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51章 布都御魂出窍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布都御魂出窍

随即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传來,不过是从四面八方传來的,让人根本听不出声音到底是从哪个方向飘來的。

“两打一,也亏你们这样的人能够做出來,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声音还未落下,只见一道犹如鬼魅的身影犹如被人给射出去的利箭般,朝着龙爷急速射來。

龙爷第一眼就捕捉到了对方的身影,急忙双手一抬。

“砰。”

一道闷响声传出,龙爷的身体微微向后退了两步,而这道身影则是向后退了四步才稳住身形。

來人和龙爷一样一袭长袍,夜风吹过,长袍随风飘起。

來人不是裴老,还能够是谁。

龙爷淡淡的扫了一眼裴老,轻声问道:“清风呢,薛昊天呢,他们怎么沒來,”

“要见老爷子自己去闯檀香园。”裴老冷声道:“至于清风,他在那,我怎么知道。”

安倍东正在看到裴老之后,那干瘪的脸庞上变得有些凝重了起來,骨灰境界高手。

“怎么,难道你想要试试清风手中的七星龙渊的锋利程度。”裴老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鄙夷之意。

“希望你的身手和嘴一样。”龙爷无喜无悲的说道。

“会让你如愿以偿的。”裴老丝毫不惧的说道。

一时间,裴老和龙爷两人身上杀气如云,一副生死之战的架势。

“你确定要和我打,”龙爷声音变得有些不屑了起來:“我劝你还是去找小鬼子吧,让段枫和我打才比较合适,你不是我的对手。”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说着裴老就朝着龙爷冲了过去。

看到裴老朝着自己袭來,龙爷不屑的说道:“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就在裴老一腿扫來的时候,龙爷动了,急忙伸出手化掌,朝着裴老的腿肚子上拍打而下。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使得裴老的腿无法再向前一步,但就在这个时候,裴老的另一条腿急速踢出。

龙爷依旧不急不躁的伸出手格挡。

两人的速度都极快,可以说快如闪电。

裴老去牵制了龙爷,段枫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落在了安倍东正的身上。

感受到段枫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之后,安倍东正从裴老和龙爷打斗上缓缓收回目光。

四目相对,谁也沒有说话,但是空中却弥漫着一种让人压抑的沉闷气息。

慢慢的这股沉闷气息之中充满了肃杀之意。

“嗖。”

段枫动了,先发制人。

在段枫动的那一刻,安倍东正也随之动了,速度丝毫不比段枫慢。

段枫右腿刚刚踢出,安倍东正的左腿也随之呼啸而去。

“砰。”

两腿在半空之中相撞,宛如两辆急速行驶的汽车相撞般,发出了一道闷响声。

随后两人彼此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不分上下。

安倍东正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段枫才多大,他已经多大了,如果让段枫到了他这个年纪,那么绝对能够将他给秒杀。

段枫和安倍东正分开之后死死的盯着他手中拎着的那把长刀。

杀神之刀,,布都御魂。

安倍东正也注意到了段枫一直盯着布都御魂,但是他却并沒有在意,而是死死的盯着段枫。

忽然,安倍东正动了,只是一步就到了段枫的面前,随即一道腿影朝着段枫踢來。

段枫沒有选择任何的闪躲,直接抡起铁拳朝着安倍东正的腿部砸去。

“砰。”

闷响传出,段枫的身体朝后退了一步。

一步之下,地面上的水泥路瞬间破碎。

随即安倍东正便再次朝着段枫袭來,那双腿犹如铁棍般呼啸的对着段枫砸來。

面对安倍东正这暴风雨般的袭击,段枫沒有丝毫的惧意,双拳紧握,完全和安倍东正硬碰硬。

一时间,闷响之声不绝于耳。

两人的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无法捕捉。

车内的戚烟梦三人一时间一颗心完全踢到了嗓子眼上面,虽然她们看不清段枫的身影,但是她们却能够感受到安倍东正的恐怖。

那是一种女人的直觉。

段枫和安倍东正两人的速度快如风急如电,裴老和龙爷两人的速度也不慢。

完全是杀招大比拼,出手全部都狠辣到极点,而且招招致命,稍有不慎,要么死,要么重伤。

龙爷面对裴老不敢大意,同时裴老面对龙爷更不敢大意。

他心中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打败龙爷,现在他要拖延龙爷,等段枫解决了安倍东正,然后两人联手将龙爷给斩杀。

对于裴老心中的小九九,龙爷这么精明的人物这么可能会不清楚呢。

他清楚,但是沒办法,因为他要杀裴老,甚至让他重伤,也不是那么三两招就能够搞定的,但是同样他也清楚,段枫要想杀安倍东正也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他不急,等段枫解决掉安倍东正的时候,他也将裴老给解决了。

“砰。”

裴老的铁拳重重的砸在了龙爷的左肩之上,而龙爷的那犹如炮弹般的拳头则是砸在了裴老的胸口。

两人不约而同的朝后退去。

“噗。”

一口鲜血从裴老的口中喷出,同时五脏六腑之中仿佛有团烈火在燃烧一般,疼痛难忍,那张枯皱的脸上也变得有些苍白了起來。

而龙爷也沒有好到那里去,他只觉得自己的左肩仿佛被铁锤狠狠的敲中了一般,异常疼痛,而且整条手臂仿佛已经不属于他了一般。

但是相比來说,龙爷的情况要比裴老的情况好的要多。

“老东西,用命换伤值吗,”龙爷声音之中充斥着一股难以压制的愤怒。

裴老伸出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然后缓缓的说道:“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倒是你……”

还沒有等裴老把话说完,就被龙爷给打断道:“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成全你。”

话音刚刚落下,龙爷嗖的一下就到了裴老的身边。

面对龙爷的恐怖袭击,裴老脸色一变,不敢正面相迎,而是转身一踏,急忙朝着一旁闪躲而去。

“呼呼……”

龙爷一拳落空,不做停留,凭借那恐怖的腰部力量陡然转身,右腿迅猛横扫而出,犹如横扫千军般。

面对龙爷这又快又急的一腿,裴老知道自己无法躲闪,急忙架起双手格挡在胸前。

“砰。”

龙爷的这一脚重重的踢在了裴老的手掌之上,那恐怖的力量立刻从手掌中心游走全身上下,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滚。”龙爷怒吼一声,腿部猛然发力。

“啪啪……”

裴老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每退一步,脚下的水泥地面就四分五裂,渣土四溅。

连续退了六步之后,裴老才勉强的稳住身影,呼吸变得浓重而又急促了起來。

“清风都沒有能够杀的了我,你以为你能够挡我多少招。”龙爷冷哼道:“虽然你是骨灰境界高手,但勉强踏入中期,你要是对上安倍那个老东西,还不会这么惨,可是你却偏偏自找死路。”

裴老那双眸子之中泛起了一道道的红丝。

“怎么,你不服,”龙爷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清风不在,你沒资格做我对手,我将段枫的疯血症给激发出來,他可以勉强与我一战。”

“你敢。”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敢不敢让他病情复发,到时候,我看你们能够耐他如何,我倒要看看薛昊天那个老匹夫舍得不舍得对自己的外孙痛下狠手。”龙爷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來,犹如來自地狱一般,阴冷到了起來。

“现在我都有些期待了起來,你说疯魔段枫会不会对他薛昊天那个老匹夫痛下杀手,”说着龙爷哈哈大笑了起來:“你说当段枫清醒之后发现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外公,你说他会怎么样,”

裴老的脸色变得越來越阴沉了起來,龙爷实在是太阴狠了,如果真的让段枫病情复发,那么绝对非常可怕。

而且薛昊天也绝对不可能让人对段枫痛下杀手,那到时候,整个檀香园之中哪怕高手再多,也沒有任何的用处。

“你说薛昊天又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呢,”龙爷疯狂的笑道:“蛰伏数十年,为段枫苦心经营数十年,一朝被自己的外孙所杀,还有比这样好看的戏码吗,”

裴老的那干枯的脸色慢慢的扭曲到了一起。

而段枫此刻和安倍东正打的难分难解。

“砰。”

段枫突然一脚替在了安倍东正的胸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给震飞了出去。

“啪。”

安倍东正双腿猛然发力稳住了身影,那嘴角溢出了丝丝的鲜血,那眸子之中的怒意不言而喻,此刻的安倍东正宛如一头被深深激怒的野兽。

“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能够伤到我的。”

“我还会是你的生命终结者。”

安倍东正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口中发出了桀桀让人惊悚的笑声:“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这个实力。”

话音落下,只听“铿锵”一声脆响,布都御魂出窍。

杀神之刀布都御魂被安倍东正握在手中之后,一股冰冷刺骨的冷意以他身体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而去,那泛着寒光的布都御魂,显得异常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