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69章 布兰妮,你够了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布兰妮,你够了

昨晚的段枫可以说兴奋了一夜,他的兄弟要来了,他们又能够在一起浴血厮杀,又能够重温那股铁血般的兄弟情,他怎么可能会不兴奋呢?

段枫是兴奋了一夜,但是温浩瀚却是彻夜未眠,他烦躁了一个晚上,郁闷了一个晚上!

对于温浩瀚来说,段枫这两个字就犹如一座巍峨的大山一般,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虽然他现在和布兰妮走的很近,而且布兰妮还承诺保他的命,但是温浩瀚内心之中并不相信布兰妮真的会如此。

书房之中,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灰,整个书房里烟雾朦胧,充满了刺鼻的烟草味。

温浩瀚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吸着烟,眼窝微微下陷,眼圈里布满了血丝,表情极为阴沉。

与此同时,一辆银白色的奔驰车驶进了温家,停在了停车场内。

车门打开,一袭运动休闲装的温依琳从车上走了下来。

“小姐!”温家的守卫保镖在看到温依琳之后,立刻恭敬的对着温依琳打招呼。

温依琳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便直奔大厅中走去。

当温依琳走到大厅后,四周看了一眼,便再次向着楼上而去。

对于温浩瀚,温依琳还是很了解的,知道这个时候,温浩瀚应该在书房内,所以没有任何停留便走到了书房门口。

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之后,就将手搭在了门锁的手把之上,拧开了门。

刚刚推开门之后,一道刺鼻的烟草味立刻袭来,这使得温依琳的秀眉微微皱在了一起。

听到开门声后,温浩瀚看向了门口,当看到是温依琳之后,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温依琳皱着眉看着温浩瀚说道:“我就知道段枫来了,你会一个人躲在书房中抽烟!”

说着温依琳走向了温浩瀚的身边,伸出手将温浩瀚手中的半截香烟给抢了过来,然后掐灭仍在了那已经布满烟灰和烟头的烟灰缸内!

对此,温浩瀚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一道暖流。

“抽烟能够解决问题吗?”温依琳依然皱眉说道:“如果抽烟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问题早就解决了!”

温浩瀚脸上立刻浮现了一道苦涩之意:“依琳,你不了解段枫,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昨天他来了,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这绝对是一个不好的征兆,如果我猜的没错他肯定在酝酿着什么!”

耳畔响起温浩瀚的声音,看着温浩瀚那一脸苦涩的神情,温依琳心中冷笑不已,但是表面之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温依琳注视着温浩瀚说道:“你就这样坐在书房中抽烟,能够解决问题吗?”

“你应该想办法联系其他人,一起对付段枫!”

说着温依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继续道:“就像你联络教廷的圣女布兰妮一样!”

温浩瀚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已经没有人会帮助我们得罪段枫了!”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难道在家等着别人来找你吗?”温依琳冷着脸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都可以等死了!”

愕然听到温依琳的这句话后,温浩瀚微微一怔,那双不满血丝的双眸开始转动了起来,心中不知道在酝酿什么阴谋。

“你应该拿出你以往温三爷的魄力和雄风,让世人知道,温家你还在,温家没有倒!”

温浩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想这样做,可是谁给他勇气啊?

温浩瀚望着温依琳认真的说道:“依琳,爸也不瞒你,这段时间确实有不少人联系我,但都是想要拿我们当炮灰啊,现在……”

说着温浩瀚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而就在温浩瀚叹息的时候,温依琳那双美眸之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随即飞快的消失,就连温浩瀚也没有注意到温依琳那细微的变化。

“别人既然想要拿我们当炮灰,我们也一样可以拿他们当刀!”

“依琳,你不知道那些人是多么的恐怖,想要让他们当我们手中的刀,难道太大了!”温浩瀚摇头道:“就连现在教廷圣女布兰妮恐怕都是想拿我们当炮灰去试探段枫!”

“这些人比布兰妮还要恐怖吗?”

“不分上下!”温浩瀚面色复杂的说道!

话音落下,温浩瀚忍不住的伸出手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温依琳急忙走到了温浩瀚的身边,伸出那纤细白嫩的双手给温浩瀚捏起了肩膀。

但是如果温浩瀚面前有镜子的话,一定会发现温依琳的将一个手指甲盖大小的窃听器放在了温浩瀚的衣领之下。

当做完之一切之后,温依琳的脸上露出了一道阴险的笑意。

而与此同时徐家汇天主教堂!

徐家汇天主教堂是天主教东海教区主教座堂,正式的名称为“圣依纳爵主教座堂”,这座主教座堂于清光绪三十年,动土兴建,教堂规模宏大,装饰华丽,被誉为“远东第一大教堂”,奉圣依纳爵为主保圣人!

而主保圣人一词在教廷之中就包含圣女!

所以,布兰妮落脚在了徐家汇天主堂。

可以说,自从布兰妮落脚在徐家汇天主堂后,教廷的信徒就开始疯狂的向着徐家汇天主堂而来,这几天可谓是教徒来徐家汇天主堂最为频繁的时间。

他们都想参加圣女的弥撒,所以全部都疯狂的朝着徐家汇天主堂涌来,对于信徒,布兰妮每一天基本上都会抽出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来举行弥撒,今天布兰妮也打算继续举行弥撒,只不过时间还未到,所以她没有出去。

今天的布兰妮如同往常一样,一袭白袍,带着面纱和白色手套。

“布兰妮,你总是带着面纱,就不怕热吗?”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在布兰妮的耳边响起。

下一刻,一个身穿范思哲黑色西服的男人出现在了布兰妮的视线之中。

这个男人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着一种贵族优雅的气质,但前提是你不要去看他的眼睛,只要你看了他的眼睛,你就不会在感觉他有贵族那优雅的气质。

他那眸子里流露出的目光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

只要你看上一眼,内心之中就会忍不住升起一股寒意!

他正是日不落帝国的狂化战士——贝亚特!

布兰妮在看到贝亚特之后,那秋眸之中立刻涌现了一道寒意。

“贝亚特,你来我天主教的教堂做什么?”布兰妮冰冷的说道。

贝亚特淡然一笑:“当然是为了参加伟大的圣女举行的弥撒!”

布兰妮在听到贝亚特的话后,目光如刀地盯着不但拥有恐怖武力值,而且智商极高的贝亚特冷冷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为了我们教廷的信徒?”

“刚刚成为!”贝亚特淡淡的说道:“我可是被你吸引过来的!”

耳畔响起贝亚特这句话后,布兰妮身上的寒意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贝亚特,难道你想找死不成吗?”

对于布兰妮的话,贝亚特丝毫没有在意,依然笑眯眯的说道:“能够死在教廷圣女的手上,也是一种福分,不是吗?”

“那你就去死吧!”话音落下,布兰妮犹如变魔术一般,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皮鞭,对着贝亚特就狠狠的抽了过去。

“啪!”

空中长鞭发出了一道闷响声,犹如鞭炮诈响一般。

贝亚特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身影急忙向后退去,使得布兰妮这一记长鞭落空。

“布兰妮,你个疯女人,还来真的啊!”贝亚特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侮辱我者,杀!”

“你……”贝亚特在听到这句话后,心头顿时升起一股怒意,但是当想到自己今天来的事情之后,贝亚特将心中的怒意强压在了心头:“我是看气氛太沉闷了,想要和你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而已!”

“若是下次你还敢开这样的玩笑,我一定会杀了你。”布兰妮死死的盯着贝亚特说道。

再次听到布兰妮这嚣张的话,贝亚特那刚刚压在心头的怒意,立刻不受控制的涌现,毕竟贝亚特是一个高手,再三被一个女人给藐视,他心头有怒火也是理所应当!

“布兰妮,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就你这点实力就真的能够杀我吗?”

一时间贝亚特那眸子之中的阴柔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

“能不能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布兰妮丝毫不惧的说道。

“布兰妮,你要太嚣张,我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教皇的份上,你早就死一百次了!”

“贝亚特,你找死!”

话音落下落下,布兰妮再次将手中的长鞭给甩了出去。

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是在教皇的庇护下,才这样嚣张的。

“唰!”

只是眨眼间长鞭就到了贝亚特面前,看到长鞭袭来,贝亚特急忙闪躲!

“啪!”

长鞭再次落空!

“疯子,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唰!”

皮鞭再次袭来,贝亚特的急忙爆退!

“布兰妮,你够了,我来找你是商量一下怎么对付火狐!”贝亚特躲过这记长鞭后,仿佛生怕布兰妮再次出手一般,急忙说道:“等我们对付了火狐,你再来杀我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