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93章 梅老

第一千九十三章 梅老

柳依依在段云阳的安抚下,终于稳定了情绪,将段云阳慢慢的从地上搀扶起來,拿着掉落在地上的长剑就准备离去。

只是在看到躺在地上的阿力,柳依依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云阳,他……”

“依依,沒事,等找到梅老之后,我会让他处理的好的,不会有事的。”段云阳看着柳依依轻声说道。

听到段云阳这么一说,柳依依也沒有在说什么,就这样搀扶着段云阳像门口走去。

不等段云阳和柳依依走到门口,那两个随同阿力一起來的人,立刻出现在了段云阳和柳依依两人的视线中。

在看到这两个人之后,段云阳的瞳孔立刻收缩在了一起,而柳依依的身体则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这两个男人在看到段云阳是柳依依在搀扶下,而不是阿力,心头立刻浮现了一道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两人立刻看到了躺在地上,脑袋已经和身体分家的阿力,这个发现使得这两个人身上立刻散发出了一道冰冷的杀意。

感受到段枫的杀意之后,段云阳和柳依依两人立刻浑身上下一震。

如今段云阳已经沒有了一战之力,如果对方要动手的话,那么他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只能够任由对方宰割。

一时间,段云阳那苍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冷汗。

段云阳对面的男人铁青着脸问道:“段云阳,你杀了阿力。”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段云阳重重的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段云阳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样,都难逃一死。

伸脖子也是一死,缩脖子也是一死,都免不了一刀,段云阳也豁出去了,男子汉大丈夫,死也要死的顶天立地。

“好,好的很。”这个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在他说话间,这个男人的双拳已经死死的握在了一起,直接向前跨出了一步,一记谭腿直接朝着段云阳凌厉的踢了出去。

段云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将柳依依给推到了一旁。

随后,这一腿重重的踢在了段云阳的身上。

段云阳的身体立刻倒飞了出去,在空中滑翔了一段距离之后,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本來就身受重伤的段云阳,在被对方踢到之后,意识立刻变得混乱了起來。

而柳依依则是一脸木讷的站在原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难道他们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吗。

这个男人朝着段云阳走了过去,而另外一个男人则是朝着柳依依走了过去。

“段云阳,如果不是你活着还有用处,我现在就杀了你。”男人一脸凶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段云阳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后,段云阳的意识慢慢变得有些清醒了过來,立刻问道:“你们是想要拿我对付段枫吧。”

在他看來,这些人既然不杀他,绝对不是因为段炎国,因为段炎国巴不得让段云阳死,那么,对方让他活着只有可能是当做人质,对付段枫。

除了这点,段云阳实在想不到对方不杀他的理由。

“你果然很聪明。”

“不过你以为这可能吗。”段云阳凄凉的笑道:“我和他已经沒有关系了,我的生死你以为他会在乎吗。”

“可能不可能试试不就知道了吗。”说着男人慢慢弯下腰,犹如拎小鸡一般,直接将段云阳从地上给拎了起來,然后看了一眼柳依依:“将她杀了。”

听到这句话后,段云阳浑身上下猛然一震。

“不,不要杀她……”段云阳立刻歇斯底里的后叫道:“这件事情和她无关,不要杀她,只要你们不杀她,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有资格和我将条件吗。”抓着段云阳衣领的男人冷笑一声,一脸鄙夷的说道。

“你……”

“杀。”这个男人再次冷冷的说道。

对于别的男人來说,柳依依或许是一个美女,或许不忍心辣手摧花,或许会精虫上脑,先玩了再说。

但是对于他们來说,女人就是潜在的危险,尤其是敌人身边的女人,更不能心慈手软。

站在柳依依一旁的男人点了点头,右手直接掐在了柳依依的喉咙之上。

只是瞬间,柳依依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了起來,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來。

“杀。”

听到对方的话后,这个掐着柳依依的男人,右手作势就要发力,扭断柳依依的脖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一道寒光带着强烈的死意飞速的朝着这个男人袭來。

还沒有等这道寒光靠近,这个男人立刻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急忙松开了柳依依,转身向后看去。

就在这个男人转身的那一刻,寒光直接出现在了这个男人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之后,这个男人的瞳孔陡然放大,还沒有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这道正好刺进了这个男人的眉心。

下一刻,一道闷响声立刻传出。

“噗通。”

这个男人的身体直接向前栽去。

随即,直接一道匕首从他的后脑勺之中穿透而出。

这突兀的变化,让柳依依完全傻眼了,不止是柳依依,就连段云阳以及抓着段云阳的那个男人也是如此。

就在段云阳愣神等人愣神之际,一道身影嗖的一下,出现在了段云阳的面前,只见一只手臂犹如犹如长鞭一般,直接向着抓着段云阳的人抽打而去。

“砰。”

一声闷响再次传出,这个抓着段云阳的男人,直接被这一记威猛如斯的鞭手给抽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随即,段云阳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老人,大约六十五六岁左右,一张端正的国字脸,脸上布满老年斑,头发胡须已然苍白,但是整个人却精神矍铄,尤其是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的精光,犹如利剑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而且这个老人穿着一袭青色的长袍,使得他整个人看起來就如同武侠电视剧之中的世外高人一般。

“梅老。”段云阳在看到这个人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激动之色,那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也慢慢放回到了肚子里面。

只要梅老在,段云阳可以保证,他这次死不了,不仅死不了,段家他也必定能够回去。

梅老点了点头:“沒事吧。”

“沒事,梅老,段炎国已经反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他是和别人联手了。”

“我已经知道。”说着梅老看了一眼柳依依:“这个小丫头已经打电话,将事情告诉了我。”

梅老一脸赞赏的看着柳依依,在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之中,还有柳依依这样的女子已经不多了,值得任何人赞赏。

“梅老,我……”

“不必内疚,你失去的,我会帮你拿回來。”梅老一脸平静的打断段云阳的话道:“段老说了段家家主是你,谁也别想从你手中夺走。”

平静的声音之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这是对实力的自信,他自信,任何阴谋诡计在强大的实力面前,都会不堪一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梅老一记鞭手抽飞的男人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來,还沒有等他站稳,梅老的身后犹如长了眼睛一般,立刻察觉到,直接转身,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直接出现在了这个男人的面前,右手化爪,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直接抓在了这个男人的喉咙之上,用力一拧。

“咔嚓。”

顿时,一道骨骼的断裂声,立刻在四周响起。

三招,只是简简单单的三招,梅老就杀了这两个差点要了段云阳和柳依依命的男人。

虽然这其中有偷袭的成分,但是也从侧面反映出,梅老的实力非常强大。

“不知死活的东西,段家家主也敢动。”梅老冷声说道。

将这个男人给丢到一旁之后,梅老快步走到段云阳身边,急忙伸出手将上下摇晃的段云阳给扶住了:“你身上的伤好像很严重,身体也很虚弱。”

段云阳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能不严重吗。

昨晚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至少有二十几道,而今天又被阿力三人给断了几根骨头,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死了。

“我沒事,休息两天就好了。”段云阳一脸苦涩的说道:“梅老,我是不是很沒用,家主之位被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不是,你知道当初段老为什么让你做家主吗。”

“为什么。”

“宅心仁厚。”梅老重重的说道:“这样段家才能够长久。”

段云阳沉默了起來,他是宅心仁厚,可就是宅心仁厚害的他到了如今的地步,如果他狠一点,及早对段炎国出手的话,就不会如此。

看到段云阳沉默,梅老沒有在对段云阳说什么,而是看着柳依依说道:“丫头,你沒事吧。”

柳依依在听到梅老的话后,立刻回过神來,急忙摇头道:“沒……沒事。”

“丫头,我知道你肯定被吓坏了,不过你现在可以放心,如今我來了,沒有人在能够伤害到你们。”梅老看着柳依依重重的说道。

他知道柳依依的身份,知道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对于豪门的争斗根本不知道,更别说,如今血腥的一幕了。

柳依依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显然直到现在她依然惊魂未定。

毕竟她出身平民,不久前杀了一个人,而且就在刚刚差点香消玉殒,她要是和沒事人一样,那就怪了。

而与此同时,段家变故,段云阳失踪的消息,已经开始流传了出去,而且陈小雅也得到了消息,不止是陈小雅得到了消息,段枫也得到了消息。

一场巨大风暴开始慢慢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