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07章 给你一个全尸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给你一个全尸

这个八个忍者在听到这名忍皇的命令之后,沒有任何的犹豫,手握忍者刀,急如风快如电般就朝着段枫冲了过去,

就在这个八个忍者朝着段枫冲过去的这一刹那,这名忍皇的身影突然凭空消失了,

而与此同时段枫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地上站了起來,还沒有來得及理会身上的伤势,这八个忍者已经随风而至,

“呼呼……”

八道凌厉的刀风从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度呼啸的向着段枫袭來,

刀未至,刀风已到,

凌厉的刀风带着破空声,以八个方位向着段枫身上要么劈來要么刺下,

一时间,段枫危机四伏,

雨夜之下,这八柄泛着寒光的忍者刀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段枫的身边,

段枫右手一抖,手中的鱼肠剑仿佛发出了一道低吟声一般,随即只见鱼肠剑犹如闪电般一般在身前闪过,

“叮叮叮……”

数道清脆的响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火花四溅,

“噗嗤,”

其中一刀直接在段枫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顿时从中溢出,

剧烈的疼痛使得段枫倒抽了一口凉气,怒喝一声:“滚,”

随即,段枫的右手一抖,直接朝其中一人刺去,

但是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八个人突然消失了,仿佛根本沒有出现过一般,

这个突兀的变化,让段枫心头猛然一紧,

“嗖嗖嗖,”

突然三道破空声在段枫的身后传出,只见三道寒光宛如流星一般,一闪就到了段枫的身边,

“唰,”

段枫急忙转身,手中的鱼肠剑顺势挥出,

“叮叮叮,”

立刻三道清脆的响声传出,随即段枫的脚下立刻掉落了三道梅花金镖,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八个消失的忍者再次出现了,

只不过这一刻的段枫早就有所准备,并沒有被打个措不及手,

本來剑指地面的鱼肠剑突然被段枫举了起來,对着其中一个忍者就冲了过去,

鱼肠剑挥出犹如白蛇吐信一般,嘶嘶破风,

“呼……”

鱼肠剑被段枫挥出,直接化作一道白光向着其中一个忍者而去,

可谓是白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

“噗嗤,”

寒光闪过,一道血柱立刻冲天而起,

而与此同时,两外七名忍者的刀已经带着凌厉的杀意袭來,声势极为恐怖,

再次面对对方的合围之势,段枫冷笑一声,右手陡然一挥的同时,段枫的左手犹如一条长鞭一般,直接向着其中一人抽打了过去,

“叮当……”

又是数道清脆的响声传出,接着只见段枫的鞭手也抽打了出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只见段枫这一记鞭手直接抽打在了其中一个忍者的面门之上,恐怖的力量不仅直接将他给抽飞了出去,就连面门也随之塌陷了起來,

“哐当,”

这个忍者倒在地上之后,连抽搐都沒有抽搐,就直接断气,

一时间,只剩下了六个忍者,但是这六个忍者根本沒有任何的恐惧,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恐惧又是什么,

一个个完全悍不畏死的朝着段枫再次挥舞着手中的忍者刀袭來,

对此,段枫浑然不惧,立刻向后急速的退去,

段枫这一退,使得对方身上那股勇往直前的气息猛然暴涨,速度在这一刻也比之前更加快了起來,

“呼呼……”

六把忍者刀化作六道白光同一时间朝着段枫劈來,

就在这六把忍者刀同时劈來的那一刻,那个消失的忍皇突然出现在了一旁,铁拳紧握,急速的朝着段枫砸來,

段枫凭借鱼肠剑刚刚抵挡住这六把忍者刀的攻击,但是这名忍皇的铁拳已经到了段枫身前,

“砰,”

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段枫的左肩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段枫给震退了数步才慢慢的稳住身形,

而且与此同时,段枫左手手臂之上立刻传來一股麻木的感觉,左手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直觉,

“唰,”

这六名忍者再次袭來,恐怖的速度,毒辣的刀法,无疑不在说明,他们想要段枫的命,

这一次这个忍皇沒有在消失,而是就地一踏,整个人直接跳跃到了半空之中,犹如饿虎扑食一般,右手化爪直接朝着段枫的胸口抓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心头猛然一惊,这六名忍者已经够他缠的了,而如今这个忍皇还专门搞偷袭,一时间段枫的心完全沉入到了谷底之中,

“啪,”

忍皇的右爪犹如锋利的钢爪一般,直接在段枫的胸口留下了五道清晰可见的伤痕,

剧烈的疼痛使得段枫浑身上下猛然一颤,

但是此刻段枫根本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依然手握鱼肠剑來抵挡这六名忍者的攻击,

忽然,段枫怒吼了一声,犹如一道完全被激怒的雄狮一般,脸上露出了一道疯狂之色,眼眸在这一刻也变得有些泛红了起來,

“唰,”

段枫将浑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全部凝聚在右手之上,手中的鱼肠剑以恐怖的速度被段枫给慧斩而出,

“咔嚓,”

“咔嚓,”

段枫手中的鱼肠剑,先后和着六名忍者手中的忍者刀相撞,六道清脆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响声过后,唯独段枫手中的鱼肠剑完好无损,

而其他六名忍者手中的忍者刀全部只剩下了一半,

并且最先和段枫的鱼肠剑相撞在一起的那个忍者,因为无法承受鱼肠剑上传出的那恐怖力道,使得他的虎口裂开,鲜血横流,

其他忍者虽然沒有如此,但是那紧握忍者刀的手却微微有些颤抖,

反观段枫,手握鱼肠剑犹如战神一般,傲立在风雨之中,沒有任何的变化,

“嗖,”

斩断对方的忍者刀之后,段枫沒有任何的停留,只见鱼肠剑化作一道白光直接朝着段枫对面的忍者刺去,

凌厉的剑风直接划破了空气,

“噗嗤,”

如此短的距离,段枫的速度又快到了极限,使得对方根本來不及躲闪,就被一剑刺穿了喉咙,

“唰,”

就在段枫准备将鱼肠剑给拔出的同时,那名忍皇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直接到了段枫的面前,右腿直接在高空中狠狠的朝着段枫劈下,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的身影急忙侧身,

虽然段枫闪躲了一下,但是对方的右腿依然狠狠的砸在了段枫的肩膀之上,立刻传出一道闷响声,而且段枫的身体也猛然向下一弯,

就在段枫向下一弯的同时,刺在那名忍者喉咙之中的鱼肠剑也陡然向下滑去,

“噗嗤,”

完全犹如切豆腐一般,鱼肠剑直接从对方的喉咙处划破到了胸口才停止下來,

“嗖,”

忍皇架在段枫肩膀上的右腿陡然一转,脚面直接朝着段枫的脑袋之上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

闷响声传出,段枫应声直接向着一旁倒飞而去,而被鱼肠剑插着的那名忍者的身体再次被划破,直接成了一个l形,

“哐当,”

段枫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地面之上的积水立刻溅起,

而段枫脑袋之中开始嗡嗡作响,意识也变得有些昏沉了起來,但即使如此,段枫依然咬牙从地面之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就在段枫刚刚站起身的时候,这名忍皇再次动了,犹如看到猎物的豺狼一般,直接扑了过去,铁拳顺势朝着段枫的胸口砸了下去,

“砰,”

刚刚站起身的段枫,再次被对方一拳给轰飞了出去,

“哐当,”

段枫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一个大树之上,那恐怖的力量以及和大树的撞击力量,使得段枫浑身上下的骨头有种想要散架的感觉,

这名忍者沒有在动,而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段枫,

“火狐,不用挣扎了,今日你必死,”这名忍皇看着段枫缓缓的开口,声音显得异常冰冷:“我还有十六名神忍沒有动用,你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希望那疼痛之意,能够让他清醒,

但是当段枫在听到这个忍皇的话后,身体微微一震,竟然还有十六名神忍,难道自己今天就真的要命丧于此吗,

段枫知道自己來江南市危险重重,肯定会有人阻拦,但是段枫却沒有想到他竟然会遇到忍皇,而且看对方这架势,他们完全是准备了良久,或者说,他们一直在等待着段枫的到來,

段枫强忍着身体上那剧烈的疼痛,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來:“你们早就知道我要來,”

“对,”忍皇看着段枫开口道:“段家出事,你不可能坐视不理,尤其是你那堂哥的事情,你更不可能坐视不理,所以你肯定会來,而我们只需要爱江南市守株待兔就可以,”

“这么说,你们是猜的,”段枫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本來他以为这个忍皇是和别人合作了呢,现在看來好像不是,

“你认为呢,”忍皇冷笑一声:“不要想着我会和你们这群支那猪合作,你们还不配,”

话音刚刚落下,这个忍皇再次开口,声音冰冷无比:“火狐,交出赤血玉,我给你一个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