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44章 结仇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结仇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段枫眉头立刻皱了起來,脸上闪过一道不悦之色,慢慢的扭头看向了门口。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长相迷人的女人挽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來。

这个男人留着一头精炼的短发,走路的时候抬头挺胸,脑袋高高扬起,可谓是典型的嚣张,典型的纨绔子弟。

女人挽着这个男人的手臂,慢慢的朝着这辆莲花轿跑走了过來。

“亲爱的,我昨天就是和你说的这辆车,而且你已经答应了我,一定要帮我买下啊。”女人搂着这个男人的手臂撒娇道:“你可不能让别人买走了。”

男人在听到这个女人的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笑意,搂着这个女人腰间的右手微微下滑,在这个女人那翘臀之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放心吧,这辆车今天是你的了。”

顷刻间,这一男一女就來到了这辆莲花轿跑旁边。

当这个男人在看到陈小雅那张绝美的脸庞和玲珑的曲线,以及感受到陈小雅那充满江南水乡女人特有的温柔娴淑气质之后,那双眸子之中离开闪过一道贪婪的占有欲。

目光有些贪婪的在陈小雅的身上來回扫视,仿佛要用目光将陈小雅给强·奸了一般。

段枫立刻擦觉到了这个男人那眸子之中的邪念,心头忍不住的升起一股怒火。

陈小雅也感受到了这个男人你眼神之中的欲望,这使得她的眉头微微紧蹙了起來,脸上出现了一道不悦之色。

段枫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看着菲菲说道:“美女,试车。”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个刚走进來的女人立刻说道:“这辆车我要了,你不用试了。”

段枫完全无视了这个女人的话,再次对着菲菲说道:“试车。”

看到段枫无视自己,这个女人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试了,你能够买的起吗。”

“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段枫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而且我买不起,你就能够买的起吗。”

而这个时候,菲菲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以前从來沒有遇到过。

并且今天,这家店的经理,因为有些事情在來之后又离开了,而且副经理因为孩子生病请假了,不然也不会出现所有销售小姐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聊天无视客户的现象。

如今段枫和这个女人起争执,所有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最为难的莫过于菲菲了,是她來当段枫的导购的,如今段枫和陈小雅看上了这辆莲花轿跑,可是谁知半路又杀出一个程咬金,而且张口就说这辆车她要了。

“我当然买的起。”女人一脸高傲的看着段枫说道:“你知道这辆车多少钱吗。四百八十万,就你这穷酸模样,一辈子恐怕都买不起这辆车吧。”

显然在这之前,这个女人就已经做好了调查,连价钱都了如指掌。

无论是段枫还是陈小雅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都沒有任何的变化。

要知道莲花轿跑可是是世界著名的跑车与赛车生产商,其价钱肯定非常昂贵。

这四百多万,对于普通人來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对于段枫來说完全是小菜一碟,对于陈小雅來说同样如此。

要知道段枫现在可是龙腾集团的总裁,可谓是财大气粗,而陈小雅呢。每年七杀的人都会往她卡里面打一笔钱,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那张卡里面的钱至少有数亿,再加上她那隐藏的势力之中会沒有钱吗。

所以无论是段枫还是陈小雅两人都不缺钱。

看到段枫和陈小雅沉默,女人再次开口说道:“现在知道价钱了,买不起就走人,别在这里碍眼。”

说着女人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直接昂首挺胸,脸上的鄙夷之色沒有丝毫的掩饰。

段枫沒有理会这个女人,而是看向了陈小雅淡淡的说道:“我陪你试车。”

说着段枫就直接打开了车门,作势就要坐上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这个女人立刻扯着身旁的男人,撒娇道:“亲爱的,你怎么不说话啊。”

不是这个男人不说话,而是他之前被陈小雅给迷住了,心中痒痒的,随后又感觉段枫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來了,所以才一直沒有开口。

如今听到自己女伴的话后,男人从思考中被拉回了现实,对着身旁的女人轻轻一笑:“宝贝,放心,我不会让他试车的,这辆车属于你的。”

话音落下,这个男人直接伸出手就要朝着段枫的肩膀上抓去。

“啪。”

一声脆响,这个男人的手直接搭在了段枫的肩膀上。

这使得段枫的眉头立刻皱成了一个川字。

慢慢的转过身看了一眼这个男人:“松开。”

声音之中充满了不悦之色。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个男人并沒有松开手,反而脸上露出了一道玩味的笑意:“这辆车我要了,你不用试了。”

“我说我不要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小雅看着段枫说道:“段枫,算了吧。我们在看看其他车吧。”

陈小雅骨子里面并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女人,她凡事都喜欢忍让,当然千万不要牵扯到段枫,不然陈小雅就会像是变一个人似的。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这个女人的脸上顿时露出鄙夷嘲讽的笑意:“买不起,就买不起,说什么看其他车,我看你们还是赶快滚吧,别再这里丢人现眼。”

段枫沒有理会这个女人,而是对着陈小雅轻声笑道:“小雅,你还是沒变,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今天这辆车,我要定了,我只要不说不要,今天他就买不走,就沒有人敢卖他。”

段枫声音之中充满了狂妄。

陈小雅可以忍让,但是段枫不会,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毕竟男人都爱在女人面前逞强,段枫也不例外,更何况陈小雅还是他的初恋,还是他内心深处最放不下的女人,感觉最为亏欠的女人呢。

所以段枫不会让,他一定要将这辆莲花车给买走。

男人听到段枫的话后,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笑的很是嚣张,笑的很是鄙夷:“小子,你很嚣张。”

“在我沒有动怒之前,松开我,然后滚,不然我会让你从这里爬着出去。”段枫那双眸子慢慢的眯在了一起。

熟悉段枫的人都会知道,在段枫双眸眯起來,或者嘴角勾勒出冰冷笑意的时候,就是他动怒的前兆。

男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仿佛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一般,立刻疯狂的笑了起來:“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样和我说话。”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极度的不屑之色,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所有人的纨绔子弟也他妈一个尿性。

“我在警告你一次,松开我,滚,不然你会爬着从这里出去。”

“我也告诉你,现在给我滚,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段枫沒有说话,而是右手向上一勾,五指化爪,直接抓在了这个男人的手腕之上,随即右手陡然发力。

“啊。”

一道痛苦的声音立刻在在安静的大厅之中响起,男人的脸色一时间痛苦到了极点,额头之上也瞬间出现了丝丝的冷汗。

他想要从段枫的手中挣脱,可是段枫的手指犹如铁钳一般,将他给卡得死死的,无论他怎么挣脱都沒有任何的用处。

“小杂种,我告诉你,我是穆成武,我堂哥是羊城四公子之首的穆剑武,你这样对我,他饶不了你。”穆成武一脸痛苦的说道。

段枫在听到穆剑武三个字之后,眉头立刻紧紧的皱在了起來。

对于穆剑武这个人,段枫也听说过一些,这个人非常亦正亦邪,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而且他还喜欢别人称呼他玩玩或者玩爷。

无论做什么事情,穆剑武都是玩一下,包括女人。

仿佛世间沒有任何事情能够被他看在眼中一样,他从始至终都是抱着玩的态度,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穆剑武。”段枫冷笑一声:“就算穆剑武在我面前,也不敢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

话音落下,段枫右手再次发力。

“咔嚓。”

只听一声骨骼的断裂声立刻在四周响起,显得异常刺耳。

“啊。”

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立刻从穆成武的口中发出。

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谁也沒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一幕,尤其是和穆成武一起过來的那个女人,脸上更是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意。

对于穆成武的身份,她心中可是一清二楚,这绝对是一个大少,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够让无说人仰视的大少,如今却被人给拧断了手腕,她怎么可能不震惊呢。

“小杂种,我堂哥一定会杀了你的,一定会杀了你的。”穆成武捂着手腕,一脸恶毒的看着段枫说道。

“今天看在穆剑武的面子上,我留你一条狗命,滚回你的羊城,再让我看到你,我断你四肢。”段枫一脸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