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64章 我想你,好想好想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我想你,好想好想

段枫和薛昊天以及清风分开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钟。

离开之后,段枫在院子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才缓缓离去。

段枫离去之后,薛昊天和清风两人不约而同的叹息了一声,随后看了一眼对方,然后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的笑意。

“你……”

“你……”

两人又不约而同的开口,随后彼此轻笑一声。

“你先说吧!”清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喝了一口。

“我想说的,你已经知道了,何必还要再说呢!”薛昊天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的说道。

清风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两人想说的都一样,何必还要再说呢?

于是清风岔开话题道:“你让他们每个人自断中指,是为了让段枫方便寻找他们吧?”

“恩!”薛昊天没有否认,对于清风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是啊,虽然我手中有些资料,但并不是百分百的确定,如今他们自断一指,找到他们就能够百分百确定了!”

“不错,他们自断一指,在加上你给段枫的资料,这一次他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也不会错杀任何人。”清风非常赞同的说道:“只是我有一件事情不解?”

“什么事情?”

“你好像没有告诉段枫全部吧?”

“连你我都没有告诉,我会告诉他吗?”薛昊天苦笑道:“就他现在的实力,就算加上鱼肠剑,你认为对上今天那个人,他有胜算吗?你都没能够杀死他,想要让段枫杀死他,更难吧?”

“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才是你真正要问的吧?”

见薛昊天揭穿自己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清风没有丝毫的尴尬,而是一脸严肃的说道:“不错,他杀不了,我去杀,绝对不能够留他,不然后患无穷!”

薛昊天摇摇头道:“清风,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非常抱歉,我不能够告诉你,他是谁!”

“你就不怕段枫死吗?”

“他不会死!”薛昊天一脸自信的说道:“只要我活着一天,他就不会死在我前面!”

说着薛昊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再说,这不是还有你吗?”

清风那枯皱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笑意:“你心中藏了那么多的秘密,你就不累吗?”

“累!”薛昊天想都没有想直接脱口而出:“但是为了段枫,再苦再累也值得!”

清风苦笑了一声,天下间哪一个做老人的不是想着自己的孩子呢?

而与此同时段枫已经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伸出手轻轻推开房门!

此刻,卧室之中,只有那墙壁上的壁灯在亮着,幽蓝色的灯光充斥着整个房间,给人一种无比温馨的感觉,同时又非常安静,在这安静的之中却又带着几分暧昧!

段枫在走进卧室后,先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段枫抬头看向了卧室中间的水晶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犹如羊脂玉凝般修长的美腿,两条美腿翘在一起,在这幽蓝色的灯光下,显得十分诱人,随后便是那轻轻一握的小蛮腰,以及那与小腹形成鲜明对比的圣女峰!

或许是因为房间之中开着空调的缘故,**的女人穿的睡衣很是单薄,使得那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完全发挥到了极致,并且那性感的锁骨也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当段枫看到女人那张秀气而又精致的脸蛋之后,段枫微微一怔。

“若柳?”段枫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水晶床中央的宁若柳。

在龙爷走后,段枫已经见到了宁若柳,只是没有说几句话就分开了,而且段枫也知道宁若柳一直就在羊城,所以段枫便和清风以及薛昊天三人齐聚一堂,宁若柳和戚烟梦,林忆如三个女人则是聚在了一起。

如今在自己的卧室之中看到宁若柳,段枫怎么可能不惊讶,应该是戚烟梦才对啊?

宁若柳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段枫,那眼神仿佛要化成水似的,充满了柔情。

“恩!”宁若柳坐在**轻轻的点了点头:“梦梦说她今天晚上和忆如一起睡,让我睡这里,我……”

还没有等宁若柳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给打断了:“没事!”

段枫怎么可能会不明白戚烟梦为什么会这么安排,无疑不是为了自己,一时间段枫心中充满了愧疚之意,对戚烟梦的愧疚!

世上哪一个女人愿意会将自己的男人给往外推?

戚烟梦也不愿意,可是她心中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也奈何不了……

段枫慢慢的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站在原地看着宁若柳问道:“你上次离开河洛市之后,就来了这里吗?”

宁若柳摇了摇头:“没有,我先回的京城,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我才来的薛爷爷这里。”

“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听到段枫这么说,宁若柳以为段枫误会了什么,急忙摆手,一脸紧张的说道:“段枫,你不要误会,当时在东海是裴爷爷不让我说的,我是想要告诉你的,可我……”

看着宁若柳那一脸紧张的模样,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没有怪你,你不用紧张!”段枫摇头道:“我知道你内心之中是想要告诉我,可是因为裴爷爷的缘故,你不得不隐瞒!”

宁若柳长舒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误会自己。

“我说,我查你的消息怎么查不到,原来你在这里。”段枫再次开口道:“而且皇甫哲和张舒婷也别人我找你,就算找到你,也进不来这个地方……”

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心中充满了感动。

女人就是如此,她是一个感性的动物,你无意之中说的一句话,在她心中就可能是甜言蜜语,甚至胜过甜言蜜语!

“不过他们也真够混蛋的,明知道我能够轻而易举的进入檀香园,可是偏偏不告诉我你的地方,等我见到他们在好好算账!”段枫故作一脸认真的模样说道。

“他们也不是故意的,而是真心为你着想,毕竟他们又不知道你是薛爷爷的外孙啊!”宁若柳解释道:“而且他们这样也是为我好,你就不要为难他们了好吗?”

“我只是在逗你而已,你还当真了!”段枫嘿嘿一笑道!

对于段枫的话后,宁若柳并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变得越来越浓厚了起来。

“你在羊城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宁若柳摇头道:“薛爷爷对我很好,每天都会派人保护我,而且薛爷爷教会了我很多东西,都是我以前没有学过的……”

宁若柳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开始对着段枫说起她在羊城的生活以及薛昊天教给她的东西。

这话一开口,便犹如那决堤的河口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个人坐在**满脸柔情的看着对方诉说,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对方诉说。

画面显得十分和谐。

尤其是在配上这幽蓝色的灯光,一切如梦如幻!

听着宁若柳的诉说,段枫心中百感交集;她本来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她本来是宁家的大小姐,出身豪门,是天之骄女,诗词礼仪、琴棋书画全都有涉猎,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是万众瞩目,有鲜花和掌声,可是她却为了自己来到羊城学习那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学习那政治上的勾心斗角,学习那些她本来都讨厌的东西……

虽然宁若柳说的很轻松,但是段枫能够感受的到,这其中的艰辛,其中的不易。

此刻,段枫心中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挺混蛋的,本来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大明星,可却偏偏被自己拉进这肮脏而又血腥的杀戮中,强迫自己学习一些东西,强迫自己改变……

怪不得人们常说,被人爱是一种幸福。

此时,段枫完全体会到了这种幸福。

“你何苦要这样为难自己呢?”段枫叹息了一声,目光也变得柔和而又怜惜了起来。

宁若柳看着段枫,脸上挂着浓厚的笑意,用一种坚决而又倔强的语气说道:“我不要做你的包袱,我要做你手中的剑,我要为你饮尽所有要杀你的人的血!”

她要做自己手中的剑,她要为自己饮尽敌人的血!

愕然听到宁若柳的这句话后,段枫浑身上下狂震不已:“若柳,这样值得吗?”

“值得!”宁若柳重重的说道:“谁要杀你,就要先折断我!”

“若柳,我……”

“段枫,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天天都在想你!”说着宁若柳那本来倔强的眼神慢慢融化了下来:“我想你,很想,很想,每天都在想!”

听到宁若柳这字字沁人心扉而又酥麻的情话之后,段枫只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有些发软了起来。

刚想要开口,宁若柳已经从**跳了下来,一把抱住段枫,喃喃的说道:“段枫,不要不要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