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78章 一定要去见他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一定要去见他

黄昏时分,夕阳渐渐落下了山头,段云阳站在金色年华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那夕阳西下,那英俊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道冷酷之意。

从他來到东海之后,基本上就沒有休息,无论是商界大佬还是体制大佬,都纷纷來拜望段云阳。

但段云阳既不是体制内的人,也不是商界中的人,而这些大佬纷纷出动,由此可见段家家主在华夏有多大的份量。

就在刚刚他送走最后一人的时候,梅老告诉段云阳,温浩瀚就在金色年华酒店订了一间包厢,希望能够已尽地主之谊。

只不过段云阳并沒有立刻过去,而是站在这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这夕阳西下的美景。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般飞速的流逝着,整个西方的天际,因为太阳落山的缘故,被染成了金·黄色,犹如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套一样,美轮美奂。

段云阳依然沒有丝毫要动身去见温浩瀚的意思,他就那么站在落地窗前,一直静静的看着夕阳。

段云阳是一脸的镇定,但是金色年华一间豪华包厢之中的温浩瀚此刻却是一脸阴沉,他已经等了段云阳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喝了整整两壶茶,但是段云阳依然沒有要出现的意思。

如果是在平常的话,他温浩瀚早就拂袖走人了,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够走,无论段云阳耍多大的牌,他都不能走。

毕竟他是抱着其他目的而來的。

温浩瀚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來慢慢品尝了起來。

只是顷刻间,温浩瀚就将杯中的茶给喝完了,但是段云阳依然沒有來的任何意思。

这使得温浩瀚那阴沉的脸庞之上立刻浮现了一丝的怒火,段云阳这架子摆的实在是太大了。

虽然现在温家不比以前,但是有句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温浩瀚将姿态摆的如此低下,而且等了这么长时间,他段云阳怎么也应该來一下吧。

就是來不了,至少也应该让人通知一下吧。

可是段云阳沒有这么做,他直接将温浩瀚给凉在了这里,不管不问。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的时间,温浩瀚终于坐不住了,那张脸庞阴沉的渗人,尤其是那眸子之中所闪烁的怒意,更是让人从内心深处打颤。

而就在温浩瀚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从外面被推开了。

“嘎吱。”

听到这道清脆的声音之后,温浩瀚整个一怔,立刻抬头看去,当看到是段云阳之后,那脸上的阴沉和眸子之中的怒意也迅速被掩饰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笑意,只不过是皮笑肉不笑,或者说是笑里藏刀更为合适。

“早就听说段少的大名,风流倜傥,是无数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温浩瀚立刻站起身,脸上挂着笑意说道。

“说笑了。”

“段少快请坐。”

段云阳沒有客气,坐下后,看着温浩瀚面带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耽误了,恐怕让你久等了。”

“沒有,沒有。”温浩瀚连忙摆手。

段云阳将温浩瀚那脸上神情尽收眼底,心中冷笑不已,都说温浩瀚是一头豺狼,吃人不吐骨头。

今天段云阳算是见识到了,明明心中怒意滔天,但是表面之上却沒有一丝的布满,甚至看起來还非常的和善,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你一闷棍。

但是这份忍耐力,他温浩瀚就能够算的上是一号人物。

“段少,稍等一下,我马上让他们上菜。”

段云阳点了点头。

看到段云阳点头,温浩瀚直接站起身走到门旁,轻轻的按了一下镶在墙壁之上的一个红色按钮。

然后就返回了座位上。

刚刚坐下,温浩瀚就看着段云阳再次开口说道:“也不知道段少喜欢什么,就随意点了一些,希望能够符合段少的口味。”

段云阳温文一笑:“我对吃沒什么讲究,只要能够填饱肚子就行。”

“看來,我和段少是同道中人啊。”说着温浩瀚就从身上摸出香烟,递给了段云阳一根。

段云阳接过香烟之后,轻轻给自己点燃抽了一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酒店之中的美女服务员推着小车,走进了包厢。

在上菜和上酒的时候,这个女服务员看着段云阳的目光满是痴迷的红心。

段云阳刚刚入住金色年华之后,就有不少的人达官显贵前來拜望段云阳,虽然不知道段云阳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就凭來见他那些人身份,这个女服务员也能够猜到,段云阳的身份无比尊贵。

所以在看向段云阳的时候,那满脸的爱慕之意沒有丝毫的掩饰。

毕竟在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中,不少的女人都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

当上完菜离开的时候,这个女服务员对着段云阳抛了一个媚眼,走起路來摇曳生姿,那丰满的翘臀一上一下非常颇有节奏的晃动着。

对此,段云阳完全视若无睹,那双眸子之中一片清澈,沒有丝毫的欲望之意。

等到这个服务员退下之后,温浩瀚轻轻一笑道:“段少这一來,就迷倒了一个女人,真不知道过两天段少将会勾走东海多少女人的芳心带回江南市呢。”

听到温浩瀚的话后,段云阳心中冷笑不已。

温浩瀚这句话,看似实在夸奖段云阳风流倜傥,但实则是在问段云阳打算在东海待多久,什么时候回去。

虽然听明白了温浩瀚话中的意思,但是段云阳却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说道:“就是不知道有几个女人愿意跟着我走。”

“只要段少您开口,还有女人不乐意跟你走吗。”

段云阳轻轻一笑,沒有说什么。

看到段云阳沉默,温浩瀚打开红酒,给段云阳先倒了一杯之后,然后就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端起面前的酒杯看着段云阳道:“段少,敬你一杯。”

段云阳慢慢端起面前的酒和温浩瀚轻轻一碰,放在唇边喝了一口之后,就放到了餐桌上。

那脸上始终保持着平静,沒有任何的言语。

看着段云阳脸上的表情,温浩瀚心中暗骂不已,他试图让段云阳开口,看自己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但是段云阳却从始至终都沒有首先开口的意思,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温浩瀚。

段云阳是可以忍,他温浩瀚却不能够忍,不然今天就白來了,什么有用的消息都得不到。

对着段云阳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了一道关怀之意:“不知道段少这次來东海,有沒有什么我温某人能够帮上忙的,如果有的话,段少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够帮上忙的就决不推辞。”

“我來东海只是來旅游,玩玩而已,沒什么事情。”段云阳似笑非笑着看着温浩瀚:“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不用你开口,我也会厚着脸皮找你的,毕竟东海是您温家的地盘。”

耳畔响起段云阳的话,温浩瀚脸上闪过一道不自然,段云阳这话明显是在嘲讽他,一时间内心之中忍不住的骂了起來。

來游玩的。骗鬼呢。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这个时候來,这其中要是沒有什么幺蛾子的话,打死他温浩瀚都不相信。

虽然心中知道段云阳到來有什么幺蛾子,但是段云阳却沒有吐露出一丝的意思。

这使得温浩瀚心中清楚,若想从段云阳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或者段云阳來的目的,那必须要慢慢來。

所以,温浩瀚也沒有在多问什么其他的,而是如同聊家常一般,在这闲聊了起來,时不时的两人会在同一时间发出提样的笑声。

与此同时,一直呆在中心大厦之中的段枫,也听皇甫哲和叶菩提说段云阳來了东海。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段枫心中猛然已经,他怎么这个时候來了。來做什么。

皱着眉看着面前的皇甫哲和也叶菩提段枫轻声问道:“知道云阳來东海做什么吗。”

“不知道。”皇甫哲摇头道:“对于现在段云阳的心思,恐怕沒有人能够拿捏的准他到底要做什么。”

叶菩提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段枫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沉默了片刻之后,段枫看了一眼叶菩提和皇甫哲道:“我要去见他,无论他來做什么,现在都必须离开,东海这个时候不适合他來。”

“让他走。”皇甫哲苦笑一声:“你认为可能吗。”

段枫顿时无言以对,想要让段云阳离开,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可能性,甚至段云阳很有可能不会见段枫。

“而且段枫,只要你敢出中心大厦去见段云阳,那么等你再次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身上必定会染血,甚至会受伤。”皇甫哲一脸凝重的说道:“恐怕对方现在就等你离开中心大厦啊。”

皇甫哲猜的沒有错,在布兰妮计划之中的一环便是段枫只要离开中心大厦,就会对他展开新一轮的攻击,然后巨大的暴风雨将会倾盆而下,让段枫知道游戏已经开始。

“是啊,段枫,现在敌在暗,我在明,你还是在等一天出去吧,那个时候……”

还沒有等叶菩提把话说完,就被段枫打断道:“不行,不见段云阳,我心不安,我一定要去见他。”

说着段枫就站起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一场暴风雨的前奏,无声息的开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