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96章 出事了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出事了

葬天在看到千幻流云的动作之后,葬天立即察觉到了千幻流云想要挟持戚烟梦和林忆如的意图,当即暴怒一声:“你找死。”

话音落下,葬天陡然加速,如同鬼魅一般飘向了千幻流云,杀意彻底爆发。

不等千幻流云靠近戚烟梦和林忆如,葬天已经急速的來到了千幻流云的身后,大手一挥,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一把抓住了千幻流云后背的衣服。

顿时千幻流云脸色巨变,反手挥出一记鞭手,对着葬天轰然砸去。

“呼呼……”

千幻流云这一反击速度快若闪电,鞭手还未抽在葬天的身上,那凌厉的劲风已经刮在了葬天的脸上,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感受到这一记鞭手的恐怖,葬天立刻松开了千幻流云的衣服,右手化掌对着千幻流云的鞭手就拍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千幻流云的手臂猛然一震,一股钻心的疼痛宛如潮水般从手臂之上立刻传遍全身上下。

随即,只见葬天的右腿陡然弹起,对着千幻流云踢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闷响传出,接着只见千幻流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一旁倒飞出去。

“哐当。”

千幻流云的身体再次砸在了地面之上。

戚烟梦和林忆如在看到倒在地上的千幻流云后,均是一愣,因为此刻千幻流云那张脸和葬天一模一样,就仿佛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來的一样。

如果刚刚葬天沒有拦截住他,让他到了戚烟梦和林忆如的身边,那么两女绝对不会多想什么,到时候恐怕戚烟梦或者林忆如就成了他的人质。

倒在地上的千幻流云脸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那张脸庞阴森的渗人,眸子里面更是涌现出现了无比恶毒的神色。

“吧嗒。吧嗒……”

葬天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一步步的朝着千幻流云走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千幻流云嘴角确勾勒出了一道阴险奸诈的笑容。

看到千幻流云那脸上的笑容之后,心头猛然一颤,一道不好的预感顿时浮现在心头之上。

随即只见,千幻流云的左手陡然一挥。

“嗖。”

一挥之下,只见三道寒芒呈品字型呼啸的朝着葬天而去。

偷袭。

这一刻,千幻流云偷袭了葬天,而且偷袭的速度快到了极限,快的根本不给葬天立刻躲闪的机会。

此刻在千幻流云看來,即使葬天再强,如此的距离也很难躲过去,更何况还是三道寒芒呈品字完全将葬天给包裹,将他能够闪躲的路线全部给封死呢。

所以在千幻流云看來,即使要不了葬天的命,也能够让他受伤。

在三道寒芒朝着葬天飞速而去的时候,千幻流云嗖的一下站起身,这一次他沒有去攻击葬天,也沒有去挟持任何人,而是打算要脚底抹油。

他已经被葬天给打怕了,彻底的打怕了。

他要赶快带着剩下的半条命逃离这里,不然真的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就在千幻流云站起身的那一刻,葬天身子僵直,整个人突然向后仰天斜倚,宛如一座横架两岸的桥梁一般。

足如铸铁、身挺似板、斜起若桥,,铁板桥。

关键时刻,葬天用出了躲避暗器的绝招铁板桥。

“嗖嗖嗖。”

三道寒芒与葬天呼啸擦肩而过。

“唰。”

就在千幻流云刚刚逃跑的那一刻,葬天猛的站了起來,看着要跑的千幻流云,葬天直接冷哼一声:“给我回來。”

一声出,如同闷雷一般在空中诈响。

愕然听到葬天的身影后,千幻流云心头猛然一颤,脚步也微微停滞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葬天猛的向前跨出了一步。

“砰。”

脚步踏出,立刻传出一道闷响声。

千幻流云那本來还算平稳的心跳立刻被打乱,动作也再次停滞了一下。

“嗖。”

随即葬天就到了千幻流云的身后,双手化爪如同钢爪一般抓在了千幻流云的肩膀之上,用力一拧。

“咔嚓。”

一拧之下,千幻流云的双臂立刻被拧断。

剧烈的疼痛使得千幻流云的身子立刻哆嗦了起來,随后,葬天的双手松开了千幻流云的肩膀,陡然朝着千幻流云的喉咙之上抓去。

“嗖。”

沒有任何悬念,葬天双手直接掐住了千幻流云的脖子,犹如拎垃圾一般,葬天一把将千幻流云给拎起,然后狠狠的朝着一旁砸去。

“砰。”

千幻流云的身体砸在了地面之上,立刻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面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眸子里流露着无法抹去的痛苦光芒,呼吸也急促到了极点。

不过忍耐力极强的他硬是沒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声。

此刻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的葬天,千幻流云那目光仿佛千年厉鬼般,无比怨毒的看着葬天,同时千幻流云要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

而就在千幻流云挣扎想要站起來的时候,葬天到了千幻流云的身边,身子后仰,右腿立刻踢出。

“砰。”

还沒有站起身的千幻流云就被葬天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哐当。”

千幻流云再次砸在了地面之上,猩红的鲜血从口中喷出洒落在地面之上显得是那木触目惊心。

再次倒地后的千幻流云依然死死的盯着葬天,那眸子之中的怨毒之色沒有丝毫的减少:“你……你到底是谁。”

沒有回答,再次走到他身边的葬天面无表情地抡起脚,对着千幻流云就又是一脚踢出。

“砰。”

巨大的力量再次将千幻流云给踢飞了出去。

被踢飞的千幻流云再次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血花漫天。

“哐当。”

千幻流云的身体再次狠狠砸在了地面,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已经散架了,只要稍微一动,那钻心的疼痛就会立刻犹如潮水般涌出。

“你……你不是七杀的人。”千幻流云呼吸急促的看着葬天。

葬天依然沒有理会千幻流云,走到他身边,抬起脚对着千幻流云的大腿之上就狠狠的塌去。

“砰。”

“咔嚓。”

闷响声和断骨声先后响起,那剧烈的疼痛使得千幻流云那本來就已经扭曲的脸庞变得更加扭曲了起來,但是他依然沒有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回答我几个问題,我让你死的痛快点。”葬天一副居高临下的看着千幻流云道。

沒给千幻流云开口的机会,葬天就再次问道:“谁派你來抓人的。”

千幻流云沒有回答,只是一脸狠毒的看着葬天。

“好,有骨气,就是不知道你的骨头有多硬。”葬天冷冷的说道。

东海市,中心大厦。

段枫站在套房之中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那迷人夜色。

虽然已经到了深夜,但是路上依旧车如流水马如龙,有狂嗨完准备回去的白领们,有准备开房的情侣,也有不少的拜金女坐上一辆辆豪车,不知道驶向了何处。

突然,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了,乌鸦一脸慌张的从外面走了进來:“老大,出事了。”

愕然听到乌鸦的话后,段枫微微一愣:“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叶菩提发來消息说,布兰妮受到了伏击。”

“什么。”段枫一脸震惊的看着乌鸦,那双眸子瞪的浑圆。

布兰妮受到伏击。

谁敢伏击她。谁有这个实力伏击她。

“我也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乌鸦看着段枫一脸凝重的说道:“我们只知道布兰妮遇到了伏击,而且还是从温家立刻后就遇到了伏击,一路之上从未停歇过。”

“现在她已经到了徐家汇天主教堂,但是却依然遇到了伏击,而且对方明明有实力杀她,但是却根本沒有杀她的意思,仿佛是在故意戏耍她,实在玩弄她。”

“教廷的人呢。”段枫皱着眉头问道:“难道沒有出动吗。”

“出动了。”乌鸦重重的点头道:“可是却被对方给拦截了下來,无法靠近布兰妮一步,他们只能够看着布兰妮被别人戏弄,被别人侮辱。”

“皇甫哲呢。”段枫心头陡然一沉。

“皇甫哲也过去了,不过好像用处不大,对方犹如疯子一般,谁敢插手他们就对谁动手,而且他们实在太恐怖了。”乌鸦心有余悸的说道。

段枫在听到乌鸦的话后,心头猛然一颤,连皇甫哲都无法插手进去,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是一群什么样的势力。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你去了。”

“我刚回來,蛤蟆在那里看着呢。”乌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老大,这又是那方势力,和教廷有什么深仇大恨。”

段枫轻轻摇摇头道:“不知道,走,带我过去。”

无论是谁,段枫都要去看看,如果是敌非友的话,那么这股势力绝对会让人头疼不已,如果不是敌,也不是友的话,那么这群人到底要干什么呢。

段枫想要弄清楚。

乌鸦沒有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段枫也紧紧的跟了过去。

陈小雅,段枫这一次会相遇吗。他是否能够认出隐藏的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