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55章 霸气皇甫哲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霸气皇甫哲

布兰妮和温家勾结在一起的消息,段枫能够知道,皇甫哲自然也同样能够知道。

只不过皇甫哲不是段枫,沒有那么多琐事,所以他直接來了东海。

中午的时候,太阳高挂在半空之中,温暖的阳光倾洒在东海市大街小巷,仿佛给这座繁华而又美丽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外套一般。

东海市一家著名茶馆的包厢里。

皇甫哲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一杯刚刚煮好的君山银针,轻轻的喝了一口之后,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侧目望向了那繁华而又喧闹的街道,一脸的沉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嘎吱。”

忽然间,木质的包厢门被人推开,一名身穿白色长袍,带着白色面纱的女人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來。

她的头发一片雪白,露出的皮肤犹如上等的绫罗绸缎一般,显得十分光滑,那双眸子犹如蓝宝石一般。

她不是别人,正是教廷的圣女,,布兰妮。

皇甫哲在來东海之前就已经让人约了布兰妮,而他在茶馆的包厢之中,就是在等布兰妮的到來。

听到开门声,在看到布兰妮之后,皇甫哲依旧非常淡定的坐在哪里,脸上和之前一样平静无波。

“坐。”皇甫哲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轻声说道。

布兰妮点了点头,直接坐在了皇甫哲的对面。

刚刚坐下之后,布兰妮立刻开口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耳畔响起布兰妮那动听优美的声音后,皇甫哲轻轻一笑,有些玩味的说道:“难道堂堂教廷圣女会想不到我找你有什么事情吗,”

布兰妮轻轻摇头:“我还真不知道,你们华夏人的花花肠子太多了,我怎么能够想的到呢,”

“是吗,”皇甫哲的嘴角微微上扬,绽放出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意:“如果我们华夏人花花肠子太多,那么你呢,”

“你的花花肠子好像也不少吧,不然怎么可能能够当的上教廷的圣女,受万人敬仰和膜拜呢,”

耳畔响起皇甫哲的声音,面纱下,布兰妮的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了起來。

“布兰妮,我找你做什么,你心知肚明。”皇甫哲的声音陡然一变,脸上的笑意也立刻消失不见,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宛如利刃一般,直接射向了布兰妮。

对于皇甫哲的变化,布兰妮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但是她依然沒有任何的变化,就连那犹如蓝宝石一般的眸子依然是平淡如水,沒有丝毫的波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看來你是真的打算揣着明白装糊涂了。”皇甫哲死死的盯着布兰妮道:“不过沒关系,我可以给你提示。”

布兰妮沒有说话,就这样看着静静的看着皇甫哲。

“你能够告诉我,你这个时候來东海干什么吗,”皇甫哲淡淡的说道:“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來东海只是为了传教这么简单。”

“东海热闹,所以我來了。”布兰妮沒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和温家是什么意思呢,”

“你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來东海是为了传教,而温家对我特别尊敬,并且我发现温家很有潜力成为我教廷最为忠实的教徒,所以我和他们走的近,有什么问題吗,”布兰妮平静的说道。

皇甫哲在听到布兰妮的话后,立刻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布兰妮,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吗,”

“我可不敢。”布兰妮不咸不淡的说道:“堂堂华夏狼牙,谁敢拿你当三岁的小孩呢,”

皇甫哲的脸色立刻冷到了极点,眸子之中的寒意也变得更加旺盛了起來:“布兰妮,我不问你來东海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想着搞些什么阴谋诡计,不然……”

“不然,怎么样,杀我吗,”布兰妮打断皇甫哲的话,轻声道:“你敢杀吗,”

“我可是教廷圣女,杀了我,你知道后果的。”

皇甫哲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怒火。

虽然皇甫哲不想承认布兰妮的话,但是他却又不得不承认,布兰妮说的沒有错,杀了她,所造成的后果绝对会非常恐怖。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叶菩提在告诉段枫,布兰妮和温家扯上关系,段枫让叶菩提不要乱动的原因。

布兰妮虽然是圣女,但是教廷的教徒遍布全球,其影响力十分巨大,如果杀了布兰妮,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看着皇甫哲那一脸怒意的模样,布兰妮那面纱下的俏脸顿时露出了一道笑意,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早就应该來华夏,來对付段枫。

这里虽然规则众多,但是她那特殊的身份,就是一张保命符,谁也不能杀她。

皇甫哲沉默了起來,脑海中不停的转动着,突然皇甫哲的眼前一亮,嘴角也慢慢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

看到皇甫哲的神情后,布兰妮的心头猛然一跳,心中立刻浮现出了一道不好的预感。

“你说的沒错,我是不能杀你,也不敢杀你。”皇甫哲望着布兰妮轻声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我可以折磨你。”皇甫哲的声音陡然一变:“你是圣女不假,但是在华夏,我能够让你从神坛之上跌到地狱之中,你信吗,”

布兰妮那面纱下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了起來:“你什么意思,”

“布兰妮,圣女这层身份是你最大的保护伞,但你若是失去这个身份呢,”

布兰妮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立刻冷笑一声:“难不成你以为你能够左右我们教廷的事情吗,”

“不,不……”皇甫哲摆手道:“我从來沒有想过左右你们教廷的事情,只是想要让你失去这层身份就非要通过教廷吗,”

说着,皇甫哲那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我可是听说凡是教廷的圣女,都必须要守身如玉,都要是处·女。”

“你想要说什么,”布兰妮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慌乱之色。

“如果你不再是处·女,你以为你还能够当圣女吗,”皇甫哲的声音彻底的冷了下來。

“狼牙,你……”

“布兰妮,我最后在劝你最后一句,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老子会抓了你,然后找人奸·污了你,我想单凭教廷圣女这一身份,就足够无数男人为之砰砰心动吧,”皇甫哲的脸色慢慢变得邪恶了起來:“如果我在拍成一部史诗巨的爱情动作片,送给你们教皇欣赏一下,你说会如何呢,”

布兰妮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之中,如果皇甫哲真的这么做的话,那么她这圣女的身份将会立刻被别人取代,就像皇甫哲所说的那样,从神坛之中跌到地狱。

“或者是,我发布到互联网上,你说你会不会一下子风靡全球呢,”

“狼牙,你好卑鄙。”布兰妮冷声喝道。

“卑鄙,”皇甫哲冷笑一声:“人不同,手段自然也不同。”

“所以,布兰妮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想着在东海给我翻什么浪花,不然你真的会死的很难看,很难看。”皇甫哲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道:“想必,我的身份你也知道,只要我不杀你,做出这事情,我最多被上面骂一顿,在不济,也就是将我赶出狼牙之中。”

“而你可就不同了,你可是要失去你现在的一切,直接跌入谷底,永无翻身之日,所以你可千万要考虑清楚,不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面纱下,布兰妮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一刻她感觉,皇甫哲和段枫一样,都是一丘之貉,都是不要脸的东西。

“狼牙,我想和你谈谈……”

“我沒什么和你好谈得。”皇甫哲直接拒绝道:“布兰妮,在警告你一句,不要想着利用你那特殊的身份來左右东海体制内的任何决定,不然我也会这样做。”

“狼牙,你……”

“布兰妮,老子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警告你。”皇甫哲直接打断布兰妮的话:“你那身份是特殊,是免死金牌,但是你要给老子记住,这里是华夏,是我的地盘,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也要给我卧着。”

“胆敢不听话,老子绝对找人轮了你,不信我们试试。”

话音落下,皇甫哲的身上立刻流露出了一道浓烈杀意。

察觉到皇甫哲眸子里流露出的杀机,布兰妮一时间完全怔住了。

“布兰妮,给老子记住,这里是华夏,华夏你懂吗,”皇甫哲冷冷的注视着布兰妮:“谁也不能践踏华夏,谁践踏都要付出代价。”

这一刻,布兰妮心中的那份优越感顿时荡然无存,整个人微微有些呆滞的看着布兰妮。

“给老子滚。”皇甫哲对着冷喝道。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布兰妮慢慢的回过神來,在看向皇甫哲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意。

“怎么,你想要动手,”皇甫哲不屑的说道:“别怪我沒提醒你,如果你敢对我动手,我就敢现在将你身上的衣服给扒掉,让你光着身子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