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64章 密谋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密谋

明媚的阳光下,段枫开着车从东海郊区的高速路口而下,他的眼神犹如黑洞一般,深不可见底,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从高速路口而下,段枫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來,沒有任何迟疑将手机从身上拿出來,习惯性地看了一眼來电显示后,就接通了电话:“喂。”

“段枫,你來到东海是之中去流沙会所九五阁找我,我在哪里等你。”

“我马上到。”

话音落下,段枫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猛的一踩油门,轿车犹如一道利箭一般,直接蹿出了数米之远。

大约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段枫开车來到了流沙会所门口。

流沙会所是一家高档的私人会所,凡是进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而且流沙会所对客户的身份进行严格保密,隐私也是一样,可以说只要你进入这里,无需担心你的一切会被泄露出去,只要进去你在这里所作的一切,只有你自己知道。

段枫刚刚踏进会所,便有一名身穿红色旗袍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的少妇迎了上來,脸上带着一丝职业化的微笑对着段枫恭敬的说道:“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带我去九五阁。”段枫淡淡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个少妇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浓浓的震惊之色。

九五阁,顾名思义是以帝王九五至尊所取得名字,并且九五阁还是流沙会所最为高档的一间包厢,沒有之一。

而且九五阁很少对外人开放,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有资格进入九五阁,如今段枫说去九五阁,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不震惊呢。

短暂的震惊过后,这个少妇在看向段枫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异样的神色:“敢问先生,您贵姓。”

“我姓段。”

“原來是段少,叶少已经交代过了,请跟我來。”说着少妇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扭着水蛇腰,晃着滚圆的臀部,在前面领路。

段枫随着这个少妇一直往里走。

穿过大厅后的一道回廊,才发现这里面竟别有洞天,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花园之中百花齐放,仿佛是在争艳一般,而在花园后面是一套颇古香古色的老宅子,宅子四面围成一个正方形。

而在这房间外面则是挂着不少的油画,并且地面之上也被铺上了一层红色地毯。

看到面前的这一幕之后,段枫心中忍不住对设计这个俱乐部的人暗暗赞赏了一句,这可是典型的中西合璧啊,而且还是那么的完美。

但是这个少妇并沒有就此停下來,带着段枫走进了老宅子的正厅,然后开始上楼,不停的走廊中走來走去。

可谓是山路十八弯,犹如迷宫一样。

不过好在段枫有远超常人的方向感,才使得沒有在这个犹如迷宫一样的地方被转晕。

当來到一间房门口后,这个少妇突然停了下來,扭头对着段枫说道:“段少,叶少在里面等您,您自己进去吧。”

“谢谢。”

段枫点了点头,直接伸出手推开了房门。

“嘎吱。”

房门应声而开,段枫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走了进去。

此刻房间中,叶菩提坐在一旁,一脸深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听到房门声后,叶菩提立刻抬头看向了门口,当看到段枫的身影之后,叶菩提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笑意。

“來了。”

“恩。”

段枫沒有任何的客气,直接坐在了叶菩提的对面。

当段枫坐下后,叶菩提给段枫倒了一杯茶,推到了段枫的面前后,再次开口说道:“段枫,东海现在不平静,这里好像将会成为一个战场,一个决定成败的战场。”

“我知道。”段枫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之后,继续说道:“外來有不少的势力都涌进了东海,他们的目标全部都是我,或者说是这个东西。”

说着段枫从身上取出赤血玉放在了桌子上面。

叶菩提在看到赤血玉之后,那眸子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哀伤的情绪,但是随即这道哀伤之意就被掩饰了下去。

“不错,他们最为主要的目的,是这个东西。”说着叶菩提将赤血玉拿到了自己的手中,轻轻的抚摸了起來,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复杂。

“菩提,你说他们抢这个东西到底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叶菩提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一道苦涩之意:“我和你知道的一样多,或许这东西真正的作用,就连那些要抢得人也不知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个宝贝。”

段枫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然后将香烟扔给了叶菩提:“如果不是宝贝的话,就沒人抢夺了。”

“你难道沒有查过吗。”

“查过。”段枫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可是什么也沒有查出來。”

叶菩提也随即叹息了一声,慢慢的将赤血玉又还给了段枫。

段枫接过赤血玉之后,并沒有收起來,而是拿在手中把玩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叶菩提再次开口说道:“段枫,你这次來打算怎么做。”

“皇甫哲來了吗。”段枫抬头看着叶菩提问道。

“來了。”叶菩提点了点头:“听说昨天就來了,而且还约了布兰妮,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听到叶菩提这样一说,段枫的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那就好,只要皇甫哲在,布兰妮就不敢太放肆,皇甫哲绝对不会允许她放肆。”

别人或许不了解皇甫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段枫心中却很清楚。

这家伙绝对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只要你敢触及他的底线,他就会做出疯狂的举动。

可以说,皇甫哲那骨子里面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皇甫哲昨天见过布兰妮之后,直到现在布兰妮都沒有出现过,温浩瀚去找她,也被拒之门外了。”

段枫将手中的烟头给掐灭后道:“看來皇甫哲是威胁了布兰妮一番,不过皇甫哲不了解布兰妮这个女人,她不是不见温老三,而是肯定在打其他的主意。”

“这几天你帮我留意一下温老三,看看他有沒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如果有的话及时通知我。”

“我知道。”

“对了,温珂琳还在东海吧。”

“在,我一直让人秘密监视着她呢,她跑不了。”

耳旁响起叶菩提的话,段枫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

“你是不是又打算利用温珂琳做点什么呢。”

段枫沒有直接开口,而是端起面前的茶杯再次喝了一口茶道:“菩提,有时候女人能够发挥到你意想不到的作用,尤其是对手身边的女人。”

说着段枫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继续开口道:“温老三的女儿,温依琳也在吧。”

“恩,也在东海。”叶菩提虽然疑惑段枫为什么问这两个女人,但是却并沒有多问。

“那就成了。”段枫打了一个响指:“只要这两个女人在,温老三就离死沒有多远了。”

说着段枫的眼神再次落在了叶菩提的身上:“菩提,你让人告诉温珂琳,就说我來了,让她今天晚上滚过來。”

“恩。”

“然后你去见温依琳,就说她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她,不过她要帮我看看温家到底还有沒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段枫嘴角之上的残忍之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段枫曾经说过,要让温浩瀚在恐惧中慢慢死亡,他就一定要让温浩瀚在恐惧中慢慢死亡,他会让温浩瀚体会到什么叫做众叛亲离的滋味。

让他死也不能够瞑目。

“温依琳会帮我们吗。”叶菩提有些担忧的问道。

毕竟在叶菩提的认知中,温依琳是温浩瀚的女儿,想要让她帮助他们监视温浩瀚的一举一动可能吗。

“会。”段枫非常肯定的说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总之你按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我保证你可以看上一出非常精彩的大戏。”

“好,我知道了。”叶菩提直接答应道:“我会办好的。”

话音刚刚落下,叶菩提就再次说道:“段枫,你怎么打算对付布兰妮呢。”

“布兰妮。”段枫的沒有慢慢的皱在了一起,一脸思考的神情。

片刻之后,段枫说道:“等我见过皇甫哲之后,再说怎么对付布兰妮吧。”

“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想办法将温浩瀚的那个私生子给抓起來。”段枫重重的说道:“既然我來了,我就要先送给温老三一份大礼,让他心跳一会,让他难受一会。”

“我会让人把他儿子的双腿先送给他。”叶菩提的脸上立刻闪过一道杀意。

段枫沒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喝起了茶。

随后,段枫和叶菩提又密谋了一阵,才算结束。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叶菩提和段枫那双眸子之中都闪烁着疯狂的杀意,显然两人在这段时间将所有的事情都商量好了,将所有能发挥出最大作用棋子也完善的利用了起來。

一股血腥的味道,开始在东海的上空中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