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46章 执行B计划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执行B计划

被穆剑武请來的人身价基本上都在数亿,虽然一个亿买一条命,让他们内心之中滴血,但是却又沒有任何的办法,不给钱就要死啊。

钱再多也要有命去花啊,所以这些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來。

钱沒了可以再赚,命沒了,那就是什么都沒有了。

看到这些人答应下來,屈玲珑脸上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笑容,微微的转过身,朝后看去,只见一艘游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放在了不远处。

屈玲珑看着站在甲板上一脸冷酷的紫月之后,以一副命令的口吻说道:“紫月,救人。”

“是。”

紫月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立刻应声,随后便让人开始救人。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水中的人基本上都被打捞了上來。

“紫月给他们准备电脑,一个人一亿,转账,谁敢说一个不字,将他们给我丢下去。”屈玲珑冷冷的说道:“钱不够的,拿他们公司股份抵押。”

紫月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转身走向了船舱。

此刻光头男人倒在甲板之上,双眸之中露出了绝望之色,大局已定,他败了,败的一塌糊涂,而且还让屈玲珑发了一笔横财。

段枫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也沒有在动手,给这个光头男人留了一命,站在甲板之上抽着香烟,一脸无奈的看着屈玲珑。

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财迷了,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会多么遭人恨吗。

但是段枫也沒有多问,能发财谁不愿意呢。

再说,我也沒有拿刀架在你脖子上,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事。

皇甫哲则是沒有上屈玲珑的船,而是拉着一条铁锁链爬到了段枫旁边。

刚到甲板之上,皇甫哲浑身上下就立刻滴水,只是一瞬间,他所站的位置之上,就湿漉漉的一片,整个人显得十分狼狈。

看着皇甫哲的模样,段枫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随后从身上摸出香烟,扔给了皇甫哲。

皇甫哲接过香烟之后,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看着倒在地上的光头男人:“草泥马,竟然给老子玩这招,落在我手中,我要是不让你体会到生不如死,我他妈的就不叫皇甫哲。”

显然皇甫哲对此事也是非常的愤怒。

“你让我留他,就是你要体验一下报复的感觉。”

“这只是其一。”皇甫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说道:“你不感觉,他很邪门吗。”

“邪门。”段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

脑海中在这一刻,情不自禁的响起了两人刚刚交战时候的情景。

这家伙好像和日不落帝国的狂化战士差不多,难道

段枫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皇甫哲对着段枫点了点头,这一刻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段枫等人缓缓的离去,而皇甫哲则是留了下來,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有一个人要善后。

于是就落在了皇甫哲的身上,毕竟他是吃国家饭的,而段枫不是。

虽然段枫走了,但是却将蛮牛给留下了,而且屈玲珑也给皇甫哲留了数人。

游艇之上,段枫看着屈玲珑轻声问道:“梦梦和忆如她们沒事吧。”

“沒事,在里面呢,我怕她们受到风寒,就沒有让她们出來。”屈玲珑淡淡的说道。

听到屈玲珑这么一说,段枫长舒了一口气:“你怎么來了。”

“安琪儿去找我了。”

愕然听到安琪儿三个字之后,段枫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屈玲珑:“她让你來的。”

“她说你会在羊城会有危险,让我带着我师父最好过來。”屈玲珑凝视着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

屈玲珑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钦佩之意,是对安琪儿的钦佩,她猜的实在是太准了。

段枫果然遇到了危险,而且不止他一个人。

对于这点段枫倒是沒有任何的诧异,要知道安琪儿可是国际上著名的心理学专家,她完全能够洞穿人的心性,完全可以看透一切。

随即,屈玲珑脸上露出了一道妩媚的笑意:“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够让洛克菲勒家族继承人不远万里特意飞來找你。”

段枫讪讪一笑,沒有敢在这个敏感的话題上多说什么。

要知道女人都是善妒的,都是容易吃醋的,她屈玲珑也是女人,肯定要逃不过这些。

所以,段枫急忙岔开话題说道:“对了,你今天这趁火打劫做的也太不地道了吧,你这可是遭人恨的事情,恐怕你现在是整个羊城最不受欢迎的人物。”

屈玲珑幽怨的瞟了一眼段枫,心中清楚,段枫这是故意岔开话題的,但是也沒有在刚刚的话題上做过多的纠缠,而是风情万种的白了段枫一眼:“我这么做,可全部都是为了你。”

“为我。”段枫一愣:“给我拉仇恨吗。”

屈玲珑扑哧一声笑了出來:“今天是谁举办的宴会。”

“穆剑武。”

“对啊,穆剑武举办的宴会,他们來赴约,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多少都有些恼怒吗。”屈玲珑慢吞吞的说道:“而我只是來救我的朋友和我的男人,想要我救他们当然要给我好处,毕竟我和他们不熟。”

“而他们想要活命,就不得不给我好处,我狮子大开口,他们心中虽然在滴血,将我给恨的牙根直痒,甚至想要将我给生撕活剥,但是那又能够如何呢。”

要知道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虽然屈玲珑沒有断他们的钱财,但是却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和断人钱财基本上差不多,要是不恨她那就怪了。

“虽然他们现在是恨我,但是谁让他们來的,我让他们來的吗。我哭着喊着要救他们了,一切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屈玲珑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意:“我可沒有为难他们丝毫。”

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是沒有为难别人丝毫,可是那情景换成任何人都会选择答应你的任何条件吧。

但是随即,段枫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玲珑再次开口说道:“他们要恨,要怪,也怪不到我的头上,只能够怪穆剑武,怪穆家,是穆剑武让他们损失了一大笔钱,而我则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事后他们应该感谢我才对,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们所有人都会葬身在珠江之上,不是吗。”

“你这是要将穆家推向万劫不复之地啊。”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屈玲珑现在看似得罪了整个羊城所有的富豪,但是事后等他们回想起來,恐怕还真会感谢屈玲珑,毕竟如果不是屈玲珑的话,他们真的会死在珠江之上,而那份恨,则是要记在穆家的头上。

正如屈玲珑所说的,这是穆剑武是穆家举办的酒会又不是她,她只不过是來救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男人的。

“想要让穆家帮助你,就必须将他们推入到万劫不复之地。”屈玲珑那迷人的丹凤眼之中闪过一道厉色:“他们这次可是得罪了羊城所有的富豪,如果想要和以前一样混的风生水起,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让任何人惧怕的实力。”

“而这份实力,只有你能够给他们穆家。”屈玲珑看着段枫重重的说道:“穆家想要和以前一样,就必须站在你这边,帮助你,出人出力。”

一场看似的趁火打劫,实则是屈玲珑将穆家给逼到了段枫身边,你过來也得过來,不过來也得过來。

“这次穆家可真是被坑惨了。”段枫苦笑一声。

这些人明显是冲他而來的,从某种意义上來说,是段枫连累了穆家,如果不是他的话,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又不是我坑的他们,也不是你坑的,是龙爷,要怪就怪龙爷,怪不到我们。”屈玲珑轻声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屈玲珑说的不错,这怪不到他们,一切都是龙爷,如果不是龙爷的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忽然段枫开口问道:“对了,船上是不是有个叫李建斌的。”

“不知道。”屈玲珑摇头道:“怎么了吗。”

“沒事,看他不爽,想要揍他一顿。”

“简单。”屈玲珑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从身上拿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屈玲珑就命令道:“让人看看船上是不是有个叫李建斌的男人,给我暴揍一顿,而且他的命比较值钱,顺便多要点。”

“如果敢有异议的话,就给我扔下去。”

说着屈玲珑看向了段枫:“这样满意吗。”

“非常满意。”

“好了,正事说完了,应该说说咱俩的事情了吗。”屈玲珑对着段枫轻轻的眨了下眼睛,仿佛要将段枫给眨晕一般。

看到屈玲珑如此的模样后,段枫心头沒來由的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陡然升起。

而与此同时,谁也沒有注意到,在这珠江之中的河畔之上的一艘游艇之上,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身上弥漫着一股无法掩饰的滔天杀意。

“a计划失败,执行b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