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08章 谁触犯谁死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谁触犯谁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羊城武警总队医院之中,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的脸上充满了担忧的神色。

段枫已经随着穆佳怡出去的时间太长了,而且中途只给穆剑武打过一个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这让她们两人的心头充满了不安和担忧。

虽然内心之中充满了担忧,但是两人依然强颜欢笑的陪着悦悦在那玩。

穆剑武仿佛看出了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的担忧一般,轻声开口道:“戚小姐,林小姐,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想段少应该没什么事情,而且以段少的本事,就算遇到危险,我想也能够全身而退!”

戚烟梦吸了一口气,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道:“恩,我想也是!”

看着戚烟梦脸上那牵强的笑意,以及林忆如那担忧的神色,穆剑武没有在多说什么。

其实此刻,穆剑武的内心之中也有些担心,毕竟跟着段枫出去的还有他姐姐,如果段枫出事的话,那么穆佳怡必定也跑不了。

虽然穆剑武心中也有些担心,但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穆剑武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坐在病房之中抽了起来。

与此同时,丽思卡尔顿酒店之中一间总统套房!

穆佳怡在药性过后,双眸紧闭躺在**,也没有在扭动那惹火的娇躯,只是那脸上却依然残留着一丝的春意,显然是缠绵过后所留下的。

而段枫则是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支香烟,等待着穆佳怡睁开眼睛。

虽然段枫在等穆佳怡醒来,但是此刻段枫满脑子都是刚刚在浴室中所发生的画面。

本来段枫并没有想要将穆佳怡给拱了,可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穆佳怡那样搂着,玉手不停在段枫身上游走,口吐香气撩拨着段枫,使得段枫那心底的欲望彻底被勾了出来。

而且穆佳怡本身就是一个美女,所以段枫一个没忍住,将穆佳怡给拱了。

只要一想到在浴室之中所发生的事情,段枫就一阵头大。

本来他是来帮穆佳怡解决麻烦的,可是却将人家给拱了,而且还是在被人给下了药的情况下,等下应该怎么样像她解释呢?

要知道穆佳怡可是穆家的人,这应该怎么交代?

要是让戚烟梦知道……

不知不觉中,香烟燃尽,段枫掐灭烟头,余光赫然看到,**的穆佳怡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张残留着红晕的迷人脸盘上流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对此段枫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之前因为被下·药的缘故,穆佳怡犹如疯了一般,忘乎所以,那动作,那幅度足以用疯狂来形容。

所以在药性的催促下,穆佳怡因为脱力睡了过去,现在已经有了要醒来的迹象。

“你醒了?”段枫慢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穆佳怡走了过去。

**的穆佳怡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睁开了双眼,带着几分惊恐地朝段枫看了过去。

穆佳怡这细微的变化落在段枫的眼中之后,使得段枫心中不由再次叹息了一声。

穆佳怡哆嗦着身子,慢慢从**蜷缩着坐了起来,结果那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一般那傲人的圣女峰,随即穆佳怡下意识的伸出手扯了一下被子,蜷缩在**,面带惊恐的看着段枫:“我……我们……”

“对不起!”穆佳怡刚刚开口,就被段枫给打断道!

看着满脸歉意的段枫,穆佳怡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那之前疯狂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入到了脑海之中。

虽然她服用了贞女烈,但是那份记忆却还在,她清晰的记得,是段枫从正仁亲王那个畜生手中救了自己,而且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她还想着救自己,只是这药性实在是太猛了,她……

想到羞人之处,穆佳怡的俏脸立刻变得通红了起来。

但是片刻之后,穆佳怡委屈地红了眼睛,那眼眶之中被泪水所充斥。

下一刻,两行清泪从穆佳怡的眼眶之中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慌乱之意:“穆小姐,我……”

段枫刚刚开口,就被穆佳怡给打断道:“我没有怪你,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以为他事先喝下那杯红酒,就没事,可……”

段枫满脸苦涩的看着穆佳怡,虽然他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方既然处心积虑的让穆佳怡过来,那么就算任凭穆佳怡百般推辞,也绝对会喝下红酒。

“穆小姐,不管怎么说,我……”

还没有段枫说完,就被穆佳怡再次给打断道:“把我交给你,怎么也比让那个畜生玷污的好!”

说着穆佳怡那委屈的表情瞬间在她的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恨意。

段枫脸色微微一变,没有在吭声。

下一刻,穆佳怡低着头轻声说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段枫在听到穆佳怡的话后,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

“砰!”

听到段枫的关门声之后,穆佳怡无力地闭上双眼,泪流满面。

哭着,哭着,穆佳怡蜷缩到了床角,双手抱膝,目光呆滞。

显然内心之中痛苦到了极点。

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如果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在她丈夫死去之后,她为什么没有在找个男人呢?

虽然穆佳怡结过婚,有过孩子,但是凭借穆佳怡那绝美的容颜,和诱人的娇躯,以及那显赫的身世,如果她想再次出嫁,会找不到人?

能!

而且想要娶她的人,决不再少数,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再嫁。

一是因为悦悦,她怕自己再嫁,自己的女儿受到委屈,二是因为她放不下她已经死去的丈夫,她心中依然爱着他。

纵使她丈夫已经死去了几年,但是她依然忘不了。

而如今她却和段枫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背叛了自己那已经死去的丈夫,她心中有种深深的负罪感,心中难过到了极点。

随即,穆佳怡再次无力地闭上了眼睛,两行委屈的再次泪水从她的眼眶涌出,滑过她那张迷人的脸庞,流进了嘴里。

当穆佳怡再次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迷人的脸蛋上的愧疚、委屈等情绪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令人发指的冷静,眸子里的目光也出奇地平静了下来。

段枫在走出房间之后,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面色复杂到了极点。

随后,段枫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之后,将烟雾吐出,段枫抬起脚步朝着另外一间卧室走了进去。

此刻这间卧室之中,正仁亲王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上下是血的织田博远也是如此。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段枫的脸色慢慢冷到了极点,那双眸子之中也充满了杀意。

在房间中扫了一眼,随后,段枫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一瓶矿泉水之上。

大步的走过去,将矿泉水给拿在手中拧开,便朝着正仁亲王走了过去。

当段枫走到正仁亲王身边的时候,段枫便将那一瓶矿泉水完全倒在了正仁亲王的脸上。

昏迷之中的正仁亲王在受到冰凉的矿泉水刺激下,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接近着正仁亲王便睁开了双眼。

当看到站在面前,一脸杀意的的段枫之后,正仁亲王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那脸上的恐惧之色,不言而喻。

“不……不要杀我!”正仁亲王声音颤抖道了极点:“我……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很多钱……”

“你认为我缺钱吗?”

“我……我可以给你其他的!”正仁亲王恐惧的说道:“我……我是岛国的亲王,只要你不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段枫在听到亲王两个字之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虽然现在皇室很少,但是却依然存在,比如日不落和岛国、泰国以及沙特阿拉伯等很多国家都有皇室。

而这些国家的皇室都代表着他们的国家,是他们的脸。

看到段枫眉头微皱,正仁亲王以为是段枫被自己的身份给震慑住了,急忙再次开口说道:“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而且你杀了我,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我死在华夏,我们国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找你们国家,到时候碍于压力,他们可能会对你动手……”

段枫不得不承认,正仁亲王说的不错,如果他在这里杀了正仁亲王,那么华夏政府肯定要面临岛国,而且华夏和岛国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若是他们的皇室成员有一个死在了华夏,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段枫眉头紧皱,一脸不善的说道:“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这里是华夏,在这里就要遵守华夏的规则,任何人不得触犯!”

“谁触犯谁死!”

说着,杀意再次浮现。

一时间,整个屋内的气氛变得压抑到了极点,那恐怖的杀意犹如大山一般压在正仁亲王心头,让他喘息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