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0章 昔日的一幕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昔日的一幕

这个老人恍若一阵轻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出现在了数米之远,完全犹如幽灵犹一般,而且口中慢慢的吟出一句古诗,在空中慢慢的传入到了段枫和皇甫哲两人的耳中,

“以目为水鉴,以心作权衡,愿君似尧舜,能使天下平……”

两人立刻便听出了这句诗的出处,这是唐代岭南五才子,,邵谒的《少年行》,

看着这个老人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段枫急忙喊道:“你是不是知道我会在这里路过,你是不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你到底是谁,”

老人沒有回头,就连脚步都沒有停下,犹如轻狂不羁的世外高人一般,依然吟唱着邵谒的《少年行》慢慢远去,

片刻之后,在这柔和的霓虹灯下,只能够看到这个老人那渐行渐远的背影,

看着这个老人的背影,段枫的眉头死死的皱在了一起,这个老人到底是谁,

皇甫哲也是如此,他见过很多老人,但从來沒有见过如此神秘的老人,随意淡然,就如得道高僧一般,已经完全看透了世间的一切,

而且那浑浊的目光,还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内心一般,让你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皇甫哲,你可认识这个老人,”看着这个老人那消失已经消失的背影,段枫忍不住的问道,

皇甫哲摇摇头道:“沒有印象,我不认识这么强的老人,”

听到皇甫哲这么一说,段枫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來,

这个老人刚刚说期待第三次见面,那么也就是说这是他们第二次相见,当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第一反应就是当初他和戚烟梦所见到的那个神秘道士,可是这个老人的容貌和那个道士却根本对不上号啊,他到底是谁,第一次见面又是在那,为什么自己竟然沒有丝毫的印象呢,

这么神秘的老人,他怎么可能会沒有一点的印象呢,

可是任凭段枫想破脑袋,他都想不到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老人,只是感觉这个老人很熟悉,

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段枫也不是那种凡事就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到,也就沒有再想下去,毕竟这个老人说期待第三次见面,那么也就是说,段枫和他还有在见面的机会,

或许等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什么就都知道了,

“他或许是我们老一辈的人物,等我回京城的时候问问吧,总有人会知道他是谁的,”皇甫哲轻声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旁桌子上的酒菜道:“我们继续喝点,”

“好,”皇甫哲沒有拒绝,直接答应了下來,

于是两人又坐在这里喝了起來……

清晨,明媚的阳光穿越云彩的阻拦,贯穿整个东西方天际,那明媚而又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华夏的各个角落,驱除了黑暗之中所留下的糜烂气息,

虽然天气很晴朗,阳光也很温暖,但是对于江南市的不少人來说,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暖意,甚至心中充斥着一道寒流,

段炎国的死,段家并沒有任何的隐瞒,直接向外通报了出去,只是并沒有说段炎国背叛了段家,而是对外宣称,段炎国找到段云阳之后,遇到了杀手,段炎国在力保段云阳之下,不敌对方,被杀了,

但是事实真相只有段家的人和段炎国合作的人知道段炎国究竟是怎么死的,对方沒有露面,段家自己不会说出实情,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能够遮掩下去,自然遮掩下去比较好了,

所以,一时间,段炎国直接成为了段家的功臣,

恐怕段炎国也沒有想到,他死后,不仅沒有人戳脊梁骨,反而成了段家的功臣,

从某种意义上來说,段炎国确实能够算的上是段家功臣,自从昨天的事情之后,段云阳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上的那股锋芒完全内敛了起來,犹如一把被放在剑鞘之中的利剑一般,一旦出鞘必定寒芒四射,

段家的人也知道此时的段云阳,已经不是当初的段云阳,不再是那个任人宰割,对谁都笑脸相迎的段云阳了,

他在开始改变,让自己努力的成为一个合格的家主,

当然这或许也是伪装,给自己戴上了一个面具,

不管怎么说,段云阳反正是变了,

不仅是江南市不少人的心中充斥着一道寒意,河洛市也是如此,

河洛市一家殡仪馆之中,冷悠然安静的躺在水晶棺之中,犹如通话故事之中沉睡的睡美人一般,等待着她的王子亲吻她的额头……

水晶棺旁边站着戚烟梦、林忆如、纪含香以及从江淮回來的屈玲珑和荣铭哲,

屈玲珑和荣铭哲看着躺在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心中百感交集,他们走的时候冷悠然还在,可是等在回來的时候却已经是阴阳两隔,

戚烟梦等人看着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脸上带着浓浓的悲伤之意,这股悲伤之意充斥着四周,

忽然,纪含香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梦梦,你想好沒有怎么样告诉段枫,”

戚烟梦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嘴角立刻泛起了一丝的苦涩,怎么告诉段枫,她也不知道,

看到戚烟梦沉默,纪含香再次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你不知道怎么说的话,我來告诉他,”

“不,不要,”戚烟梦急忙开口说道:“含香,要不在等等吧,不知道江南市那边是什么情况,如果那边还有事情的话,我们告诉段枫……”

戚烟梦沒有在说下去,但是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梦梦,你可以先问问他啊,看看情况再说,如果我们一直这样拖着,难不成一直让悠然在这水晶棺之中躺着吗,”

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吧,我问问他,”

说着戚烟梦就拿出了手机,右手有些颤抖的拨通了段枫的电话,

在拨通段枫的电话这一刻,戚烟梦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开始加速了起來,呼吸也慢慢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众人立刻感受到了戚烟梦的变化,心中忍不住的叹息一声,

她们心中清楚,戚烟梦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只是顷刻间,电话就被段枫给接通,还沒有等戚烟梦开口,段枫的声音就已经传到了戚烟梦的耳中,

“梦梦,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沒,沒什么,我只是看一下你现在怎么样,”戚烟梦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它出现颤音:“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

“恩,昨天晚上解决的,”段枫沒有任何的隐瞒,直接说道:“是大伯做的,是他和别人勾结在一起,想要杀云阳,不过现在他已经死了,”

说着段枫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段炎国半生算计,半生操劳,以为自己会笑到最后,但是最终却落得了一个如此的下场,

而这一切都是所谓的权力在作怪,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脸色立刻变得不自然了起來,段炎国竟然死了,

虽然江南市的事情解决了,但是此刻戚烟梦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告诉段枫关于冷悠然的事情了,

身在江南市的段枫,在戚烟梦沉默下來的时候,立刻就感觉不对劲,忍不住的问道:“梦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沒,沒什么事情,只是我在想,我还用不用去一趟江南市,毕竟……”

段枫苦笑了一声:“不用了,我也沒有参加,”

“你沒参加,”戚烟梦一愣,

“恩,”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云阳不想看到我,所以我就沒去,”

听到段枫这么说,戚烟梦再次沉默了起來,

“梦梦,我怎么感觉你有些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段枫内心之中依然有股不好的预感,而且随着戚烟梦的沉默,这股不好的预感,愈加浓厚了起來,

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我说了,你不要激动,”

片刻的思考,戚烟梦决定还是告诉段枫,

“恩,”

“悠然死了,”戚烟梦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这句话后,声音明显不原先要高了数倍,

“悠然死了,就在你走后当天晚上她就沒有挺过去,”戚烟梦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了起來,

再次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完全的石化在了哪里,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冷悠然倒在自己怀中的一幕,忍不住的浮现出了冷悠然那副我见心生犹怜的容颜,忍不住的响起了冷悠然当时的话,

“段少,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我冷悠然能够这样被你抱在怀中,什么时候能够被你疼爱一番……”

“可是我知道我不配,我身上太脏,我不配……”

“段枫,你能够说句喜欢我吗……”

“段少,如果有來生,你会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吗,”

“如果有來生,你早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给你当情人好吗……”

(ps:六一了,各位兄弟姐妹,六一快乐哈,好好感受一下童年的时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