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28章 段云阳的痛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段云阳的痛

轰!

段云阳的话就犹如一道闷雷一般,在整个段家上空嗡嗡诈响。

段枫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脑海之中一片‘混’‘乱’。

皇甫哲的眉头立刻微微皱了起来:“云阳,你父亲不是段枫杀的,他……”

“难道你敢说,我父亲的死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段云阳扭过头直勾勾的看着皇甫哲问道。

皇甫哲顿时哑然,段定康的死确实和段枫有关系,这点是无法改变的,可是这也怪不得段枫啊。

“如果不是他,我父亲怎么会死!”段云阳红着眼眶,双拳紧握在一起,一脸愤怒的吼道:“你以为刚刚他救了我,我就会原谅他吗?”

段枫一脸暗淡的站在哪里,静静的看着段云阳,同时内心之中充满了苦涩。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原谅他的!”段云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没有杀他,不是我不想杀,而是他姓段,他是我四叔的儿子,他身体之中和我都流淌着段家人的血,我没有将他再段家族谱上抹去,也是因为他姓段,是我四叔的儿子,但是想要让我原谅他,根本不可能!”

“想要让他保护我,更是不可能,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他保护!”段云阳的呼吸不知不觉中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一刻的段云阳仿佛一头受伤的孤狼一般,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孤寂苍凉的气息。

段枫看着段云阳,颤抖着说道:“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你现在……”

“我怎么不需要你来问,记住,我们已经不再是兄弟,以后你是你,我是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就算死,也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段云阳狠狠的说道。

段枫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够呆滞的看着段云阳。

“云阳,段枫他……”

“梅老,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是不会让他保护的!”段云阳直接打断了梅老的话。

梅老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不知道应该在说些什么。

皇甫哲也是如此。

话音落下,段云阳直接转身向着段家后院走去,留下满院段家人和段炎国以及卫淑敏那渐渐泛冷的尸体在院中。

段云阳即将进入后院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道:“大姑,二伯,你们两个好好料理一下大伯和大妈的后事,让他们走的风光一些!”

“同时,我不希望今天过后听到有人说大伯的坏话!”

话音落下,段云阳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走进了后院之中。

柳依依复杂的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段枫之后,也急匆匆的朝着后院内跑去,去追段云阳。

看到段云阳离开后,段梦洁走向段枫看着段枫道:“段枫,你别往心里去,云阳只是没有过去心中的那个坎,等过去那个心中的坎就好了!”

段枫满脸苦涩的看着段梦洁道:“大姑,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事情的!”

段云阳走到后院之中后,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直接软到在了地上,两行清泪直接顺着脸颊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痛心处!

紧追过来的柳依依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急匆匆的走到段云阳的身边:“云阳,你没事吧?”

看到柳依依之后,段云阳急忙擦拭了一眼脸旁之上的泪水道:“没事,没事!”

柳依依没有在说什么,虽然段云阳口中说没事,但是那内心之中恐怕已经千疮百孔,毕竟段炎国是他的大伯,如今深深的倒在了血泊之中,从此‘阴’阳两隔,虽然不是段云阳杀的他,但是和他却脱不了干系。

就像段枫明明没有杀段定康,可是却和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再加上如今段老爷子刚刚离世,段定康也死了,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这段时间内,段云阳内心之中的那份痛苦,常人恐怕无法体会吧!

“依依,你能帮我将屋里面的酒拿出来吗?”

“恩!”柳依依点了点头,直接站起身向着屋内而去。

虽然柳依依内心之中一点也不想让段云阳喝酒,毕竟他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但是柳依依心中也十分的清楚,如今让段云阳醉一场是最好的选择。

醉后,他就没有了任何烦恼,也就没有了任何的痛苦。

所以柳依依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去给他拿酒去了。

顷刻间,柳依依从拿着两瓶酒从屋内走了出来,而此刻段云阳已经席地而坐。

柳依依来到段云阳的身边后,直接将手中的酒递给了段云阳。

“谢谢!”

段云阳接过酒之后,立刻打开,犹如喝水一般,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看着段云阳这样喝酒,柳依依的心中异常难受,这完全是在自己折磨自己。

“咕咚咕咚……”

不知不觉间,段云阳已经将酒瓶中的白酒喝了一般。

“呼呼……”

一口气喝了半瓶白酒,段云阳的呼吸立刻变得有些急促,面‘色’也在这一刻泛起了红‘色’。

“依依,你说的对,权力这种东西真的很脏,很脏!”说着段云阳再次举起酒瓶就剩下的一半酒一饮而尽。

看着段云阳如此的模样,柳依依忍不住的说道:“云阳,你这是何苦呢,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段枫,你明明知道……”

“依依,你不懂,你不懂!”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

柳依依再次沉默了,她的确不懂,不懂段云阳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段枫,上一次在医院如此,之后他自己大醉了一场,如今又是如此。

或许这一次也有段炎国的原因的。

豪‘门’之中的事情太复杂了,她柳依依完全的看不明白,也‘弄’不懂。

看到柳依依沉默,段云阳再次开口说道:“依依,我想安静一下,你能……”

“我知道了,我去一旁,有什么事情你喊我!”柳依依非常识趣的说道。

段云阳没有在说什么,静静的目送柳依依走进了屋内。

看到柳依依走进屋内后,段云阳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将剩下的一瓶酒也给打开,犹如牛嚼牡丹一般,再次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喝进嘴里的不止是酒,还有一种**!

眼泪!

这一刻,段云阳一边喝着酒,一边流着泪!

再次喝了一半酒之后,段云阳的脸庞彻底的红了起来,眼眶也变得通红一片。

“爷爷,大伯死了,大伯也死了,虽然不是我杀的,但却和我脱不了关系,大妈也死了,我……”

泪水顺着段云阳的脸庞无声的滑落而下,他的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神‘色’。

“爷爷,你知道吗,我的心好痛,好痛!”段云阳伸出手戳着自己的心脏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这里好象有把刀,在反复的扎着,痛死了……”

泪水不知不觉已经挂满了段云阳的脸庞。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云阳继续说道:“爷爷,我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我真的好累,好累,我想休息……”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够休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必须咬牙坚持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必须要扛着,因为我是段家家主,因为我身上有一种叫做责任的东西!”

“可是,你知道吗,这份叫做责任的东西已经压得我快要窒息了,我……”

说着段云阳再次举起酒瓶,猛的灌了一口,或许是喝的太过着急了,使得段云阳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柳依依躲在屋内静静的看着段云阳,心中也一样犹如刀子在反复的刺着她的心脏一般,她很想走过去将段云阳抱在怀中,告诉他,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可是柳依依心中也清楚,她不能够走过去,段云阳是一个骄傲的男人,他有着自己的尊严,他绝对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看到自己的眼泪。

他不会让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那最为狼狈的一面,他要将自己最为美好的一面展现在自己心爱的‘女’人眼中!

所以,即使柳依依心中非常想要迫不及待的走过去,但是脑海中的理智却告诉她,自己绝对不能够走过去,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走过去。

他要自己发泄一番,等他发泄过后,那么一切就好了!

段云阳流着泪,柳依依同样流着泪,只是柳依依流出的眼泪,是为心爱的人而痛心所流出的眼泪。

“爷爷,您知道吗,刚刚段枫救了我一命,子弹打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我……”说着段云阳埋头痛哭了起来。

片刻之后,段云阳抬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那繁星点点的星空,慢慢的站起身:“爷爷,您在天上看到了那一幕了吗?”

“如果您看到了,您心中会怎样想呢?”

四周除了那被夜风吹过,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后,在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片刻之后,段云阳慢慢的从地上站起什么,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坚韧之‘色’:“爷爷,您放心,无论前方再苦再难,我一定会坚持住,我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