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94章 狼狈的布兰妮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狼狈的布兰妮

“你到底是谁。”千幻流云死死的盯着葬天问道。

看着面前的葬天,千幻流云只感觉自己心头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般,让他喘息困难,那凌厉的目光让千幻流云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残暴无比的野兽给盯上了一般,使得他浑身上下的汗毛根根竖起。

听到千幻流云的问话之后,葬天那眸子里面立刻流露出了一道浓浓轻蔑之意:“要你命的人。”

说着葬天就抬起脚步一步步的朝着千幻流云走了过去。

“啪啪……”

葬天每一次迈出一步,就会传出一道闷响声,就像是仿佛千军万马在奔腾,让人感觉地面在摇晃一般。

看着葬天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來,千幻流云瞳孔缩小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一脸凝重的看着葬天。

“唰。”

千幻流云动了,面对犹如战神一般朝自己走來的葬天,千幻流云非但沒有退,反而化作了一道魅影极速的冲向了葬天。

今天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错过了想要在动手,不知道在那里,所以千幻流云沒有退,直接朝着葬天冲了过去。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葬天看着急速冲來的千幻流云冷哼一声,非但沒有躲闪,而且连步伐的频率都沒有改变。

“呼呼……”

千幻流云那恐怖的速度直接带起了一阵风声,整个人犹豫幽灵般嗖的一下就到了葬天的面前,五指紧绷,右手猛然弹出,朝着葬天的喉咙刺去。

看到千幻流云这一凌厉的一击,葬天沒有丝毫躲闪的意思,眼看葬天就要被千幻流云给戳中,他动了。

右手化掌,手臂向上一抬,手掌便直接挡在了自己的喉咙之上。

“啪。”

随即,千幻流云的那紧绷犹如利刃一般的五指狠狠的戳在了葬天的手掌之上,但是下一刻,千幻流云的脸色巨变。

此刻,他只感觉自己仿佛戳在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一样,震得他五指一阵生疼。

“唰。”

下一刻葬天动了,挡住千幻流云的那右臂的胳膊肘猛然向前一抖。

“砰。”

一声闷响传出,葬天的胳膊肘狠狠的砸在了千幻流云的侧脸之上,使得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來。

但是随即,葬天再次动了,那空闲的左手紧握,如同炮弹一般,对着千幻流云的胸口轰然砸下。

本來身体就有些摇晃的千幻流云根本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葬天这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胸口,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立刻倒飞了出去。

在空中滑翔了片刻,千幻流云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一道闷响声。

秒杀。

只是一招,葬天就将千幻流云放倒在了地上,可谓是秒杀。

此刻地面之上的千幻流云感觉身上的骨头有种散架的感觉,显然伤的不轻。

尽管受了伤,但是千幻流云依然唰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來,将脸上的口罩给摘了下來,那嘴角之上挂着的血迹立刻映入到了众人的眼中。

千幻流云伸出手,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之上的血迹,整个人仿佛再次恢复了正常。

一招打败千幻流云,葬天沒有乘胜追击,而是一脸藐视的看着千幻流云道:“就这样的实力还敢动我保护的人,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耳畔响起葬天那充满嘲讽的声音,在看着葬天那一脸藐视的神情,千幻流云重重的闷哼一声道:“这不过是热身运动,你不要太得意了。”

话音落下,千幻流云再次朝着葬天奔去,速度依然奇快。

“唰。”

只是一眨眼,千幻流云就再次到了葬天的面前,铁拳直奔葬天的脑袋而去,仿佛千幻流云想要一击将葬天的脑袋给打碎一样。

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却很骨干。

面对这恐怖的一拳,葬天的右手化掌直接对着千幻流云这带着恐怖力量的一拳拍打了过去。

“啪。”

拳掌相撞的声音在陡然响起。

在拳掌相撞的那一瞬间,千幻流云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般,身体立刻轻微颤抖了起來,随后急忙迅速收回手,整个人急忙向后爆退而去。

“想走。”葬天第一时间就看出了千幻流云的想法,右手化爪陡然向前抓去。

“啪。”

一声脆响传出,葬天的右手便抓在了千幻流云的手腕之上。

这突兀的变化,让千幻流云脸色巨变,想要挣脱,但是葬天的右爪犹如虎钳一般,将他死死的给锁住了,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一时间千幻流云的一颗心完全沉入到了谷底之上。

“唰。”

葬天陡然用力一拽,千幻流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朝着葬天靠近而去。

而就在千幻流云朝着葬天靠近的那一刻,葬天重心下移,腰部一扭,整个人的身体像是一张被拉开的大弓般,蓄满了力量,随即肩膀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撞向了千幻流云。

动如绷弓,发若炸雷。

八极拳,,靠山贴。

要知道靠山贴可是八极拳之中的一记杀招,刚猛无比,若是击打在人的身上,绝对会让你感觉体内一阵翻江倒海。

“砰。”

“咔嚓。”

闷响声和骨头断裂声立刻响起,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千幻流云给撞飞了出去。

“轰。”

千幻流云再次砸在了地面之上,一口鲜血立刻从口中喷出。

再看向葬天的时候,千幻流云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他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强。

“现在还热身吗。”葬天看着千幻流云轻声问道。

听到葬天的话后,千幻流云那张脸庞立刻变得狰狞了起來,葬天这完全是在嘲讽他,是在鄙夷他,但是他却沒有丝毫的办法,一脸阴沉的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來。

“你到底是谁。”千幻流云咬着牙问道。

“要你命的人。”葬天重复了一下之前所说的话。

在真正的千幻流云面临葬天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东海市夜幕之下声万人敬仰的教廷圣女布兰妮已经逃脱了易疾风等人的围杀,想要急忙回教堂,只要回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可是这一路之上却时不时的蹦出來一个高手,二话不说就对布兰妮开打,一时间布兰妮犹如过街老鼠一般,不停的逃窜,可是无论她怎么逃窜,对方都能够知道她的位置,而且准确无误的进行伏击。

一时间,布兰妮可谓是身心疲惫。

但即使如此,布兰妮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毕竟这关系到她的生命。

此时陈小雅已经将脸上的面纱给拿掉了,坐在车内的后排上,嘴角弥漫着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陈小姐,难道今天晚上我们要这样陪布兰妮玩一晚上。”坐在陈小雅一旁的仇曼忍不住的问道。

“她现在距离徐家汇天主教堂还有多远。”陈小雅淡淡的问道。

“回陈小姐,刚刚我们的人汇报说,她还要经历三次伏击才能够进入徐家汇天主教堂。”开车的司机立刻说道。

“那天主教堂有我们的人吗。”

“沒有。”开车的司机再次开口说道:“教堂附近有红衣教主以及教廷骑士,我们沒有在那里设伏。”

“安排下去,在教堂附近也给我设一道伏击,我要让布兰妮在教堂附近发狂的吼叫。”陈小雅重重的说道。

仇曼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微微一愣,但是随即就明白了陈小雅的用意,她这是要让今天晚上彻底成为布兰妮的梦魇,一辈子都无法挥去的梦魇。

“去徐家汇天主教堂,我们也看看抓狂的圣女是什么样子。”陈小雅轻声说道。

“是。”

随即汽车便直接奔着徐家汇天主教堂而去。

与此同时,布兰妮再次闯过了一关,在她前面还有一关,不,准确的说是两关,刚刚陈小雅又给她设了一刺伏击。

这一刻的布兰妮那张俏脸苍白到了极点,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并且那身上的长袍此刻犹如乞丐服一般。

这一刻她的沒有多想什么,只想着尽快回到徐家汇天主教堂,那里才是安全的,只要回到那里,一切都好了。

本來布兰妮是想要打电话求教的,但是她的手机却在逃窜时丢掉了,本來她想要找个路人借手机,但是一想到那圣女的身份,她又拉不下脸,所以就这样一路逃窜。

可以说,布兰妮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夜幕之下,布兰妮飞速的朝着徐家汇天主教堂而去。

而在她前方则是有人开始在等待她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布兰妮内心之中就越來越激动,她已经无限靠近了徐家汇天主教堂,只要给在过十分钟她就能够进去徐家汇天主教堂了。

突然,布兰妮的脚步停止了下來,在她的正前方站着三个男人,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教廷圣女,恭喜你马上闯关成功。”为首的男人立刻轻笑道。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布兰妮浑身上下猛然一震。

闯关。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对方布置好的,在这之前,对方是故意让自己跑的,对方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这样一想,布兰妮那苍白的脸上就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被耍了,从一开始就被对方给耍了,一切都是对方故意这么做的,而她则是犹如为众人取笑的小丑一般,不停的上窜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