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3章 一切终归利益

第一千七十三章 一切终归利益

看着纪含香脸上的笑意,耳畔响起纪含香那动听的声音,冷傲云额头上一时间冷汗直冒,急忙开口说道:“纪小姐说笑了,纪小姐说笑了,”

“既然不是,那你來做什么呢,”

“我们只是來找悠然的,”冷傲云的额头之上的冷汗慢慢的顺着脸颊滑落了下來,

段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淡淡的扫了一眼冷傲云之后,目光就落在了冷飞扬和黄惠美的身上,那双眸子之中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

看到段枫的目光,冷飞扬和黄惠美只感觉一阵凉意袭來,心头猛然一跳,但是随即想到冷悠然和段枫走的很近之后,倒也沒有怎么感觉恐惧,

“找冷悠然來换取你们自身的利益吗,”段枫不轻不重的说道,

段枫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是一阵见血,直指要害,

“我们……”

“难道不是吗,”段枫再次开口说道,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其中的不屑之意已经非常明显,甚至那双眸子之中都充满了鄙夷之色,

自从段枫知道冷悠然的过去之后,就对冷家的人沒有一丁点的好感,不止是段枫,就连戚烟梦也是如此,

因为冷家透着一股子冰冷的虚假的气息,所有人都他妈的一个德行,沒有丝毫的人情味,眼中心中看到的只有利益,

“段少,其实……”

“如果你们不是在新闻发布会上看到了冷悠然,你们会來找她吗,”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副轻蔑的笑意,但是随即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有什么话,就他妈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荣铭哲这一刻,完全充当起了一个看客,安静的坐在一旁,手中把玩着核桃,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冷飞扬等人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般,呼吸变得急促了起來,

本來他们以为冷悠然会和段枫在一起,到时候,只要让冷悠然给段枫吹吹风就可以了,可是谁知冷悠然根本不在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冷悠然和林忆如从楼下坐电梯來到了二十楼,

两人从电梯之中走出來,和董馨菲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直接向着总裁办公室内走去,

“嘎吱,”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当冷悠然在看道冷飞扬等人的背影之后,娇躯立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就连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煞白,

林忆如立刻就注意到了冷悠然的变化,看了一眼站在办公室的冷飞扬等人,林忆如一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轻轻的挽住了冷悠然的手,走了进去,顺势将房门给关上了,

段枫在看到冷悠然之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戚烟梦和纪含香也在第一时间将眼神落在了冷悠然的身上,心中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她们都知道冷悠然的过过往,自然知道冷悠然的父母这次來绝对不是看冷悠然这么简单,肯定是段枫所说的那样,想要用冷悠然來换取利益,

冷飞扬等人在看到冷悠然之后,心中猛然一喜,

“悠然,”黄惠美立刻欣喜的喊道,

但是冷悠然却仿佛什么都沒有听到一般,随着林忆如走向了纪含香和戚烟梦的身边坐了下去,

看到冷悠然无视自己,黄惠美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但是又不敢发作,只好从脸上挤出一道牵强的笑意说道:“悠然,你最近还好吗,我和你爸可是每天都在担心你……”

“担心我,”冷悠然自嘲的笑道:“你们还会担心我吗,”

“当然担心你,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块肉,我们怎么可能不担心你,要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

“你说这些的时候不觉很虚伪,不觉很臊的慌吗,现在说我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以前呢,我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为你们谋取利益的工具,”冷悠然一副凄惨的模样看着黄惠美说道:“而你们现在所担心的也不是我,不过是你们的利益而已,”

冷悠然清楚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段枫等人站在这里,黄惠美绝对不会这么客气的和她说话,甚至冷飞扬早就暴跳如雷的骂起了冷悠然,

冷悠然知道,如今她的一切都是段枫赐予的,如果沒有段枫,她的父母不会如此客气,

“悠然,我们是真的担心,沒有其他意思,”

“那好,你们现在也看到了,我很好,是不是可以走了,”冷悠然冷冷的说道,

愕然听到冷悠然的逐客令,冷飞扬等人均是一愣,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冷悠然竟然直接赶他们走,

“悠然……”

“怎么,难道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

“悠然,我们想接你回家,毕竟在外面一个人飘荡也不是长久之计……”

还沒有等冷飞扬把话说完,就冷悠然给直接打断道:“回家,我难道还有家吗,我的家在哪呢,”

说着冷悠然的声音陡然一变:“收起你们那虚伪的嘴脸吧,如果不是我还有些用处还能够给你们带來丰厚的利益,你们会來找我吗,”

“悠然……”

“有些话不要摆放在台面上说吧,”冷悠然盯着冷飞扬说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冷飞扬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脸上那虚伪的嘴角也慢慢变得狰狞了起來,

“冷悠然,你……”

“怎么,演不下去了吗,”冷悠然嘲笑道:“幸好你演不下去了,如果你在演下去,我只会越來越恶心,”

段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靠在窗户旁边,静静的看着冷悠然,更为准确的说是看着事情的发展,

“冷悠然,你就是这么对你们父母说话的吗,你……”

“那你想要让我对你怎么说话,”说着冷悠然直接站起身,目光直视冷飞扬:“难道和以前一样,如同一条摇头摆尾的狗一样,对你毕恭毕敬吗,”

“抱歉,我做不到,”冷悠然狠狠的说道:“同时我在重复一遍,你们也不用想着在我身上得到一点的好处,我是不可能帮你们的,”

“冷悠然,老子……”

“是不是又要说拉扯我这么大,”冷悠然略带嘲讽的看着冷飞扬:“这么多年,你每次都这样说能不能换一个呢,來个新鲜点呢,”

冷飞扬在听到这句话后,只感觉自己的内心之中立刻升起了一团怒火,本來按照他心中的剧本,冷悠然会帮助他们,可是谁知,剧本完全是朝反的方向发展,

“悠然,你爸他是为你好,那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成人中龙凤,所以才……”

“对我好,”冷悠然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冷傲云的脸上:“那就带着为我好,滚出我的世界,”

冷飞扬在这一刻被冷悠然给气的浑身发抖,

而黄惠美那张脸上也是乌云密布,显然内心之中也充满了愤怒,

冷傲云此刻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冷悠然那心中的怒意,

看着冷悠然那副强颜欢笑的脸庞,在看着冷飞扬等人那一副势力的嘴脸,戚烟梦等人的心中充满了无奈,摊上这样的父母,真是上辈子造了孽,

“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好,”冷悠然咬牙道:“你们的为我好,我承受不起,”

“冷悠然,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不要忘记了,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以为你能够來到这个世界,能够看到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能够有现在的风光……”

“够了,”冷悠然怒吼道:“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你当年为什么不把我射在墙上,那样我就不会承受这么多得痛苦,就不会有这么多得悲惨遭遇,就不会有这么多得……”

荣铭哲在听到冷悠然的这句话后,微微一怔,这尼玛实在太强大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绝对不会相信这句话是出自冷悠然之口,

同时,荣铭哲也从冷悠然的话中猜到了一些事情,

冷悠然那鲜丽的外表之下,那颗心早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

耳畔响起冷悠然的话后,冷飞扬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起來,脸色不停的变幻着,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哪怕当年你掐死我,我也不会遭遇到这么多得痛苦,”冷悠然脸颊之上已经挂满了泪痕,

本來她那颗心已经支离破碎,如今冷家还是不放过她,

“段少,帮我送走他们,”冷悠然突然看着段枫说道,

段枫在听到冷悠然的话后点了点头:“荣少,请他们出去,”

荣铭哲立刻站起身,看着冷飞扬等人道:“滚,”

“冷悠然这是你逼我的,”冷飞扬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咬着牙说道,

“滚,”荣铭哲再次开口说道,语气不温不火:“再不滚,我不介意将你们扔出去,”

“冷悠然,你狠,你个婊·子,别以为你抱上了大腿,你就可以这样对我,”冷飞扬一脸狰狞的看着冷悠然重重的吼道:“你说如果段少知道,你是被其他男人玩过的破鞋,你以为你还能够坐在这里吗,你还陪留在段少的身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