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02章 一口拒绝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一口拒绝

世纪一品是东海著名的一个别墅区,凭借独特的别墅建筑风格和优雅的环境,一举在竞争激烈的东海地产界杀出了一条血路!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据说现在的世纪一品慢慢成为了东海富人包养金丝雀的聚集地,但是真假却无从考证。

不过在这里你可以经常看到那些出现在电视荧屏上的女明星,可以看到东海某些知名学府的校花等人却是不假,所以这使得人们更加相信这里是金丝雀聚集地!

而事实上,世纪一品确实已经成为了金丝雀的聚集地。

世纪一品九号别墅的二楼客厅之中,一个穿着一件黑色衬衣,蓄着短发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衬衣很单调,但是领口的那个蝴蝶已经说明这件衬衣是出自法国某位著名裁缝大师之手,让人不敢小瞧他的价格,男人的皮肤很白,白的有些不自然,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但是那眸子之中却流露着一种孤傲和阴沉之意和那脸上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不敢小视!

他就是厉家——厉鸿屠!

和陈小雅猜的一样,他很早就来了东海,只是他没有动手,而是一副坐山观虎斗看戏的姿态。

本来他想着让国外这些势力和段枫慢慢斗,慢慢杀,到时候他出来收拾残局,可是昨天晚上陈小雅那么一闹,将厉鸿屠心中开始有些不安了起来。

虽然昨天仇曼说和教廷是私仇,但是厉鸿屠却感觉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的是私仇的话,那么为什么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动布兰妮,巧合吗?

太过巧合的事情就是有预谋的!

所以厉鸿屠内心之中有些不安了起来,虽然不安,但是厉鸿屠依然在等消息,等看看后面还有什么动静,还有什么消息。

布兰妮在华夏受到了这么大的侮辱,教廷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厉鸿屠就等教廷那边有什么反应,看看情况再说。

忽然安静的客厅之中响起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之后,厉鸿屠立刻看向了楼梯口。

“发现了什么?”厉鸿屠看着来人问道。

“对方好像是真的和教廷有仇!”来人恭敬的看着厉鸿屠说道:“昨天我们的人跟踪他们,亲眼看着他们离开了东海,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你确定!”

“恩!”来人非常郑重的点头道:“是的,他们走了,走的异常干脆!”

厉鸿屠听到来人的话,不但没有放心,反而使得那眉头皱在了一起。

走的异常干脆,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吗?

“我知道了,你多多注意最近东海的动静,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来人恭敬的对着厉鸿屠鞠了一躬,然后退了出去。

看着对方走出客厅,厉鸿屠慢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到了落地窗前,望着那蔚蓝的天空,那阴沉的目光变得深邃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流逝,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厉鸿屠转身再次走向了客厅之中的沙发旁边坐下,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之后,便拿起那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昨天晚上布兰妮受到伏击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消息吧?”厉鸿屠立刻开门见山的说道。

“没有,我前两天在江南和清风交手,受伤了,对于外面的事情我基本上没有插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电话那头的主人问道。

厉鸿屠在听到和清风交手后,那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你现在怎么样?”

“没事!”电话那头的主人淡淡的说道:“你如果遇到清风千万不要和他打,立刻跑,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了!”厉鸿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难道现在的你还打不过清风吗?”

“他比我想象中的要强!”电话那头的主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随后声音陡然一变道:“不过,我已经知道了自己和他的差距,等我将伤养好,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想办法突破,到时候清风就不足为虑!”

话音落下,对方再次开口问道:“你刚刚说布兰妮受到了别人的伏击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贝亚特等人去杀段枫,可是却被段枫给杀了!”厉鸿屠没有丝毫隐瞒立刻说道:“同样昨天晚上,布兰妮不知道去了那里,在回教廷的路上遇到了伏击,而且还是一路伏击到底,被人在徐家汇天主教堂狠狠的羞辱一番!”

“还有这事?”电话那头的主人有些惊讶的说道:“难不成是段枫的七杀进入了华夏?”

对于七杀,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展示出他们真正的实力,谁也不知道真正的七杀军团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会插一手。

可以说,七杀也是龙爷等人的心腹大患!

“我也不清楚,不过刚刚我们的人回报说这些人在羞辱完布兰妮之后,就走了!”厉鸿屠说着像是想到了似的:“对了,对方说他们和教廷有仇,让布兰妮转告教皇洗干净了脖子,买好棺材,等着,并且对方还留下狠话说他们将会择日降临梵蒂冈!”

电话那头的主人没有立刻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对方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会帮你查一下,看看这股势力到底是什么人的,是谁!”

“好!”

“你也要多小心一点,为了以防万一,你要做好万全准备,千万不要和那几个蠢货一样,都栽了!”

“放心,想要杀我,就要做好和我一起下地狱的准备!”厉鸿屠那双眸子之中立刻闪过一道厉色!

“有什么事情,你在联系我吧!”

话音落下,对方没有给厉鸿屠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而厉鸿屠也在同一时间将手机从耳边给拿了下来。

不过刚刚拿下之后,他就立刻拨通了葛流云的号码!

顷刻间电话被接通,还没有等厉鸿屠说话,葛流云那不善的声音已经从听筒之中传入到了厉鸿屠的耳中:“你打电话又要干什么,我说了,我是不可能和你合作的,段枫我不会动他的!”

“你不动他,他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厉鸿屠淡淡的说道:“而且只要东海的事情一结束,你们葛家就要遭殃!”

“你……”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在东海,我先拖着他,给你考虑的时间,你好好想想,和我合作!”厉鸿屠立刻打断了葛流云的话说道:“不用这么着急拒绝我!”

“拖着他?”葛流云冷笑一声:“你当我不知道东海的事情吗?”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更加应该考虑清楚,段枫那铁血的手腕,可是非常残忍的,一个不慎,你们葛家就会鸡犬不留!”厉鸿屠轻笑一声道。

“和你合作我们葛家才会真的鸡犬不留!”葛流云冷哼一声道:“厉鸿屠,收起你那套鬼把戏吧,我们葛家是不可能和你合作的,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你合作!”

厉鸿屠在听到葛流云这句话后,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葛流云,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和你合作是给你面子,你别自找死路!”

“难不成你想杀我?”葛流云不屑的说道:“厉鸿屠,你给我听好,我已经将你灭蓝家的事情告诉了京城江家的人,如果我们葛家出事,你们厉家就会跟着陪葬,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

“你……”

“你说皇甫哲和他背后的人以及皇甫家的人知道是你勾结岛国的忍者灭了蓝家满门,他们会怎么做,你会怎么死呢?”

厉鸿屠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那苍白的脸色变得阴沉到了极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厉鸿屠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葛流云,我感觉外面需要好好谈谈!”

“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谈的,当年的事情,我们都有错,如今段莫宁夫妇已经死了,所有的恩怨也应该了结了!”葛流云淡淡的说道!

“了结?”厉鸿屠冷笑一声:“你他妈这么多年要是一直不男不女,你试试你能够就这么算了吗?”

“可是这怪谁呢,如果不是你先对薛舞绝动手,段莫宁怎么可能会废掉你!”葛流云重重的说道:“一切有因有果!”

“因果,我去他妈的因果,段枫必死,谁也挡不住!”厉鸿屠狠狠的说道:“葛流云,现在只要你和我合作,我可以将厉家手中的资源让出一部分给你们葛家!”

“甚至某些位置,我们厉家也可以给你们!”

“厉鸿屠,虽然你开的条件很诱人,但是我知道利和色字头上永远挂着一把刀,所以,我依然拒绝!”葛流云一口回绝道:“以后,你不要想着蛊惑我,我是不可能和你联手的!”

话音落下,葛流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碌声,厉鸿屠那苍白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到了极点,那双眸子也燃烧起了愤怒的火焰:“葛流云,你说不合作,就不合作吗?”

“你想的太美了!”

厉鸿屠内心之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一定要拉葛家下水,不惜一切代价拉葛家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