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28章 住在檀香园吧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住在檀香园吧

羊城檀香园之中,段枫已经将薛昊天这么多年搜集到的资料全部给大致的看了一遍,和黄诗培告诉段枫的基本上差不多,乔家、宋家、西门家、梁家、吕家、齐家等都不在其中,但是黄诗培所说的葛家虽然夜不在其中,只不过却被薛昊天给重点标记在了其中,而且上面将葛家的一切都记录的非常详细。

但是却沒有说葛家有人是龙爷,这让段枫心头有些不解,既然葛家沒有人是龙爷,那么为何会被标记在其中呢。

不解的同时,段枫也沒有多想,他相信等下自己去找薛昊天,他会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虽然上面有九家不在其中,但是除却已亡的温家和厉家以及花家全部都在其中,足足有六家,这也就是有六个骨灰级别的高手在等着他段枫。

即使段枫的内心再为强大,在知道还有六个骨灰级的高手在等着自己的时候,内心之中也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六个骨灰级别的啊,若是要联手,绝对可以直接碾死段枫,而且还不费事。

就算是清风來了也沒有什么卵用。

这是段枫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对手原來这么强大,也是段枫第一次看到自己对手的实力,而且还是明面上的实力,那隐藏在暗中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人。

沉重,一时间段枫的内心之中沉重到了极点。

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无论自己对付哪一个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就在这个时候,薛昊天在戚烟梦和林忆如一左一右的陪伴下从外面走了进來。

本來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是打算留在这里陪着段枫看这份资料的,但是段枫却不知道怎么想的,并沒有让两女去看上面的东西。

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立刻发现了段枫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想要开口询问什么,但是最终蠕动了一下喉咙,而沒有开口。

“看完了。”薛昊天坐在椅子上之后,看着段枫问道。

“恩。”段枫点了点头,拿起放在一旁的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这些东西都是真的。”

“也有可能有些问題。”薛昊天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知道的,我不可能给予你肯定的答案。”

段枫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好吧,你能够告诉我葛家是怎么回事吗。”

“葛家。”薛昊天眉头慢慢皱在了一起,沉吟了一下之后:“葛笑天虽然死了,但是葛流云却和葛笑天是兄弟,而且他们两人关系极好,好到能够穿一条裤子,可以说如果沒有葛笑天,葛流云坐不上家主的位置。”

“当年出事之后,葛流云并沒有说什么,只是随大流,别人说怎么就怎么,在你父亲离开江南的时候,葛家是唯一一个沒有派人追杀的家族。”

“不仅如此,葛流云反而还匆忙的赶回了江淮,从那以后,葛流云就将葛笑天锁在了家中,不需他提报仇的事情,但是葛流云却在暗中飞速的发展葛家,并且还和江家扯上了,但是他依然沒有说当年的事情,甚至还一直说,当年事情错多半在他们身上。”

“这让不少人对葛家心生好感,江家就是其中之一,虽然葛流云沒有提报仇的事情,但是他暗中却招揽了不少的高手,不仅如此当年葛笑天还活着的时候,和其他家族的人走的非常近,时不时就有人去葛家找他,这其中难道沒有什么猫腻吗。”

“就这些。”

“当然不是。”薛昊天轻轻的摇头道:“葛家远远沒有表面上这么简单,他们暗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就连我也查不到,唯一能够查到的是葛家现在拥有一股恐怖的力量。”

段枫的眉头立刻皱成了一个川字,能够让薛昊天用恐怖两个字來形容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视。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这股力量是有多半是葛笑天筹备的。”薛昊天重重的说道:“而且当年葛笑天死后,我让人一直监视着葛流云。”

“前一个月葛流云并沒有什么异常,但是一个月之后,葛流云带着酒去了葛笑天的坟墓前,对着葛笑天的墓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别人欠葛笑天的,他这个做哥哥的会十倍百倍的讨回來。”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是一头老狐狸,竟然能够隐忍这么久,不知道的人,绝对会被他的假象所蒙骗。”

“不错,我当时也以为葛流云是真的认识到了错误,但是他这句话立刻让我心中充满了警惕。”薛昊天一脸凝重的说道:“葛流云非常懂得蛰伏,他的隐忍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所以,你必须要小心他。”

“我知道了。”段枫声音有些低沉,正色道:“他葛流云想要死,我会彻底成全他。”

“你还有什么问題吗。”

段枫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还有一个。”

“说吧。”

“这些人为什么不联手对付我,如果他们联手的话,我早就死一百次了。”段枫将心头最大的疑惑给说了出來。

“联手。”薛昊天轻笑一声:“你想的太简单了,他们不是不联手,而是不到时机。”

“什么意思。”

“成吉思汗陵。”薛昊天一字一句的说道。

愕然听到成吉思汗陵这五个字之后,段枫心头猛然一颤,这个成吉思汗陵到底有什么。

“什么意思。”

“他们这些人每一个都非常的骄傲,能够走到一起绝对是利益的趋势,可即使是利益的趋势,也不可能让他们真正的走到一起,所以他们不会真正的在这个时候联手,他们都想得到某种东西,在这个东西沒有出现之前,想要让他们彻底联手根本不可能。”

“他们都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为什么温家和花家……”

还沒有等段枫把话说完,就被薛昊天给打断道:“他们出手是因为你身上的赤血玉,剩下的人不出手是因为他们知道,有人会出手,有人会去抢赤血玉,所以他们就不动,等着别人抢到手,到时候他们直接跟着去就可以了。”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是却依然会有人忍不住的想要动手,你明白吗。”

段枫点了点头,薛昊天说的沒有错,虽然他们心中都知道,自己不动手一样会有人动手,但是却依然忍不住动手。

这完全是因为人性的贪婪所导致,只要他们先找到赤血玉,到时候就算去打开成吉思汗陵也绝对占据主导的位置,所以就有人在欲望的驱使下,对段枫动手。

“那这么说,等下还有人会动手。”

“当然。”薛昊天直接脱口而出:“只要赤血玉一天在你身上,对方就会有人出手,而且依然是一家一家的动,绝对沒有联手的可能。”

“除非有人求救,不然他们是不会动的,沒有人不想看戏,沒有人不想看着自己对手的势力被敌人一点点的削弱。”

这就是人性,哪怕他们也想得到这件东西,哪怕他们知道联合在一起就胜,分开就败,但是他们依然不会真正的联合在一起,因为谁都想要做老大,可是老大的位置只有一个。

那么就只能够看着他人的势力被一点点的削弱,到时候在振臂一呼,所有人都听他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其中也有一些其他原因吧。”

薛昊天一脸赞赏的点了点头:“你师父是一方面,我这里是一方面,你的七杀也是一方面,至于其他方面,现在你还不用知道。”

段枫并沒有再次询问,薛昊天既然不想说,那么他问了也白问。

“还有问題吗。”薛昊天再次开口询问道。

段枫想了半晌之后道:“当年为什么沒有找到戚鹏。”

听到段枫这么一问,戚烟梦脸上顿时充满了紧张的神色。

要知道,戚鹏可是戚烟梦的亲哥哥,她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薛昊天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查了一段时间,但是什么也沒有查到。”

说着薛昊天的声音陡然一转:“不过,他应该还活着。”

愕然听到薛昊天的这句话后,段枫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激动的神色:“你说的是真的。”

薛昊天点了点头:“虽然我沒有查到什么,但是根据我知道,他应该活着,至于在那,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再次听到薛昊天这么一说,戚烟梦的娇躯微微颤抖了起來,那眼眶也慢慢变得红润了起來,她哥哥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代表着希望。

“如果沒什么问題,这两天你就住在檀香园吧。”薛昊天淡淡的说道:“刚刚穆家让人送來的请帖,要举办一场酒会,到时候你过去一趟吧。”

看着薛昊天那一脸祈求的神色,本向拒绝的段枫,不知道为何,却开不了口,只能够点了点头。

看到段枫点头后,薛昊天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道笑意:“这几天羊城不会太平,你们要是出去的话,告诉我一声,我派人保护你们,”

段枫脸色微微一变,薛昊天这句话所要传达的信息实在是太广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