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52章 宁老的杀意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宁老的杀意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天际倾洒而下,照在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但是这明媚的阳光并没有驱散京城之中那股压抑而又沉闷的气息,反而在地平线越来越亮的时候,这压抑沉闷的气息就变得越来越浓厚了起来。

宁家后院之中,宁老爷子躺在躺椅之上,轻轻的摇晃着,仿佛那压抑沉闷的气息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一般。

突然一道杂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下一刻,只见宁咏霖一脸慌张的走了过来。

顷刻间,宁咏霖就到了宁老爷子身边,恭敬的说道:“爷爷”

“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切不可急躁,不然就会乱了分寸”宁老爷子不轻不重的说道。

“爷爷,我”宁咏霖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开口说道。

“以后注意点,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可乱了分寸。”宁老爷子慢慢的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扫了一眼宁咏霖道:“是不是找我去开会呢”

“爷爷,您都知道”宁咏霖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宁老爷子冷笑一声:“羊城那位说话了,上面恐怕这一刻已经手无所措了吧”

“爷爷,皇甫家的态度也十分强硬,丝毫不肯退后半步,说什么都要公众于天下”宁咏霖沉声道:“在加上羊城那位强势的态度,现在上面那几位确实要着宁老爷子就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咏霖,我去开会,你去找皇甫哲和他联手,用你们手中的特权,以绝对的碾压之势,将厉家给我连根拔起”

宁老爷子身上慢慢露出了一道淡淡的杀意,虽然这份杀意很淡,但确实存在。

并且这淡淡的杀意,让宁咏霖浑身上下猛然一颤,这是第三次在宁老爷子身上感受到杀意

第一次是有人要绑架宁若柳,威胁宁家,他动了杀意

第二次是段枫他们被人出卖,他动了杀意

而这是第三次。

“同时,给我通知所有报社,让他们全部都给我登报”宁老爷子重重的说道。

听到宁老爷子的话后,宁咏霖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脸上出现了一道激动之色。

他心中无比清楚,宁老爷子这是要先斩后奏,这是要闹得满城风雨的节奏。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给办妥的”

宁老爷子点了点头:“那就好,告诉皇甫哲,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若想厉家死,先斩他的根”

话音落下,宁老爷子就迈着沉稳的步伐朝外走去。

看着宁老爷子的背影,宁咏霖长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你不服不行。

随后,宁咏霖也急忙朝外走了出去。

他要去半宁老爷子交代的消息。

不止是京城的气息沉闷,江淮葛家也是死气沉沉的。

葛流云想要借段枫之手杀了厉鸿屠,他做到了,厉鸿屠确实死了,而且厉家的结果和他想的也差不多,面临各大家族的绝对碾压。

虽然一切都在按照葛流云的剧本所走,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长舒一口气,反而一颗心完全提到了嗓子眼上面。

厉家是要完了,但是厉鸿屠在临死之前所设计的阳谋已经彻底推动了,无人能够阻拦阳谋的继续。

既然无法阻止,那么下面段枫就绝对会来江淮朝他葛流云要人,要葛博

那时候,葛家就要面临艰难的抉择了。

交人,葛博必死,葛家颜面扫地,不交,段枫这个疯子绝对敢和葛家死磕。

这沉闷的气息使得整个葛家死气沉沉的。

同时葛流云坐在书房之中不停的抽着烟,那面前的烟灰缸之中充满了烟灰不说,整个书房之中也被一道刺鼻的烟草味所充斥。

嘎吱

突然,书房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听到开门声之后,葛流云立刻扭头看向了门口,随即葛博的身影立刻映入到了葛流云的视线之中

“爸”

“你来做什么”葛流云脸色阴森的吓人不说,就连声音也异常冰冷。

“爸,段枫接下来是不是要来我们葛家了”

“你认为呢”葛流云沉声道:“你害死了冷悠然,想让他罢手可能吗”

如果冷悠然没有死,那么一切都好说,葛流云能够想出数百条和解的办法,但是现在他根本想不到。

推动的阳谋根本无解。

听到葛流云的话后,葛博整个人犹如遭到雷击,脸色苍白。

“你出去之前,我是怎么交代你的,不要在这个多事之秋给我惹事,可是你偏偏不听,直接招惹了段枫,他就是一个疯子,你不知道吗”葛流云语气略显沉重:“他的敌人已经够多了,你被他打了,直接灰溜溜的回来不就得了,被人打脸怎么了,谁没有被人打脸的时候,可是你不该被打脸之后,还自以为是的去报复,有人比你更想让他死,现在倒好,你说,我是保你,还是不保你”

一时间,葛博汗流浃背,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幻着。

“爸,实在不行,你就把我交出去吧”葛博咬着牙说道:“大不了就是一死,这样还能够保留我们葛家全部的实力,但时候我们葛家还能够在向上爬一步”

“交出去”葛流云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交出去就没事情了,如果将你给交出去之后,那就是让他打整个葛家的脸,而且还打的啪啪响”

“爸,就像你说谁都有被打脸的时候,就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混账”葛流云的脸色,当即变得铁青了起来:“你是我儿子,让我看着你送死,你认为可能吗”

葛流云那愤怒的话在传到葛博耳中的时候,葛博那脸上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狡黠之意。

刚刚他葛博是故意这样说的,毕竟能够活着,没人愿意死。

所以,他以退为进,希望葛流云能够将他保下。

恐怕葛流云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正在为儿子的事情发愁,儿子竟然给他玩起了心眼。

狡黠之意飞速闪过,葛博满脸愧疚而不安的说道:“爸,您也别太为难”

还没有等葛博把话说完,就被葛流云打断道:“你难道就这么想死吗”

“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不想让你为我在操心而已”葛博低着头,犹如犯错的小学生般,底气不足。

葛流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能够这样想,我已经很满意了”

“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出去避避,等过了风头,你在回来。”

这一刻,葛流云能够想到的办法只有这一个,等实在无法抗衡的时候,就让段枫来找好了,他就不信,找不到人的段枫还要继续对付葛家

可是葛流云太高估了自己,也小看了段枫,他既然说了要葛博的命,又岂会在江淮市没有做任何的准备

葛流云愁,有人比葛流云更加愁,那就是厉家的人

如果说葛家死气沉沉,那么厉就是一滩死水,没有丝毫的生机可言。

厉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之色,但是在这绝望之色之中却夹杂着刻骨铭心的恨意,是对厉鸿屠的恨意。

如果不是厉鸿屠,他们岂会被逼到如此的绝境之中。

他们知道厉家完了,但是却不知道,厉家不仅是要完了,而是要受到整个华夏人的唾骂,就算他们的后人也注定要被人唾骂

因为宁咏霖办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就透露出去厉家勾结外邦残害蓝家的事情,同时宁咏霖还找人以悬剑的名字在网上发表了长篇大论,完全是描绘蓝家对华夏的功绩,以及指责厉家的暴行

当消息散播出去之后,立刻以爆炸的形式,飞速的朝着大江南北传递,而且在宁咏霖刻意的操纵这下,这个消息,犹如病毒般,瞬间席卷华夏整片大地。

媒体报道,无数人指责,网络疯狂转载,无数网民谩骂

一时间,厉家成为了千夫所指

同时,皇甫哲也以闪电般的速度对着厉家体制内的人出手,一股巨大的风暴无声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