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60章 安琪儿的不解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安琪儿的不解

当华夏进入到黑夜的时候,万里之外的米国却已经迎来了新的一天。

东方天际被晨晖染得一片通红,晨晖贯穿云层倾洒而下,使得有着天使之城美誉的洛杉矶仿佛披上了一层玫瑰花瓣般,温馨而充满了热情!

同时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晨晖照耀在被誉为全世界最尊贵住宅区——比弗利山庄上时,使得这个被誉为全世界最尊贵住宅区像是披上了一件绝美的外套一般,显得美轮美奂。

比弗利山庄是举世闻名的全球富豪心目中的梦幻之地,位于洛杉矶西部,坐落于清爽宜人的太平洋沿岸和比弗利山山脚下。

比弗利山庄不仅是全世界最尊贵的住宅区,同时也是购物天堂,更是富豪明星的聚集地和各大财阀的聚集地。

并且在比弗利山庄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买东西不要问价钱,问了就表示你买不起!

在这里所有名牌珠宝与服饰全部都能够找到应该属于它们最华丽的展示所,每家店面均布置得金碧辉煌,气派泱泱如美术馆。

在这里你可以随处看见豪华的汽车。

可以说住在比弗利山庄代表着地位和财富。

此时,比弗利山庄一栋豪宅的院内,刚刚锻炼完的安琪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那犹如蓝宝石般的眸子,仿佛在感受着清晨空气的清新般!

片刻之后,安琪儿慢慢睁开眼睛,坐在了院内的椅子上。

安琪儿刚刚坐下,一个女仆装金发碧眼的女人,立刻给安琪儿端了一杯刚榨好的果汁。

安琪儿接过果汁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就放在了桌子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戴维斯大步的从不远处朝着安琪儿走了过来。

“啪嗒啪嗒……”

脚步声在第一时间就落在了安琪儿的耳中。

虽然听到了脚步声,但是安琪儿并没有回头,而是如同之前这样坐在这里,那双笔直的美腿在这一刻也不安分的搭在了一起。

“小姐!”戴维斯走到安琪儿面前,立刻对着安琪儿恭敬的鞠了一躬。

“坐!”安琪儿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轻声道。

戴维斯点了点头,走到了椅子面前,拉出,然后坐了下来。

看到戴维斯坐下之后,安琪儿缓缓的开口问道:“怎么,华夏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安琪儿一直让戴维斯关注着华夏,更为准确的说是关注着段枫的最新动静。

如今戴维斯过来,那么必定是段枫那里的事情。

戴维斯轻轻点了点头:“小姐,根据我们最新的消息,他灭了东海的温家!”

“这是必然的!”安琪儿一脸平静淡淡的说道,那模样仿佛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一般。

“温家不过是跳梁小丑,上不得台面,若是江南段家那位还活着,温家根本蹦跶不了这么久!”

“小姐,你说的是,温家确实是上不得台面的跳梁小丑而已!”戴维斯急忙随声附和道。

如果让华夏居住在东海的人,在听到两人的话后,绝对会震惊不已,温家上不得台面,那么什么样的家族能够上的台面?

事实上,在洛克菲勒家族眼中像温家这样的家族确实上不得台面。

毕竟温家只局限于华夏,更为准确的说只局限于东海哪一方世界,而洛克菲勒家族则是举世闻名,是著名的大财团,更何况米国的共和党和洛克菲勒家族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更加使得安琪儿有足够藐视温家的实力。

“小姐,在灭了温家之后,你肯定想不到还有一个家族也紧跟着去地狱之中招撒旦报道了!”

听到戴维斯的这句话后,安琪儿顿时来了兴趣,看着戴维斯轻声问道:“谁?”

“厉家!”

“厉家!”安琪儿的眉头微微蹙在了一起,显然是在脑海中想华夏厉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片刻之后,安琪儿那秀眉缓缓的舒展开来:“怎么回事?”

“具体的情况我们不清楚。”戴维斯无奈的叹息道。

“哦,那说说你们所掌握的!”

“小姐,华夏以前有个家族叫做蓝家,具体是什么样的家族我不知道,但是厉家好像就是因为勾结岛国的人屠了蓝家满门的事情败落,各大报社纷纷报道指责厉家残害忠良,叛国等各大罪状!”

“最终引起了民愤,华夏政府不得不对厉家出手,可是就在华夏政府出手的时候,厉家竟然被人给灭族了!”戴维斯心有余悸的说道。

显然一直关注着华夏那边事情的戴维斯,对于厉家多少有一点的了解。

“灭族?”安琪儿的秀眉再次蹙在了一起。

“恩,被人给灭族了!”

“谁做的?”

“不知道,华夏政府给出的说法是因为事情败落之后,厉家出了内讧,他们自相残杀……”

安琪儿的嘴角忍不住的勾勒出了一道笑意:“这件事情是皇甫哲处理的吧?”

愕然听到安琪儿话,戴维斯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之色:“小姐,你怎么知道?”

“只有他能够想到这么蹩脚的理由。”安琪儿嘴角的笑意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你不了解皇甫哲,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只是现在看来,我们是根本不可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戴维斯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确实如安琪儿所说的一样,他让人花费了不小的代价,但是依然没有问道厉家被谁给灭门的!

“小姐,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查?”

“不用了!”安琪儿不咸不淡的说道:“知道与不知道对我们都一样,只要关注段枫就可以了!”

“恩,小姐,根据段枫的脾气,他接下来应该是要去江淮葛家!”戴维斯如实的回报道。

“看来他又要开始打脸了!”安琪儿吸了一口气道!

“对了,小姐,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让我们查得薛舞绝,她的来头好像非常恐怖。”戴维斯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恐惧之色。

听到戴维斯这么一说,安琪儿急忙开口问道:“说,都是查到了些什么?”

自从知道段枫的母亲是名动南半国的薛舞绝之后,安琪儿就意识到了这其中肯定有着猫腻。

如果薛舞绝是普通人的话,那么她怎么可能游走在华夏各个纨绔圈子之中而安然无恙呢?如果薛舞绝是普通人的话,她怎么可能能够名动南半国呢?

只因为薛舞绝长的漂亮吗?

肯定不是,这个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很多,可是偏偏薛舞绝能够名动南半国,而且还是一个孤儿,那么这其中的事情就耐人寻味了。

所以,安琪儿让戴维斯在注意着段枫动静的同时,也让戴维斯查着薛舞绝。

“小姐,这是我们所搜集到的资料!”说着戴维斯从身上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安琪儿:“这是我们目前所查到所有资料!”

安琪儿接过信之后,缓缓的打开,认真的浏览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琪儿那张原本平静的脸庞,慢慢浮现了一道叫做惊讶的神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七八分钟后,安琪儿才将信上的东西给慢慢看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那已经泛起涟漪的内心道:“果然不简单啊,这样的女人放在任何时代,都绝对是一个让人感到恐惧的女人!”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华夏当年名动南半国的枭雄林遮天竟然是她的人!”安琪儿唏嘘不已的说道:“她的背后绝对站着一个让所有人都能够感到恐惧的人!”

戴维斯没有说话,但是那脸上的神情却非常赞同安琪儿的话。

“只是,我想不明白,如果薛舞绝背后真的有这样一个人,那么为何当年没有站出来呢?”安琪儿紧皱着眉头说道:“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他应该会帮薛舞绝才对啊!”

安琪儿像是询问戴维斯,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戴维斯没有开口,而是选择了沉默。

对于安琪儿都想不明白的事情,他更是不可能想明白。

片刻之后,安琪儿再次开口说道:“戴维斯,我对薛舞绝非常有兴趣,给我继续查,不惜一切代价的也要给我搞清楚她到底什么来历,以及她背后的那个人是谁!”

“我知道了,小姐!”

戴维斯的话音刚刚落下,安琪儿就再次开口道:“算了,还是我去一趟华夏看看吧,说不准还能够有点意外的收获!”

“小姐,您又要去华夏?”戴维斯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恩,帮我准备一下,今天我们就去华夏!”安琪儿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戴维斯本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安琪儿那坚定的脸色之后,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说着戴维斯就站起身,朝着一旁走去。

戴维斯刚刚离开,安琪儿就从椅子上慢慢的站了起来,抬头看着东方的朝阳,嘴角勾勒出了一道足够让无数男人为之兽血沸腾的笑意:“亲爱的,我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