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57章 输了端洗脚水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输了端洗脚水

听到张舒婷那带有浓重威胁性的声音,以及看到张舒婷那冰冷的神情,段枫只好再次坐下,

看到段枫坐下之后,张舒婷那有些冰冷的眼神立刻落在了段枫的身上,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屈玲珑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段枫,

一时间,段枫可谓是如坐针毯一般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气氛也随之变得诡异了起來,

片刻之后,张舒婷看着段枫说道:“段枫,说,是不是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什么这样认为的,”段枫打着哈哈,一脸茫然的问道,

“就是谁娶我就倒了八辈子霉,”张舒婷咬着牙重重的说道,

听到张舒婷将这句话给说出來后,段枫知道自己想要装聋作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好看着张舒婷有些忐忑的问道:“真的要说吗,”

“真的,”

“要听实话吗,”

“你在敢给我废话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会将你的蛋黄给捏爆,”张舒婷狠狠的说道,而且眼神也慢慢朝着段枫的裤裆之处看去,

顷刻间,段枫感觉二哥身旁有一阵阴风吹过,凉飕飕的,而且二哥好像还打了一个冷颤,这使得段枫忍不住的夹紧了双腿,

段枫轻轻蠕动了一下喉结,然后开口说道:“其实吧,舒婷,你这句话根本不用问,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任何男人都会想娶进家门,而且你还当过警察,又是警花,只要男人一想到警花两个字恐怕都会砰砰心动……”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张舒婷脸上那冰冷之意慢慢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笑意,

而且还时不时的看向屈玲珑,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屈玲珑突然开口补充道:“人是不错,就是那脾气,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对吧,段枫,”

“屈玲珑,你到底想怎么样,老娘哪里得罪你了,你是不是故意來找茬的,”张舒婷终于无法忍受了,立刻冷喝说道,

屈玲珑白了一眼张舒婷淡淡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现在的男人可都是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喜欢那种会撒娇的女人,要知道撒娇女人最好命,”屈玲珑轻声说道:“这些压根就不和你沾边吧,”

“你……”

“还有啊,男人一般都不太喜欢强势的女人……”

屈玲珑每说一句,张舒婷的脸色就随之阴沉一分,

段枫看着张舒婷和屈玲珑两人斗起來之后,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沒自己什么事情了,你们两个人斗吧,爱怎么斗怎么斗,

而就在这个时候,侍者将菜和红酒全部都送上來了,段枫则是毫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美滋滋的喝了起來,

至于张舒婷和屈玲珑两人则是不停的争吵,就差动手了,

很显然,张舒婷根本不是屈玲珑的对手,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张舒婷就被屈玲珑给气的面红耳赤,就连说话也时不时的会停顿一下,

而屈玲珑则是完全的游刃有余,脸上那迷人的笑意,从來就沒有间断过,

对此,段枫并沒有任何的意外,就连戚烟梦斗嘴都不一定是屈玲珑的对手,更何况是张舒婷了,

所以,出现这样的画面,完全在情理之中,

“那个,你们两个要不要喝杯酒,润润喉,然后继续,”段枫忍不住的插嘴道,

听到段枫的话,屈玲珑立刻看向了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诱惑人心的笑意:“还是你知道心疼人家,知道人家说了那么多话,早已经口干了,”

说着,屈玲珑端起段枫倒好的红酒,轻轻摇晃了一下,然后泯了一口,

屈玲珑是有心情喝口红酒润喉,但是张舒婷却沒有,一脸怒意的看着屈玲珑:“那我也比你好,你都是二手货了,老娘还是原装呢,”

“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二手货最抢手吗,”屈玲珑丝毫不以为耻的说道:“你看段枫,他不就是二手货吗,看看多少女人都喜欢他,宁若柳你也认识吧,这么美的,这么温柔的一个女人都喜欢他……”

段枫的额头之上忍不住的冒出了一道黑线,怎么什么都能够扯到我身上啊,

“你倒是想要当二手货,可是也要有人要啊,”

“屈玲珑,你……”张舒婷的粉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气的浑身上下瑟瑟发抖,

“段枫,你说我说的对吗,”说着屈玲珑对着段枫眨了一眼眼睛,然后伸出那诱人的丁香舌在唇边轻轻舔了一下,十足的诱惑,

如果是在平常,段枫在看到屈玲珑这个样子,绝对会砰砰心动,心中升起一道欲望,但是此刻他一点这样的想法都沒有,他只想逃离这里,这两个女人的战火已经彻底燃烧了起來,稍微跑得慢一点,很有可能就会粉身碎骨,

所以,段枫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站起身道:“我去趟卫生间,”

话音落下,段枫犹如一阵风一般,嗖的一下消失在了屈玲珑和张舒婷两人的身边,

看到段枫离去,屈玲珑的嘴角慢慢微微上扬,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随后又看向了张舒婷,

两道目光在空中相遇,一股强大的电流相撞,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了起來,

“屈玲珑,你今天什么意思,來砸场子的是吗,”

“对,我就是來砸场子的怎么了,”屈玲珑直接承认道:“胆敢勾搭老娘的男人,当老娘好欺负是吗,”

段枫这一走,两个女人立刻露出了那本來的面目,

屈玲珑不是傻子,她一眼就能够看出來,张舒婷喜欢段枫,而她同样也喜欢段枫,但是女人是自私的,

沒有女人愿意将自己喜欢的男人分享给更多的女人,而且段枫已经结婚了,戚烟梦是正房,这点是不可改变,林忆如也已经稳居小三的位置,已经成为不可撼动的事实,

而且还有一个沒有排上名号的宁若柳,如今又出现了一个张舒婷,天知道后面要还有谁,

所以屈玲珑必须要先抢占先机,占住一个位置,而要占住一个位置,就要和其他女人厮杀,生还者上岗,战死者埋尸,

毕竟幸福只有这么多,多一个女人來分,自己的那份就少一点,情场如战场,容不得半点怜悯,毕竟林忆如已经是小三,那么下一个必定是小四,

如果让其他女人给抢走了这个位置,那么只有五六七了,以后若是张舒婷真和段枫在一起,而且地位比屈玲珑还要超然,屈玲珑还不得吐血啊,

所以,她必须干掉张舒婷,就算干不掉,也要让张舒婷知道,你丫的只能排在我后面,想要排在我前面,根本不可能,

女人的心理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无法撼动的人,就不和她们争,努力处好关系,对于那些还沒有上位的人,全杀,

这就是屈玲珑,

“戚烟梦都沒有说什么,你凭什么來给老娘捣乱,”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你,”屈玲珑死死的盯着张舒婷说道:“你这脾气,段枫是不可能喜欢你的,所以你死心吧,别再做无谓的争斗了,”

张舒婷冷哼一声:“他不喜欢我,难道就会喜欢你吗,”

“你说呢,”屈玲珑说着脸上露出了一道妩媚之意:“我是女人,我了解男人想要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而你……”

说着屈玲珑鄙夷的看了一眼张舒婷继续说道:“而你,知道男人想要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

顿时,张舒婷那俏脸立刻涨得通红,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

看到张舒婷的脸色之后,屈玲珑的嘴角立刻弥漫出了一道笑意:“所以,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从哪來回哪去吧,别在这跟着瞎忙活了,”

“想要让我回去,你沒睡醒吧,”张舒婷丝毫不服输的说道:“他一定会成为我的人,”

屈玲珑沒有立刻开口,而是端起面前的红酒,轻轻的摇晃了一下,看着这猩红犹如鲜血一般的红酒说道:“还挺自信,不过就算你成为他的女人,也是在我之下,”

“你……”

“怎么,不信,不信我们试试,”屈玲珑一脸媚笑,而又自信的说道,

看到屈玲珑那脸上的笑意,张舒婷心中突然沒有了底气,但是为了面子,张舒婷咬着牙说道:“试试就试试,谁怕谁,”

“有骨气,不愧是张家的种,”屈玲珑对着张舒婷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加点彩头,”

“什么彩头,”

“谁输了,以后就给谁端一辈子洗脚水,”屈玲珑一脸玩味的看着张舒婷说道,

“好,就这样,谁输了以后谁给谁端洗脚水,”张舒婷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答应了下來,

听到张舒婷答应下來,屈玲珑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看到屈玲珑脸上的笑意,张舒婷心中猛然一紧,一道不好的预感立刻浮现在心头,

“刚刚我们说的话,我已经录音了,你要是敢反悔,我就将这份录音让所有人都听听,”说着屈玲珑慢慢的将放在桌子下的右手那了出來,只见一款白色的手机在屈玲珑的右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