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76章 不要落在我手中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不要落在我手中

“欺人太甚。”纪含香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笑的非常肆无忌惮:“燕少,是我们欺人太甚,还是你欺人太甚。”

说着,纪含香的脸色陡然一变,声音也随之变得阴沉了起來:“你來我龙蛇会所,挖我墙角,说我欺人太甚,如果我去你凯越会所这样闹一番,是不是也可以说你燕鹏飞欺人太甚。”

面对盛气凌人的纪含香,燕鹏飞的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着,双拳也在这一刻也情不自禁的握在了一起。

他想要开口反驳,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毕竟纪含香说的是事实,是他來龙蛇会所挑衅的,而不是纪含香去挑衅他燕鹏飞的。

随后,纪含香再次开口说道:“燕鹏飞,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的话。”

愕然听到纪含香这句话后,燕鹏飞的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了之前纪含香所说的话:“龙蛇会所的墙根不是谁想挖就能挖的,挖了就要付出代价。”

一时间这句话犹如魔咒一般,不停的在燕鹏飞的脑海中响起。

下一刻,只见纪含香迈着脚步缓缓的朝着燕鹏飞的身边走了过去。

看着纪含香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靠近,燕鹏飞那张脸色变得阴沉到了极点,那双眸子之中此刻还夹杂着一道让人心悸的冷芒。

而燕鹏飞身边那些原本打算跟着燕鹏飞离开龙蛇会所的人,在看到纪含香靠近之后,身体犹如抖筛糠一般,不停的抖动了起來。

顷刻间,纪含香就走到了燕鹏飞的身边,那精致的脸上也慢慢露出了一道迷人而又妩媚的笑意。

只是此刻这道迷人而又妩媚的笑意落在燕鹏飞和那些跟随亚准备离开龙蛇会所的人,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别看纪含香在京城的时间不长,但是她那美女蛇之名却早已经响彻整个京城。

所有人都知道,若是被纪含香这条美女蛇逮到机会咬你一口,那么就算不死也会让你脱层皮。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拉拢的宁咏霖,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今天我燕鹏飞算是栽了一个大跟头。”燕鹏飞铁青着脸说道。

此时,燕鹏飞只感觉纪含香远远要比他想象中的要可怕,要难对付。

但是他并沒有因此而想要放弃吞并了龙蛇会所。

人就是这样,越难得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越难征服的东西,就越要去征服。

“说吧,怎么才肯让我走。”燕鹏飞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

他心中清楚,想要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改天想要带人去你凯越会所大闹一番,顺便给你说句不要欺人太甚,然后,你放我走就可以了。”纪含香淡淡的说道。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燕鹏飞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纪含香,你……”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

“换个条件。”

“看到那把匕首了吗。”纪含香指了一下放在会议桌上的匕首,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燕鹏飞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好,今天我认栽。”

说着,燕鹏飞迈着步伐直接走到了会议桌旁边,拿起匕首,沒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将彼此刺在了自己的胸前。

“噗嗤。”

鲜血顿时从燕鹏飞胸口溢出。

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张脸上完全充满了呆滞之意,谁也沒有想到纪含香今天不仅狠狠的打了燕鹏飞的脸,还让他他自捅一刀。

就在所有人愣神之际,纪含香一脸轻笑的说道:“燕少,这是何必呢,我不过是给你开一个玩笑而已,何必这么认真呢,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耳畔响起纪含香的声音,眸子中看着纪含香那带着嘲讽之意的眼神,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这一刀算是我今天给纪小姐等人赔罪了。”

“燕少有气魄,改日我定当做东请你吃饭。”

燕鹏飞冷哼一声,沒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就要离去。

看着燕鹏飞转身,江流风突然开口说道:“燕鹏飞,龙蛇会所的人,你就别带走了。”

“唰。”

燕鹏飞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狰狞了起來,而准备跟着燕鹏飞走的人,在听到江流风的话后,浑身上下都是冷汗直冒。

“江少,你这是什么意思。”燕鹏飞冷声道:“刚刚纪小姐可是说了,他不和这些人计较的。”

燕鹏飞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保不住今天投奔自己的人,那么要是传出去,日后谁还敢跟他。

毕竟连自己的人都保不住,他还怎么在京城这个圈子混。

“你不用紧张,我沒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看看还有沒有人愿意跟你走。”说着江流风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再次说道:“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看看你们是去是留。”

“江少……”

“纪小姐,人无完人,怎能不犯错了。”江流风淡淡的说道:“在给他们一次机会,也不足为过吧。”

纪含香沒有立刻开口,而是微微沉吟了一下,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好吧,按照你所说的。”

江流风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立刻打了一个响指,扫了一眼众人之后,缓缓的说道:“你们也听到了纪小姐的话吧,现在给你们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想要留下的,纷纷给我坐回去,当然不想留下的可以随时离开。”

听到江流风的话后,其中一人立刻开口问道:“江少您说的是真的。”

“当然。”江流风轻笑一声道:“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來做选选择。”

话音刚刚落下,江流风便沒有多说什么,静静的看着所有人。

“江少,我不走了。”其中一人立刻开口说道。

“我也不走了。”

要知道此刻宁咏霖已经加入到了龙蛇会所,现在的龙蛇会所,根本不是之前能够比拟的。

可以说,现在的龙蛇会所已经有足够的资本和凯越会所平起平坐,甚至能够稳压凯越会所一头。

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这些原本打算跟燕鹏飞离开的人,全部回到了之前所坐的位置上。

他还想着将这些人带走呢,但是谁知道却被人在背后给狠狠的捅了一刀。

燕鹏飞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扭曲了起來,那双眸子之中仿佛要喷出愤怒的火焰一般。

“怎么,你很不爽。”江流风冰冷的说道。

燕鹏飞冷哼一声:“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滚吧。”宁咏霖突然开口说道:“为了礼尚往來,明天晚上我们将去你凯越会所走一趟,希望燕少不要让们失望。”

燕鹏飞沒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这颗偷鸡不成蚀把米,是燕鹏飞的真实写照。

看到燕鹏飞离去之后,江流风缓缓的说道:“刚刚打算跟燕鹏飞的人。现在可以滚了。”

愕然听到江流风这句话后。先是一愣。随后。那原本刚刚出现一丝血色的脸庞。再次变得苍白了起來。

“江……江少。您刚刚……”

“让你们留下。但是沒说要留到什么时候。”江流风轻轻的抽了一口香烟。淡淡的说道:“现在。给我滚。不然我会将你们从楼上给扔下去。”

“唰。”

再次听到江流风的话后。所有人的心头陡然一颤。

江流风这明显的是想置他们于死地。

毕竟刚刚得罪了燕鹏飞。如今江流风又让他们滚。可以说完全是将这些人给逼到了绝路之上。日后沒有任何一家会所会收留他们。

同时。他们也将会成为整个京城之中的笑柄。

这一刻。他们所有人的内心之中全部充满了悔意。

“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给我滚。不然我真的会将你们从这里给扔下去。”

与此同时。燕鹏飞在走出龙蛇会所之后。那张因为扭曲而变得难看的脸庞。在一刻微微有些好转。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里也渐渐恢复了一些神采。

夜幕下。燕鹏飞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当晚风吹过。吹起了燕鹏飞的衬衣领子。原本带着几分寒冷的秋风吹打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身体微微抖动一下。

随即。燕鹏飞扭头看了一眼龙蛇会所。双眸之中闪烁着阵阵的寒芒。双拳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或许是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使得那插在胸膛前的匕首之中再次溢出了一丝的鲜血。

但是燕鹏飞仿佛沒有擦觉到一般,依然死死的盯着龙蛇会所的门口:“纪含香,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中,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话音落下,燕鹏飞浑身上下立刻散发出了一道浓厚杀意,一时间四周的温度迅速下降,那刚刚恢复神采的双眸在这一刻闪烁着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和怨毒之意,显然显今晚的事情他不会善罢甘休。

要知道他燕鹏飞从小可以说就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被纪含香这么摆了一道,他要是就这样算了,那才是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