忆如在为他提心吊胆每一天.

见段枫不想说.林忆如也沒有问什么.聪明的女人知道有些事情应该问.有些事情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所以林忆如岔开话題问道:“这次你要在河洛市待几天呢.”

段枫的脸上立刻忍不住的升起了一道苦涩之意:“忆如.我……”

看到段枫脸上的神色之后.林忆如急忙打断道:“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只是想说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就可以了.”

段枫忍不住的将林忆如给搂在了怀中.紧紧的抱了起來.

被段枫给抱在怀中.林忆如微微有些贪婪的呼吸着段枫身上那淡淡的烟草味.随即林忆如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段枫满脸柔情似水的说道:“段枫.我想你了.”

这段时间.林忆如无时无刻不在想段枫.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段枫.可是她也知道.无论自己多么想.多么思念段枫.段枫都不会出现.所以她就将所有的精神力转移到了工作上.希望用大量的工作.來缓解自己的那份相思之苦.

虽然这样做确实有效果.但是每当回到家中.望着那空荡荡而又冷清的房间.林忆如就忍不住的想段枫.

沒有男人的家.她发现根本算不上一个完整的家.

段枫在听到林忆如的这句话后.将林忆如抱的更加紧了起來.犹如梦呓般喃喃的说道:“我也想你了.”

林忆如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妩媚的笑意.那双迷人的秋眸之中也慢慢出现了一丝欲望之色:“段枫.我想要……”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虽然林忆如还不到三十岁.但是这么长时间独守空房.承受孤独寂寞.如今段枫回來了.她内心之中的情·欲犹如河口决堤一般爆发了出來.

随即.林忆如就抬起來.狠狠的吻上了段枫.

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房门突然从外面被敲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