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20章 恐怖如斯段莫宁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恐怖如斯段莫宁

在段枫无语的同时他却又不得不承认,薛昊天有和所有人叫板的实力,虽然他是孤家寡人一个,但是他那些门生若是联合在一起,任谁都要掂量掂量,能不能惹的起,若是薛昊天死磕一个家族甚至两个,那么他们能够抗的住薛昊天那雷霆的手段吗。

而且其他家族的人就沒有和他薛昊天交好的吗。

答案是肯定的。

若是那些人也站出來,谁会和薛昊天死磕,更何况本來错就在他们,与薛舞绝无关。

毕竟见谁不见谁,那是人家薛舞绝的事情,谁都沒办法干涉,人家不想见你,那是人家的自由,你若是用强,那这就是你的错。

所以,他薛昊天无所畏惧,因为他踩着一个理字,还拥有强大的实力,一个理字让他占据上风,在加上强大的实力,谁都无法将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

这使得,他薛昊天有何畏惧。

如他薛昊天不占理,他就算拥有实力,恐怕也不会高兴,而是忧愁,毕竟这事情太大条了。

但是很快薛昊天脸上的傲然之色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苦涩,长舒一口气说道:“段家联系的人,也不是好惹的,可以说当时是两条猛虎相遇,若是争斗,必有一死。”

“当时所有人都很清楚,绝对不能够死斗,既然不能够死斗,那么肯定要想办法,毕竟你父亲废掉的人太多了,还都是豪门之中的人,他打了别人的脸,别人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于是双方在经过多次协商之后,达成了一个协议,那就是他们可以不杀你父亲,但是你父亲必须要被逐出段家,而且永生不得踏入南半国。”

“段老匹夫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也就答应了下來,但是谁知对方竟然还有附加条件。”

“什么附加条件。”段枫急忙问道。

“处死你母亲,这事是因她而起。”薛昊天看着段枫说道:“当时我得知这个消息后,便立刻要赶往江南,可是半路上有人给我传來消息说,你父亲手持长剑警告所有人,谁敢在他面前杀你母亲,他就敢一人一剑灭谁一族。”

戚烟梦再次怔住了,脸上那向往之色更加浓厚了起來,同时戚烟梦心头忍不住的开始幻想起了,当时段莫宁手持长剑,指着所有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的冷傲,做他的女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你父亲这句话,惹怒了所有人,使得众人更加要杀你母亲,他们要看看你父亲如何一人一剑灭他们一族,但就在这个时候你师父从天而降。”

“你师父的身份特殊,你也知道,他的到來,让所有人震惊不已,后來你师父出现后,便直逼所有人,问舞绝有何错。”

“众人哑口无言,他们心中都知道事情虽然是因你母亲而起,但是你母亲却并沒有任何的过错,就在众人哑口无言的时候,你师父竟然力保薛舞绝,谁敢动他,他就先一剑杀谁。”

“你师父的强势让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都不知道他为何要保你母亲,后來才知道原來他与你父亲是莫逆之交,他出现就是因为你父亲,他深知你父亲很爱你母亲,绝对不可能看着你母亲死在他面前,所以他力保了你母亲。”

“但即使你师父的出现,也沒有改变多少,唯一改变的就是沒人敢再说动你母亲,沒有人敢当场拂了你师父的面子,所以他们只好不在打你母亲的主意,但是却将主意重新打在了你父亲的身上。”

“他们再次提出要求,你父亲若是想要带着你母亲走,那么就必须杀出一条血路,直到离开江南市才不会在派人追杀。”

“当时,段老匹夫直接拒绝了,因为这样,完全是将你父亲往死路上逼,可是你父亲竟然答应了,他当着众人的面答应了下來。”薛昊天脸上慢慢出现了一道赞赏之色:“你父亲答应了,即使段老匹夫在不答应也沒有办法。”

“于是,他们让你父母在江南休息了一个小时,便让他走,他们派人一路追杀。”

段枫的脸上立刻浮现了一道叫做紧张的东西,同时那紧握的双手之上青筋条条暴起。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便立刻急了,段老匹夫无奈答应,但是老子不能答应,因为那里面有我的女儿,我不能看着我的女儿在死亡线上徘徊。”

“我便立刻让人准备将舞绝给带走,可是你母亲却宁死也不走,而且她还让我不能够插手这件事情,不然就死给我看。”说着薛昊天长叹了一声:“无奈之下,我只好让人隐藏在暗中沿路保护。”

“也就是那一次,让我发现,你父亲是何等的妖孽,他一人一剑,带着你母亲沿路而下,凡是遇到追杀他的人,他全部都是一剑封喉,绝不用第二剑。”

“他的实力太可怕了,潜力也太可怕了,虽然你父亲厉害,但是猛虎架不住群狼,就在你父母遇到生死危机,我的人准备动手的时候,你父亲突破了,他竟然在生死关头突破到了骨灰境界。”

“二十刚出头的骨灰境界,这样的实力,足以震慑天下所有人。”

段枫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急忙开口问道:“可是为什么外界说我父亲是神话巅峰。”

“因为除了我的人知道你父亲突破之外,其他知道的人全部都死了,沒有一个活下來。”薛昊天看着段枫重重的说道。

一时间,段枫内心之中再次掀起了巨浪。

“就这样,你父亲带着你母亲,一路大开杀戒,犹如猛虎般势不可挡,安全的离开了江南市,至于那些尾巴,全部让我的人给杀了。”薛昊天一脸狠辣的说道:“我女儿的下落,落脚之地,绝对不能够让他们这群人知道,所以,他们都要死,你父亲的实力也就沒有人知道。”

“众人只知道你父亲凭借神话巅峰的实力,一人一剑大败整个华夏十八家族,而且还是在带着一个女人的情况下。”

“这个消息传出后,整个华夏为之震动,为之震惊,不少人想要寻找你父亲和你母亲,但是他们却早已经销声匿迹。”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任凭天下人怎么找,都不可能找到,因为我一路都让人在保护他们,掩护他们。”

“等你父母安全之后,我便立刻去见你母亲,那时我见到她之后,我痛骂了她,从严格意义上來说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痛骂她,但是她却不以为然,反而告诉我,我操劳了一辈子,光明正大了一辈子,不想我晚年被人戳脊梁骨,不想让我晚年被人说三道四。”

“当时我在听到你母亲的话,我心中百感交集,她心中想着我,可是我心中何尝沒有想着她,我宁愿不要这一切,我也要她平安,她是我女儿啊。”

薛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也就是那一次,你父亲才知道,你母亲的來头,但是他却依然不以为然,他说他喜欢的是你母亲这个人,而非她背后的势力。”

“我很欣赏你父亲,便让他们跟我走,可是他们却异口同声的拒绝了我,而理由则是他们得罪的人太多,对方不可能放过他们,他们不想给我添麻烦,”

“我当时非常生气,自己的孩子惹事了,做父母的就要去摆平,”薛老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但无论我怎么说,他们都不跟我走,说要自己过,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下來,”

“起初,你父母住在偏远的农村,但是后來你母亲怀孕了,我便又动了让你父母去我哪里,毕竟我要看着我外孙出生,我要教给我外孙一切,我要给他这个世界最好的,”

“但是你母亲又拒绝了我,而理由竟然是物质权利会让一个人迷失自我,怕我将你给惯的骄扬跋扈,我无奈之下只好再次离开,”

“不过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看你母亲,直到你出生,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刚抱住你,你就哭,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子,我也就不敢怎么抱你,”薛昊天轻声道:“你慢慢的也长大了,在你三岁那年,你父亲和你母亲为了让你接受更全面的教育,便搬到了河洛市,”

“这一住就是数十年,我想去找你们,可是你母亲或许是因为我的身份,而不想让你知道我,所以咱们爷俩就沒有见过面,可是我却关注你,看着你的成长,但是在你高中的时候,你突然失踪了,我便急了,立刻去了河洛市才知道,你母亲送你去当兵了,”

“我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这样,一切都是因为我,她心中知道,我做梦都想有个孩子再次去当兵,去保护这个国家,去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民,所以你母亲毅然决然的将你送去当兵了,”

“我想要去查,可是你父亲不知道运用了什么手段,抹去了你所有的踪迹,我什么也查不到,后來你父母的仇家不知道怎么找到了他们,便痛下了黑手,”薛昊天那张枯皱的脸上顿时布满了寒霜,一股凌厉的杀意从他身上陡然爆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