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02章 真不是我爸爸吗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真不是我爸爸吗

正仁亲王和织田博远的算盘打的是不错,但他们却不知,段枫已经找到了唤醒悦悦的办法,同时此刻更是在施救。

虽然段枫在施救,但是病房外的穆佳怡脸色苍白,双眸无神,双拳紧紧攥在了一起,那额头之上也出现了一丝丝的汗珠。

悦悦昏睡这段时间,穆佳怡可谓是度日如年,看着那病**昏睡的悦悦,穆佳怡只感觉有人仿佛拿着一把刺刀,无情的在她那颗不算坚强的心脏上捅來捅去,让她痛的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此时,段枫说有办法唤醒悦悦,但却将他们所有人都从病房中赶了出來。

一时间,穆佳怡的心中更是担忧,在担忧的同时,她又将最后的一丝希望全部都放在了段枫的身上,希望段枫能够真的叫醒悦悦。

随着时间的推移,穆佳怡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來。

忽然,穆佳怡那放在身上的手机响了起來。

铃声那悦耳的声音,让穆佳怡浑身上下一震。

取出手机,穆佳怡看也沒看,就接通了电话。

“喂。”穆佳怡颤抖着开口道。

“穆小姐,不知道令爱现在有沒有醒过來。”

一道沙哑略带磁性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入到了穆佳怡的耳中。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穆佳怡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你是谁。”

关于悦悦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如今有人这么问,而且还是一个陌生到极点的声音,穆佳怡心中顿时一颤,忍不住的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再次开口道:“我只问你,想不想救醒你女儿。”

“是你,是你绑架了我女儿,是你做的。”穆佳怡犹如一头被刺伤的野兽一般,红着眼眶,颤抖着身体歇斯底里的说道。

“不错,是我做的。”

对方直接承认了下來。

“你到底要做什么。”

虽然穆佳怡此刻一颗心全部都系在了悦悦的安危上面,但是这并沒有影响到她的理智。

对方既然这么痛快的承认了下來,那么必定是有事情,不然绝不可能这么痛快的承认。

“其实很简单,你自己一个人來郊区,到时候我在联系你。”对方淡淡的说道:“只能够你一个人來,如果让我发现有人跟着你,那么你女儿将永远昏睡。”

话音落下,对方不给穆佳怡开口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穆佳怡听着手机里面的忙碌声,整个人犹如丢了魂魄一般,怔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羊城那家胡同之中私人会所之中,织田博远满脸谄媚的看着正仁亲王说道:“正仁亲王,她估计马上就应该动身了,到时候您想怎么做都可以。”

正仁亲王那英俊脸上慢慢露出了狡诈而又阴森的笑意:“贱人,你以为你是穆家的人,我就不敢动你吗,这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下一刻,正仁亲王看了一眼织田博远说道:“织田君,我们走。”

“是。”

羊城武警总队医院之中,看着穆佳怡在回过神后,便犹如发疯般的就朝外跑去。

可是却被眼疾手快的穆剑武给一把拉住了。

“姐,你要干什么去啊。”穆剑武一脸紧张而又担忧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谁给穆佳怡打的电话,但是穆剑武却从穆佳怡的话中听了出來,是对悦悦下手的人打來的电话。

“松开我。”

“姐,你先说你做什么去。”

“我要去救悦悦,我要救悦悦。”穆佳怡重重的说道。

这一刻的穆佳怡浑然忘记了会不会有危险,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救悦悦,一定要救悦悦,绝对不能够让她一直昏睡下去。

“你去那救。”

“刚刚有人给我打电话,是他们对悦悦动的手,他们说,只要我去郊区,就不会再伤害悦悦”

“郊区。”穆剑武冷哼一声:“姐,你傻了啊,是东郊还是西郊,连个具体位置你都沒有,你去哪里。救悦悦,你以为他们真的会不伤害悦悦吗。会答应你救悦悦吗。”

“你去了只能够陷入危险之中”

还沒有等穆剑武把话说完,就被穆佳怡再次怔住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但是片刻之后,穆佳怡回过神后,重重的说道:“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去,我都要去,哪怕死,我也不能让悦悦出事”

“姐,你”

“玩玩,放开我。”

“不能放。”穆剑武一脸坚决的说道:“我放开你,就是害你,是让将你往火坑里推。”

“放开我。”穆佳怡对着穆剑武咆哮道,那秋眸之中也充满了愤怒之色。

穆剑武在看到穆佳怡眼神之中的愤怒之色后,求救般的看向了一旁的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

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在感受到穆剑武那求救的目光后,看了一眼穆佳怡道:“穆小姐,你别担心,段枫不是在里面救悦悦吗。如果她救醒了,你不在这里,悦悦要找妈妈怎么办。”

“是啊。”林忆如随声附和道:“穆小姐,如果悦悦醒了,你又陷入到了危险之中,那怎么办。”

“你此刻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你先冷静一下,等下看看段枫能不能救醒悦悦,如果不能的话,你再去也不迟。”

耳畔响起林忆如和戚烟梦两人的话后,穆佳怡慢慢变得冷静了下來。

沉默了片刻之后,穆佳怡喃喃的说道:“对,对,恩人如果救不醒悦悦我再去,那时候我再去。”

听到穆佳怡的话后,穆剑武顿时长舒了一口气,慢慢松开了穆佳怡。

虽然松开了穆佳怡,但是穆剑武依然怕穆佳怡趁他不备从一旁跑走,便堵在了过道之上。

现在穆剑武只希望段枫能够将悦悦给救醒,不然穆佳怡可就真的危险了。

同时,穆剑武的心头沉重到了极点,这完全是有人在挑衅他们穆家,挑衅他们穆家的威严。

如果让他穆剑武查出來,他绝对饶不了对方,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时间就这样飞速的流逝着,段枫依然沒有从病房之中走出來的意思。

穆佳怡那颗心完全提到了嗓子眼上。

又过了片刻之后,穆佳怡终于等不下去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姐,段少还沒有出來,你就在等一会。”

“我等不了。”穆佳怡咆哮道:“那是我女儿,我唯一的女儿,你让我怎么等”

穆剑武脸色顿时暗淡了下來,别人不知道穆佳怡的情况,他这个做弟弟的怎么可能不清楚。

“姐,你如果真要去,可以,但是必须带上我。”

“不,我不能带你,他们说了让我一个人去,不然悦悦就会永远醒不过來。”

此刻穆佳怡将那份母亲对子女的母爱,展现的淋漓尽致,明知道有危险,但是却依然要义无反顾的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从内缓缓打开。

看到病房的门打开之后,穆剑武眼前一亮:“姐,段少出來了。”

愕然听到穆剑武的话后,穆佳怡唰的一下,犹如条件反射般的转过身。

顿时,段枫的身影映入到了穆佳怡的视线之中:“恩人,我女儿”

段枫那微微有些泛白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笑容:“沒事了,已经醒了。”

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所有人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穆佳怡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急忙将目光投向了病房之中,当看到悦悦正坐在病**,瞪着那迷人的小眼睛看着四周的时候,穆佳怡的眼眶中忍不住的滑落出了两行清泪。

下一刻,只听噗通一声闷响,便见穆佳怡跪在了段枫的面前。

这突兀的变化,让段枫一愣,还沒有等段枫反应过來,穆佳怡便对着段枫磕头,感激的说道:“谢谢恩人,谢谢恩人,佳怡就算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听到穆佳怡的话后,段枫立刻回过神,急忙弯下腰,将跪在地上的穆佳怡给搀扶起來:“沒什么,你不必在意,快去看看你女儿吧。”

穆佳怡点了点头,急忙走进了病房之中,将悦悦给抱在了怀中。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脸上再次露出了一道舒心的笑意。

自己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吧。

段枫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剑武一脸感激的看着段枫说道:“段少,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姐她”

“沒什么。”

“对了,我怎么沒有见到这小家伙的父亲,他呢。”段枫有些疑惑的说道。

按理说,悦悦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穆佳怡不可能不通知她父亲,所以段枫才疑惑。

穆剑武叹息了一声道:“已经过世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沒事。”穆剑武苦笑一声。

“既然沒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

“段少”

穆剑武刚刚开口,穆佳怡已经从房间中抱着悦悦走了过來。

“恩人。”

“别叫我恩人了,叫我段枫吧。”

穆佳怡沒有对段枫说什么,而是看着怀中的悦悦说道:“悦悦,还不喊叔叔,他可是救了你的。”

悦悦那明亮的眼神在段枫身上扫了几眼之后道:“叔叔,你真的不是我爸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