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32章 厉鸿屠的后手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厉鸿屠的后手

倾盆大雨之下,段枫手持鱼肠剑,像所有准备要他命的人宣战!

听到段枫这充满杀意的话后,众人心头忍不住的一颤,刚刚段枫斩杀厄瑞玻斯的那一幕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谁也没有想到厄瑞玻斯就这样被段枫给杀了,甚至是可以说是秒杀。

要知道之前段枫还不是厄瑞玻斯的对手,突破之后的他竟然变得这么强,众人心头怎么不可能会不震惊呢?

尤其是段枫的人在看到厄瑞玻斯被斩杀之后,势气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更加疯狂的厮杀了起来,在他们看来突破后的段枫已经无敌!

更何况此刻这里还有一个承影剑剑主——澹台君华,以及那个坐在轿子之中还未出手的神秘人。

种种原因使得,他们的势气完全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沸点。

但是皇甫哲却一脸平静,突破后的段枫配上那专属剑主的剑招,能够斩杀受伤的厄瑞玻斯,这点皇甫哲心中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和皇甫哲交战的亚度尼斯那手中的弯月刀泛着森冷的寒意,如风般的朝着皇甫哲袭来!

“嗖!”

弯月刀速度快若闪电,宛如一道白光呼啸而过,令人躲无可躲。

然而,面对这恐怖的一刀,皇甫哲却是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当亚度尼斯的弯月刀即将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皇甫哲的身体好像陀螺似地旋转了几个圈,随后躲闪到了一旁。

是的亚度尼斯这一刀直接落空。

一击不中,亚度尼斯立刻反手一斩,对着皇甫哲再次斩来。

“嘶!”

一刀斩出,那面前的空气直接被切开了一道口子,空气撕裂的声音响起,凌厉的刀风扑面扫向了皇甫哲,令得他浑身汗毛陡然乍起。

就在这一刀要落在皇甫哲胸膛的时候,皇甫哲冷哼一声,那右手之中紧握的长剑立刻挡在了身前。

“叮当!”

刀剑相撞,火花溅起!

挡住亚度尼斯这一刀之后,皇甫哲闷哼一声,手腕一抖,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一下子就震开了亚度尼斯的刀。

随后皇甫哲手持长剑,急速的刺向了亚度尼斯。

这一刺,使得皇甫哲整个人气势陡然暴涨,宛如出海的蛟龙,势不可挡!

看到皇甫哲这惊天一刺,亚度尼斯的脸色巨变,急忙将手中的刀护在了胸前。

“叮当!”

剑尖刺在了刀身之上,那恐怖的力量也随之陡然爆发而出,朝着亚度尼斯涌去。

“砰!”

“砰!”

恐怖的力量使得亚度尼斯的身形忍不住的后退了数步,才慢慢的稳住身形,那张本来英俊的脸庞,此刻变得煞白,没有丝毫的血色。

虽然他用刀挡住了皇甫哲一恐怖的一剑,但是那恐怖的力量却倾泻而出,让他五脏六腑之上一片翻滚,并且那恐怖的力量还让他虎口之上一阵生疼发麻!

一时间亚度尼斯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此刻他心中异常清楚,皇甫哲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甚至只要你一不小心,他就很有可能将你给斩杀在他的剑下!

“难道你也是剑主?”亚度尼斯直勾勾的盯着皇甫哲,声音低沉而又沙哑的问道。

“是又能够如何,不是又能够如何!”皇甫哲冷声说道:“无论我是与不是,今天的你都难逃一死!”

话音落下,皇甫哲不给亚度尼斯开口说话的机会,就动了。

只是一晃,皇甫哲就到了亚度尼斯的面前,手中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亚度尼斯就斩下。

而亚度尼斯则是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弯月刀来格挡皇甫哲的剑招。

一时间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限,一阵阵“叮当”的脆响声也在四周不停的响起。

此刻的皇甫哲完全是想要以速度取胜,那恐怖的剑招犹如闪电又仿佛潮水一般,疯狂的朝着亚度尼斯而去。

面对皇甫哲这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亚度尼斯只能够避其锋芒不停的闪躲。

一退再退,只是片刻间亚度尼斯就宛如一条人人喊打的丧家之犬,除了退闪之外,再无其他应对办法。

“叮当!”

刀剑再次相撞,那恐怖的力量使得亚度尼斯身体之中的血液一阵翻滚,那手腕也是微微一震不说,就连虎口也一阵生疼,手中弯月刀虽未脱手,但是这恐怖力量直接将亚度尼斯给逼退了数步。

亚度尼斯退,皇甫哲进!

瞬间,皇甫哲的剑招比之前变得更加凌厉更加密集了起来,那双眸子之中也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这一刻的皇甫哲完全犹如一头豺狼一般,已经露出了那锋利的獠牙。

“叮当!”

又是一声脆响,刀剑相撞之后,立刻分看,但是那刀气却在皇甫的右臂之上留下了道道的伤痕。

但是亚度尼斯也没有好到那里去,他同样也是如此。

与此同时澹台君华和塔纳托斯的厮杀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澹台君华的速度虽然没有皇甫哲快,但是他的招式却皇甫哲的诡异刁钻的要多。

“影杀!”澹台君华突然吼道,那手中的剑势一变,立刻幻化出了数道剑花朝着塔纳托斯而去,剑气犹如一张大网一般,将塔纳托斯完全给笼罩在了其中。

一时间,塔纳托斯只感觉自己面前尽是剑影,根本无处可闪躲,并且同时一股死亡的气息立刻笼罩在塔纳托斯的心头。

那手中的的银白色长剑立刻急速挥出三剑!

“叮叮……”

顿时脆响声传出!

突然,澹台君华的手势一变,他手中的承影剑立刻变刺为斩,对着塔纳托斯的左臂之上斩了过去。

剑未到,那凌厉的剑风已经袭来。

塔纳托斯的脸色顿时为之大变,急忙横放长剑格挡。

“叮当!”

在脆响声传出的同时,塔纳托斯的身体立刻忍不住的朝后退去。

并且那肩膀之上也被凌厉的剑气所划伤,鲜血瞬间从中冒出。

手臂之上的疼痛,让塔纳托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脸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意。

还没有等塔纳托斯出手,澹台君华手中的承影剑便犹如闪电般再次袭来!

这一刻,澹台君华的招式也变得不像只见那些诡异了起来,而是完全讲究一个快字,可以说快到了极点,快到了极限。

“唰!”

眨眼间,澹台君华手中的承影剑已经到了塔纳托斯的面前。

塔纳托斯的心头陡然一沉,急忙将手中的长剑以雷霆之势给挥出。

“当!”

眼看塔纳托斯挡下这一剑之后,澹台君华手中的承影剑就再次一变,换个角度朝着塔纳托斯刺了过去。

此时的澹台君华犹如出水的蛟龙一般,每一次的攻击都极快,根本不给塔纳托斯反应的机会。

面对澹台君华凌厉的攻击,塔纳托斯只能够狼狈的躲闪和防御。

“唰!";

突然澹台君华脚步微微一动,手中的承影剑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了塔纳托斯。

而此刻,段枫已经再次的盯上了厉鸿屠,今天他必须要杀了厉鸿屠,当然能够活捉的话,他不介意将厉鸿屠给带回河洛市让蓝凝云决定怎么对付厉鸿屠。

被段枫这样给盯着,厉鸿屠感觉自己的喉咙上仿佛被什么人给掐住了一般,让他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厉鸿屠,你说你该怎么死!”段枫死死的盯着厉鸿屠说道:“你这个畜生,竟然勾结岛国的人暗杀蓝家,让蓝家鸡犬不留,如果不是蓝凝云命大的话,恐怕也早就被你给杀了吧!”

“不错!”厉鸿屠狰狞着看着段枫道:“我一直信奉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现在看来,果然是后患无穷,当年我真该一直寻找蓝凝云,将她给彻底杀了……”

“你没有了机会!”段枫冷哼一声打断了厉鸿屠的话说道:“不仅你要死,就连你们厉家也跑不掉,皇甫哲是不会放过你们厉家的,到时候他会送你们厉家所有人去地狱,去跪在蓝家所有人面前忏悔!”

听到段枫说皇甫哲不会放过厉家之后,厉鸿屠的脸色完全别的铁青了起来,如果皇甫哲真的不放过厉家的人,那么到时候谁都别想活,皇甫哲有这个实力能够做到这些。

毕竟他是狼牙,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而且皇甫哲还是皇甫家的人,他的背后还站着一个老怪物,这更是让厉鸿屠心中清楚,皇甫哲要对付厉家,比段枫要简单的多。

毕竟权利这种东西能够在某些时候发挥出他最大的价值。

“小杂种,你以为刚刚你没有杀我,现在你还有机会杀我吗?”厉鸿屠一脸扭曲的看着段枫说道:“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已经失去了杀我的最好机会,现在的你,已经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了!”

不知为何看着厉鸿屠那狰狞的面孔,耳畔响起他的话,让段枫心头猛然一跳,心中立刻浮现了一道不好的预感,难道他还有后手?

“你失去了杀我的最佳时间,现在想要杀我,根本不可能!”厉鸿屠沙哑着说道:“要么让我现在离开这里,要么大家全部都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