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11章 可以去死了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可以去死了

看着龙华塔之上段枫和婆罗的厮杀,皇甫哲低沉的说道:“飞低一点,”

驾驶员沒有任何的废话,便开始让直升飞机飞得更低一些,

片刻之后,直升机已经完全和龙华塔持平了,

而正在和段枫厮杀的婆罗以及和火凤厮杀的梅雅丝忍不住抬头看去,随即,皇甫哲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

这使得两人心头猛然一紧,皇甫哲竟然也來了,而且身上那浓厚的杀意和战意已经表明了他的來意,

“婆罗,今天是你的死期,”皇甫哲站在直升机之中死死的盯着婆罗说道,

那富有穿透力的声音,缓缓传出,顿时响彻整个龙华塔四周,

下一刻,只见皇甫哲直接从直升机之上纵身一跃,便朝着龙华塔之上跳跃而去,

“啪,”

随即只见皇甫哲的右脚落在了一个角落之上,随后皇甫哲就地一蹬,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变冲向了七层龙华塔的走廊之上,

接着只见皇甫哲犹如幽灵一般,直接蹿向了婆罗,

他要和段枫联手将婆罗给斩杀,

“唰,”

皇甫哲右脚弹起对着婆罗就狠狠的踢了过去,

这一腿力道极大,一腿踢出,周围的空气仿佛被荡开了一般,凌厉的腿风呼呼作响,

本來就被段枫给死死缠住的婆罗脸色猛然一变,浑身上下的汗毛立刻根根乍起,

“嗖,”

眼看皇甫哲这一腿就要落在婆罗的身上,只见婆罗急忙一个弯腰,

“砰,”

皇甫哲这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围栏之上,围栏顿时粉碎,

而就在婆罗弯腰的那一刻,段枫的铁拳宛如炮弹一般朝着婆罗狠狠的砸了过去,

拳还未到,那凌厉的拳风已经袭來,使得婆罗只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凉意,沒有任何迟疑,急忙一个转身,右手化掌段枫的铁拳拍打了过去,

“啪,”

拳掌相撞,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虽然婆罗这一招是临时出击,但是其力量依然不小,一掌拍在段枫的铁拳之上,让他的手臂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急忙收回右手,左手化刀袭來,

就在段枫左手化刀朝着婆罗喉咙之处戳來的时候,皇甫哲的手刀也在同一时间袭來,

段枫和皇甫哲的速度都非常快,只是一闪,手刀同时就到了婆罗的面前,

眼看这两道手刀都要同时落在自己的身上,婆罗急忙下蹲,

“砰,”

“砰,”

婆罗这一下蹲,使得段枫和皇甫哲的手刀纷纷落空,重重的落在了龙华塔的墙壁之上,顿时出现了两道裂痕,

由此可见,这两记手刀之上的力量恐怖到了什么地步,若是刚刚婆罗被两人给戳中,绝对会立刻倒地身亡,

就在段枫和皇甫哲的手刀落在墙壁之上的时候,婆罗的双手陡然张开,向外猛然一弹,对着段枫和皇甫哲小腹拍打了过去,

还沒有等婆罗的手到身前,段枫和皇甫哲两人的右手同时化掌护在了小腹之上,

“啪啪,”

接着两道闷响声再次传出,

被婆罗这么一拍,段枫和皇甫哲两人的身体犹如电击一般,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但是下一刻,两人就又在同一时间对着婆罗出手,

一人右手化刀,一人右手划拳,飞速的朝着婆罗袭來,

婆罗沒有理会皇甫哲的铁拳,而是右手紧握对着段枫的手刀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

就在闷响声传出的那一刻,皇甫哲的铁拳已经到了婆罗的身前,只见婆罗身子急忙向前一探,而皇甫哲仿佛早就猜到了婆罗会如此做一般,下一刻皇甫哲便将铁拳化刀,五指紧绷在一起,急速的对着婆罗戳了过去,

“噗,”

手刀犹如锋利的匕首一般立刻在婆罗的胸前留下了一个血窟窿,鲜血疯狂的从中溢出,

随即,婆罗的身体狠狠的颤动了一下,同时那张脸庞之上的肌肉立刻扭曲到了一起,显得异常狰狞恐怖,

这一刻,婆罗受伤,

段枫和皇甫哲若是和婆罗单打独斗,或许沒有一个人是婆罗的对手,但是如今两人联手,可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只是一瞬间,婆罗将完全占据了下风,被段枫和皇甫哲压制着打,

而且皇甫哲和段枫两人的招式都非常密集,并且两人每一次动手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使得婆罗招架起來都显得极为吃力,

婆罗此刻显得吃力,梅雅丝也沒有好到那里去,

虽然火凤是一个女人,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她很强,梅雅丝在面对他的时候,都显得有些狼狈,甚至好几次都差点被火凤给用手戳穿他的喉咙,

“唰,”

只见火凤的手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梅雅丝的脖颈之上斩了过去,

手刀还未到达梅雅丝的面前,那凌厉的刀风已经落在了梅雅丝的脸部以及脖颈之上,脸部和脖颈之上一阵生疼,同时身上汗毛也在这一刻根根竖起,

沒有在意脸部和脖颈之上传來的疼痛之意,梅雅丝脚下陡然一滑,退后半步的同时,身子侧闪,试图躲避火凤这一记凌厉的手刀,

“嗖,”

凌厉的手刀与梅雅丝擦肩而过,

一记落空,火凤不做停留,瞬间变招,手刀化爪,五指紧扣,如同钢爪一般飞速的抓向了梅雅丝的胸口,

火凤这一招又快又疾,还沒有等梅雅丝反应过來,五指已经到了梅雅丝的面前,

梅雅丝还沒有來得及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就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死亡之意袭來,条件反射般伸出手格挡在了胸前,

“噗嗤,”

只见火凤的五指犹如锋利的刀刃一般,直接戳进了梅雅丝的手掌之中,顿时鲜血从梅雅丝的手掌之中疯狂的涌出,

剧烈的疼痛,使得梅雅丝忍不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火凤那修长的右腿陡然弹起,对着梅雅丝的胸口就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

一脚重重的踢在了梅雅丝的胸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梅雅丝给踢飞了出去,

“哐当,”

下一刻,梅雅丝的身体便砸在了那围栏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围栏给砸烂,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朝下栽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火凤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冰冷而又残忍的笑意,

“哐当,”

又是一声闷响,梅雅丝的身体便砸了下去,随即身体便向下滚去,

若是从梅雅丝从这里掉落下去,就算是摔不死,也休想在从地上爬起來,

眼看,梅雅丝就要滑落下去的时候,梅雅丝突然伸出左手,一把抓在了一个角落之上,随后凭借恐怖的臂力猛然一吸,整个人作势就要再次上來,

可就在这个时候,火凤动了,一闪就从走廊之上冲了出來,右腿弹起,对着梅雅丝就狠狠的砸了过來,

看到火凤这一腿袭來,梅雅丝急忙放弃了冲上去的机会,那手上的右手也搭在了角落之上,身形一闪,

一腿落空,火凤不作停留,再次对着梅雅丝动手,可是梅雅丝双手抓在那砖瓦之上不停的移动自己的身体,一时间火凤也拿他沒有任何的办法,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凤那脸上残忍的笑意就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她倒要看看梅雅丝能够坚持多久,而不从上面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梅雅丝的呼吸变得微微有些急促了起來,那手臂之上也开始有些酥麻之意,

但是他却不敢停下,依然不停的向着一旁移动,

突然,梅雅丝脸上露出了一道狠辣之色,身体也不在移动,左手猛然发力,腰部也在同一时间陡然发力,整个人的身体立刻倾斜而起,对着追來的火凤就狠狠的踢了过去,

火凤急忙伸出双手格挡在自己身前,

“砰,”

一声闷响传出,梅雅丝的双腿狠狠的踢在了火凤的身上,使得火凤忍不住的朝后腿了两步,

就在火凤朝后退去的那一刻,梅雅丝双臂也急忙发力,想要上來,

可就在这个时候,火凤右脚猛然一踏,

“啪,”

一脚落下,那叫脚下的砖瓦立刻随之破碎,随即只见火凤右腿一扫,

这些碎裂的砖瓦犹如暗器一般带着死亡的气息朝着梅雅丝急速而去,

看到这些急速飞來的转弯,梅雅丝不得不放弃想要冲上去的机会,

“嗖嗖嗖……”

一块块破碎的砖瓦从梅雅丝的头顶飞速而过,

与此同时,火凤的身影也达到了梅雅丝的手抓的地方,那左脚抬起对着梅雅丝的手就狠狠踩了下去,

“啪,”

“啊,”

闷响声刚刚传出,随即梅雅丝那杀猪般哀嚎声就立刻传了出來,

此刻,火凤左脚踩着梅雅丝的手,不停的碾压,时不时会传出骨骼断裂的声响,

只是眨眼间,被火凤踩在脚下的这只手已经血肉模糊,而梅雅丝那痛苦的哀嚎声也变得更加刺耳了起來,同时梅雅丝的额头以及后背之上充满冷汗,

一股钻心的疼痛顺着手掌游走全身,

毕竟十指连心,火凤这些來回碾压梅雅丝的手指他怎么可能不哀嚎,

“游戏结束了,你可以死了,”火凤突然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火凤立刻抬起了脚,

火凤感刚刚抬起脚,梅雅丝的身体立刻向下砸去,

看着梅雅丝那急速下坠的身体,火凤的嘴角再次绽放出了一道笑意,仿佛她已经看到了梅雅丝摔成肉饼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