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94章 穆剑武的期待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穆剑武的期待

本来段枫以为在河洛市最多呆两天就可以去羊城,可是谁想计划赶不上变化,使得段枫在河洛市多停留了一天。

在这三天之中,段枫送走了布兰妮,让她回了梵蒂冈!

不过在布兰妮走的时候,却严重警告了段枫一句,让他好好活着,他的命,只有她布兰妮能取。

一切完全和安琪儿所说的一样,这让段枫不得不摇头苦笑。

难道真的犹如张爱玲所说的一样: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

随后,段枫又让张舒婷回京城了,毕竟她是偷跑出来的,张文麟不知道气成了什么样子,而且现在纪含香也在京城,万一纪含香出现点什么事情,凭借张舒婷的身份还能够帮助一下纪含香。

所以,段枫让张舒婷也走了,不过送走张舒婷可不像布兰妮那么简单。

段枫再三保证改天去京城,张舒婷才满脸不情愿的离开了河洛市,踏上了返回京城的路程。

至于安琪儿则依然是留在了华夏,具体她想要干什么,恐怕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而今天,段枫就打算去羊城。

虽然今天要去羊城,但是段枫却并没有着急,依然来了龙腾集团。

以前,戚烟梦不在公司之中,有林忆如,大小事情她来拍板,可是如今林忆如也要跟着去羊城,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详细的交代下。

一直到下午将近三点的时候,戚烟梦终于将手头积压的工作解决完,抬起头想要问问段枫什么时候去羊城,可是办公室之中那里还有段枫的身影。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烟梦苦笑了一声。

此时的段枫正在和苏珊在一起,或者说,段枫在离开戚烟梦的办公室之后,恰好被苏珊给撞上了。

现在的苏珊那里还有昔日初遇段枫那份神采奕奕的模样,此时的她满脸憔悴!

段枫看着苏珊那憔悴的容颜,关心道:“你瘦了!”

你瘦了!

不轻不重的三个字,却犹如一记闷雷般,在苏珊的脑海中嗡嗡作响,那娇躯也轻颤了一下。

虽然不明显,但确实轻颤了一下。

他在关心自己吗?

是的,他一定是在关心自己。

这一刻段枫那淡淡的一句话,让苏珊内心之中充满了感动。

女人就是这么简单,有时候平淡无奇的一句话,一个字眼,却能够让她感动半天。

段枫仿佛感受到了苏珊的变化般,再次开口道:“你怎么了吗?”

“没,没事!”苏珊急忙抬起头,对着段枫露出了一道自认为最美的笑容。

看着苏珊脸上那灿烂如夏花般绚丽的笑意,段枫也轻笑了一声:“多多注意身体,不要太拼命,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我知道!”苏珊点头道:“我和你是不会客气的!”

“那就好!”

“对了,你是不是又要离开河洛市了?”

段枫并没有否认:“恩,今天就打算走呢,这不等梦梦呢!”

“哦,能告诉我去哪里吗?”苏珊一脸紧张的看着段枫问道。

“羊城!”段枫轻声道:“怎么了吗?”

“没事,只是好奇而已!”苏珊满脸笑意的说道:“去了羊城多多注意安全。”

“我会的!”说着段枫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道:“等我从羊城回来,请你吃饭,现在我要走了!”

“好,记得啊,你欠我一顿饭!”

“记住了!”段枫转过身对着苏珊摆手道。

看着段枫的背影,苏珊那脸上的笑意慢慢的为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坚韧之意。

现在的她,虽然依然感觉自己配不上段枫,但是她会一直坚持的走下去,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看到那属于她的曙光。

段枫是个粗心大意的男人,并没有多想什么,便回到了戚烟梦的办公室之中。

走进办公室之后,段枫看这坐在办公桌前的戚烟梦问道:“梦梦,忙完了吗?”

“是不是要走了?”

“恩!”

“那走吧!”说着戚烟梦就打开了抽屉,拿出包,将手机放在包里面后,便站了起来。

段枫没有在多说什么,便和戚烟梦走出了办公室。

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段枫给林忆如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就朝着楼下而去。

两人刚刚来到楼下,林忆如便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苏珊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段枫三人开车离去,那张憔悴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嫉妒,有的只是羡慕。

段枫开着车立刻龙腾集团之后,便飞速的朝着高速公路上而去。

林忆如那张俏脸之上充满了紧张之意,不知不觉间,那粉拳也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戚烟梦仿佛看出了林忆如的紧张般,轻轻的拍了一下,那被林忆如握成拳的手背,示意让她不要紧张。

感受到戚烟梦的安慰后,林忆如慢慢的吸了一口气,那紧握在一起的粉拳慢慢的为之松开了。

四个多小时之后,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段枫也终于开车来到了羊城一家知名的酒店。

将车给停好之后,段枫和林忆如、戚烟梦三人便走进了酒店之中,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忙碌了一天,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来到套房之后,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便坐在了沙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而段枫好像没事人一般,站在落地窗前,抽着香烟,看着那窗外繁华而又迷离的夜景,脸上挂着一道复杂的笑意。

段枫前脚刚到羊城,入住到酒店之中后,有心人就立刻接到了消息。

檀香园之中,爽朗的笑声不停的充斥在四周。

裴老站在恭敬的站在老人的身边:“老爷子,好久没见到你这么高兴了!”

“老子的外孙来了羊城,就算在烦恼的事情,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老人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兴奋:“本来以为这小子还要等两天呢,没有想到今天就来了!”

“是啊,小少爷来的很快啊!”

“我还真有些想要见见他了!”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二十多年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一面,说真的,还感觉真有点对不起这小子!”

“老爷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见他呢?”

老人微微沉吟了一下后道:“先让他玩两天吧,到时候你找个机会,将他给我叫回来吧!”

“恩,我知道了!”裴老点头道:“只是戚小姐和林小姐两人呢?”

“一块叫回来,看看我的外孙媳妇!”老人痛快的说道:“对了,我是不是应该先准备好礼物呢,咱们华夏是礼仪之邦,晚辈见长辈都要准备礼物吧,尤其是孙媳妇上门,更要准备好礼物吧?”

“好像是的!”

“你说我送什么好呢?”老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们会喜欢什么呢?”

这一刻的这个老人身上没有丝毫的强势,有的只是一脸愁容,在为送什么东西而发愁。

“老爷子,我感觉吧,送礼物只是一番心意,和礼物贵重无关,只要心意到了就成!”裴老满脸认真的说道。

听到裴老的话后,老人那脸上的愁容顿时一扫而逝:“对,你说的对,我只想着自己愧疚他了,想要把最好的给他,但是却忽略了心意。”

同时,穆剑武也收到了段枫来到羊城的消息,只是穆剑武没有像羊城这位一样那么兴奋,而是一脸的凝重。

“玩爷,怎么了,刚刚还有说有笑的,怎么现在又装深沉了?”坐在穆剑武旁边的一个男人轻声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后,穆剑武那脸上的凝重之意,立刻消散,轻笑一声道:“没事,我只是突然间想了起来,昨天和一个婆娘约好了,今天去她那里,所以,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玩爷,你不去斗狗了啊?”

看到穆剑武要走,这个男人急忙说道。

“不斗了,下次在斗!”

“玩爷,你要是不去,咱们可赢不了啊!”

“输一次也无所谓,女人可是头等大事!”

说着穆剑武便走出了包厢之中。

走出包厢之后,穆剑武的脸色再次变得凝重了起来,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轻轻的抽着,朝门外走了出去。

走出私人会所之后,穆剑武看了一眼手腕上显得有些破旧的手表:“这么晚了,才来到羊城,段枫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随即,穆剑武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

“段枫,只希望你不要将羊城这一方乐土给毁了!”穆剑武无奈的叹息道。

下一刻,穆剑武从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当电话接通后,穆剑武立刻开口道:“爷爷,段枫来了!”

“你怎么知道?”

“他住在了我们家的酒店之中,我一直让人注意着,他刚刚来,我就收到了消息!”穆剑武一脸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马上和他们斩断所有生意上的来往!”穆老爷子一脸凝重的说道:“顺便,你明天去见一下段枫,尽下地主之谊,记住只可拉拢,不可得罪!”

“爷爷,您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的!”

“有什么事情,你在通知我吧!”

穆剑武将手机给重新放进了口袋之中:“段枫,真期待和你第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