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05章 张舒婷的求救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张舒婷的求救

温浩瀚在收到布兰妮说要动手的消息后,没有任何的迟疑,便立刻将温家的死士全部调集了出来。

此刻温浩瀚的脸上的充满了兴奋的神情,布兰妮将所有的计划全部告诉了他。

在温浩瀚看来,这么完美的计划在加上这么多人段枫不可能不死,所以他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调集了温家的死士,直奔龙华寺而去!

他心中非常清楚如今这是他们温家的一个机会,是灭掉段枫的机会,如果等布兰妮等人撤走的话,那么他们温家将会立刻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

在温家这些死士向着龙华寺赶去之后,温浩瀚便立刻从温家出发,也朝着龙华寺而去,他要亲眼看着段枫死,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将段枫的头给拧下来,哪怕是已经被杀死的段枫,他也不介意将他的头拧下来,来祭奠温家那因为段枫而死去的所有人!

汽车之中,温浩瀚坐在后排座位上,那张脸上的兴奋之意和疯狂的杀意完全交织在了一起!

殊不知,温浩瀚刚刚坐车离开温家,站在二楼落地窗前的温珂琳立刻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段枫,随后,温珂琳那精致的脸蛋上立刻浮现了一道恨意!

而且与此同时温珂琳也给段枫发了一条信息!

就在温浩瀚动身去龙华寺的那一刻,段云阳也经过一番乔装打扮离开了金色年华酒店,同样朝着龙华寺而去。

车内,段云阳没有像温浩瀚那样兴奋,他的脸色微微有些阴沉,烟雾从口中喷出环绕在段云阳的脸上,使得他那阴沉的脸色略微显得有些狰狞!

“梅老,我们的人都去了吗?”段云阳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问道。

梅老点了点头:“已经根据你的吩咐,去了龙华寺隐藏在了四周,准备见机行事。”

梅老的脸上也没有了以往的平静,此刻他那张皱巴巴的脸庞则是充满了凝重之意,他心中异常清楚,今日龙华寺将会血流成河!

不少的人将会永久的留在那里,其中就很有可能会是他。

“那就好!”说着段云阳打开了车窗,将手中的烟头给弹了出去!

与此同时,回到东海的荣铭哲也带着荣家的不少人朝着龙华寺而去。

只不过荣铭哲的脸上既没有段云阳那脸上的阴沉,也没有梅老脸上的凝重,更没有温浩瀚脸上的兴奋,他如同往常一样,那张脸庞异常平静!

他是能够保持平静,只是他身边的百顺却无法像荣铭哲那样八风不动,他的脸上充满了焦虑和不安!

“荣少,你说他真的有把握将这些势力全部一网打尽吗?”百顺那声音之中的担忧之意没有丝毫的隐藏!

荣铭哲扫了一眼百顺道:“你认为他会自己出来送死吗?”

百顺顿时沉默了下来,段枫会自己出来送死吗?

显然不会!

可即使百顺心中清楚段枫不会出来送死,但是他那颗心,依然十分不安,毕竟这次的势力太多了,不少的牛鬼蛇神都想要跟着来凑一把热闹。

虽然段枫很强,可是百顺依然不放心,他实在想不到段枫有什么底牌来对付这些人,单打独斗,累也能够累死他!

“他既然出来了,那么就说明他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而且已经布置好了,就算没有绝对的把握将所有人给一锅端,恐怕也有六七成的把握将所有人给一锅端!”荣铭哲淡淡的说道。

“荣少,我依然不放心,这次的势力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不慎就很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荣铭哲轻笑一声:“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什么道理,但是我相信段枫绝对能够将所有人给一锅端了。”

他和段枫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他却清楚段枫不打没有把握的帐,所以他相信段枫肯定能够将所有人给摆平。

“荣少,我感觉你这次太冒险了!”

“富贵险中求!”荣铭哲不咸不淡的说道:“想要得到,首先就要学会付出,虽然付出不一定会得到回报,但是依然要付出,不然你什么也得不到!”

此刻,张舒婷也知道段枫去了龙华寺,只是她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一头扎进去,而是拨通了远在京城之中张文麟的电话!

京城之中,张文麟在知道张舒婷偷偷离开后,就暴跳如雷,本想让人去将张舒婷给抓回来,但是不知道江夜雨对张文麟说了什么,使得张文麟打消了将张舒婷刚给抓回来的念头,但也没有给张舒婷打一个电话,虽然打消了将张舒婷抓回来的粘单,但是心头依然难免有些生气。

如今看到张舒婷给自己打来电话,张文麟心头虽然依然气愤,想要直接挂断电话,但是最终还是不忍挂断!

接通电话之后,张文麟立刻没好气的说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没事就挂了,我忙着呢!”

“爸,你最近还好吗?”

“你还知道关心我啊,一声不吭就从京城溜走,行啊,长能耐了,竟然会找救兵帮忙了!”张文麟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不满和一丝的冷意!

张舒婷嘿嘿一笑道:“爸,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吧,你可是堂堂京城戊戌部队司令……”

“少给我戴高帽子,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张文麟直接打断了张舒婷的话。

“爸,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张舒婷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帮你出手,对付东海的那些人是吗?”张文麟冷哼一声。

“您都知道?”张舒婷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张舒婷,你是不是非要把你老子给折腾死,你才舒服啊,你说你跑到河洛市也就算了,可是你竟然又跑到了东海,你是不是嫌命长了?”

“东海现在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战场……”

“爸,我知道,可是我已经来了,您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张舒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道。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

“爸,你就帮我一个忙呗!”

“帮不了!”张文麟没有给张舒婷说出来的机会,就回绝道。

“我还没说呢!”

“你说不说我都帮不了!”

“你真不帮?”

“帮不了!”

“好,你说的!”张舒婷咬牙说道:“那你等着明年这个时候抱着我的墓碑哭死吧!”

张文麟心头猛然一颤,仿佛猜到了什么一般,急忙说道:“你个死丫头,老子警告你,你别给我乱来!”

“你管我!”

“你……”

“你不帮的话,我绝对让你明年抱着我的墓碑哭!”张舒婷狠狠的说道:“到时候,我让你连个后人都没有,我让你当光杆司令!”

“你要是敢乱来,我打断你的腿!”

“反正我都死了,断就断吧!”张舒婷无所谓的说道。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张文麟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升起了一团怒火:“你可别乱来,老子帮你,我让人帮你,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最终张文麟不得不服软,对于张舒婷的脾气,他可是非常清楚,说得出,就绝对能够做的到。

“那好,你快点吧,我在东海等着呢,你要是敢拖拖拉拉的,明年你真要抱着墓碑哭了!”

话音落下,张舒婷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京城,军区家属大院盒子中,张文麟听着电话里面的忙碌声,顿时勃然大怒,狠狠一拍桌子:“混账,竟然威胁老子!”

愤怒归愤怒,但是张文麟依然拨通了一个号码!

毕竟张舒婷是他的女儿,而且是唯一的女儿,别说死了,就算真出一点事情,他张文麟还不得心疼死啊!

而东海,张舒婷在挂断电话之后,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道笑意,看着一旁的叶菩提说道:“怎么样,我这招管用吧!”

叶菩提苦笑了一声道:“你啊你,你等着回京城被你爸给关禁闭吧!”

听到关禁闭三个字之后,张舒婷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一脸惊慌的看着叶菩提说道:“你……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我救不了你,你爸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叶菩提无奈的说道:“我和你爸虽然是忘年交,但是他那脾气,我可不想招惹,你自求多福吧!”

说着叶菩提就站了起来。

张舒婷看到叶菩提站起来,急忙跑到叶菩提的身边,一手拉着叶菩提的胳膊摇晃道:“叶大哥,叶叔叔,叶……”

“停!”叶菩提立刻打断了张舒婷的话:“我真帮不了你,能帮的话我能不帮你吗?”

张舒婷的脸色立刻暗淡了下来,一脸不知所措的说道:“那我怎么办啊,我爷爷和奶奶不知道去那了,他要是真把我关禁闭,我……”

“你可以去江家啊,避难,你不会啊!”

听到叶菩提的话后,张舒婷脸上的暗淡之意立刻一扫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对啊,我还有江伯伯呢,这次就是江伯伯把我鼓捣来的,他绝对不能够见死不救!”

叶菩提没有理会张舒婷,而是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你去那?”

“龙华寺!”

“等下我,我也去!”张舒婷急忙跟着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