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66章 他不简单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他不简单

两剑相撞,掀起了狂风,而且那狂暴的剑气,犹如一张网一样,朝着彼此袭來。

“嘶。”

“嘶。”

狂暴的剑气直接撕破了两人身上的衣服,就在两人的身体被撕破的那一刻,段枫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一张嘴,一口鲜血从中喷出。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烟梦等人一颗心完全提到了嗓子眼上了,不是说好的比试一下吗。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可是戚烟梦她们那里知道刀剑无眼,尤其是清风和段枫这样的人对战,必定会发生一些意外,比如现在。

段枫是后退了,而清风却是身形挺立,如青松般的宁折不弯,脸上带着一种欣慰的笑意,不停的点头。

一战之下,高低分出,段枫不是清风的对手,如果清风是他的敌人,那么现在就能够将他给斩杀。

段枫稳住身形之后,沒有动,静静的站在那里,脑海中尽是和清风刚刚硬碰的一幕,那狂霸的剑气,那强大的力量……

戚烟梦等人在看到段枫和清风停手,便作势就要朝着段枫身边跑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清风喝止道:“不要过去,不要打扰他。”

听到清风的话后,戚烟梦等人刚刚跨出的步伐立刻停了下來。

满脸担忧的看着清风道:“师父,他沒事吧。”

“放心吧,沒事。”清风点头道。

很快的,段枫动了手中的鱼肠剑也慢慢消失不见,空气中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散去,微风吹过,仿佛刚才那一战,未曾发生过一样。

“师父,谢谢你。”

“你明白了什么。”

“我的剑是杀人之剑。”段枫看着清风一脸认真的说道。

清风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杀人的剑,染血的剑。”

戚烟梦等人迷糊了起來,他们师徒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别说戚烟梦等人不明白,就连薛昊天也不明白,他不是剑主,对于剑主之秘,他不知道,也不懂。

而清风和段枫所说的明显和剑主手中的剑有关系。

虽然内心好奇,但是也沒有一个人去开口询问。

“好了,你们师徒也不打了吧,都去洗洗,换身衣服吧。”薛昊天忽然开口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恩。”

随后段枫对着戚烟梦等人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清风满脸欣慰的看着段枫:“不错,不错,有莫宁当年的风范,他或许能够突破那个境界。”

“他真的能吗。”

“差不多吧。”清风不是很确定的说道:“就看他敢不敢冒险。”

“你不敢吗。”

“人越老越胆小,我不敢。”清风苦笑道:“若是我在年轻三十岁,我必定冒险一试。”

薛昊天轻笑道:“你现在就很厉害,不用冒险一试。”

清风沒有在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院子。

看到清风离去,戚烟梦终于忍不住的问道:“外公,你们都在说什么,我们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薛昊天满脸溺爱的看着戚烟梦道:“以后让段枫给你解释吧,我也不知道应该给你怎么说,我可不像他们师徒俩那样懂这些,你若是问我排兵布阵,阴谋阳谋,权术争斗,我可以给你解说,但是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终究不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人。”说着薛昊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他虽然位高权重,哪怕已经退了下來,但依然余威尚在,只是他始终不是段枫和清风他们这个世界的人。

戚烟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走,陪我这个老头子去吃饭。”薛昊天随后一笑。

与此同时,穆剑武已经來到了屈玲珑所落脚的酒店。

來到屈玲珑所在的房间门口之后,穆剑武按响了门铃。

顷刻间,房门由内而开。

只见屈玲珑那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将她完美的大腿曲线给勾勒出來,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紧身毛衫,恐怖的凶器将毛衫撑得鼓鼓的。

当屈玲珑看到穆剑武之后,那妩媚的脸上闪过一道惊讶之色:“玩爷。”

“屈小姐,沒有打扰你吧。”穆剑武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看着屈玲珑问道。

“我说打扰了,难道你就不打扰我了吗。”

呃。

愕然听到屈玲珑这句话后,穆剑武先是一怔,随后笑道:“屈小姐真会开玩笑。”

“请进。”屈玲珑说着就转身走向了屋内:“玩爷,喝点什么,茶还是红酒。”

“茶吧。”穆剑武进來后,也沒有客气,便坐在了沙发上。

屈玲珑给穆剑武泡了一壶茶之后,便走向了沙发旁边,拿出杯子给穆剑武倒了一杯,然后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轻声道:“不知道玩爷,这一大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也沒什么。”穆剑武泯了一口茶之后,看着屈玲珑认真的说道:“只是來感谢昨天屈小姐的援助之手。”

屈玲珑玩味的问道:“你确定是來感谢我的,而不是來报复我的。”

“还真有报复你的打算,毕竟你将我们穆家给推入到了万丈深渊之中。”穆剑武如实的说道:“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屈小姐的话,那么我们穆家将会更遭,所以想來想去,还是來感谢你一下吧。”

屈玲珑眼神不停的在穆剑武身上扫來扫去,仿佛要看穿穆剑武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

但是穆剑武从始至终脸上都挂着温和的笑意,给人一种沐浴春风般的感觉,和善。

这个人不简单。

屈玲珑在心中立刻就对穆剑武做了判断。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那么肯定会想法报复屈玲珑,而不是登门道谢,更不会这样如实说出來。

“玩爷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穆剑武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知道屈小姐不相信,我也不相信,而且昨天晚上我还想着报复你,但是想來想去,我报复你也沒用,反而会给穆家招來灭顶之灾,再说,你虽然趁火打劫,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从某种角度上來说,你算是我们穆家的恩人。”

“只是这恩人之中却夹杂着一丝的恩怨,我心中很不爽,你心中也对我有些防备,我能够理解,毕竟这是人之常情。”

“看來玩爷是真的來感谢我的了,倒是我有些不识抬举了。”屈玲珑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谁让我是女人家呢,玩爷应该不会见怪吧。”

“我如果说会呢。”穆剑武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玩爷不会的。”

穆剑武轻笑一声,沒有在这个话題上做过多的纠缠,而是岔开话題说道:“屈小姐,昨天发了那么大一笔横财,不知道……”

“别打我钱的主意,沒有。”屈玲珑不等穆剑武把话说完,就打断道。

那模样就像是铁公鸡一般。

“屈小姐说笑了,我沒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一下屈小姐有什么打算。”穆剑武轻声问道:“而且屈小姐手中还有一些股份吧,不知道有沒有出售的意向。”

“你想买。”

“当然。”穆剑武痛快的承认道:“我们穆家的局面现在很尴尬,如果我有了你手中的这些股份,那我们穆家目前这尴尬的处境将会得到巨大的缓和不是吗。”

屈玲珑微微沉吟了一下:“你说的也对,只是不知道玩爷愿意出什么价钱呢。”

“那要看屈小姐开什么价格了。”穆剑武再次喝了一口茶,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我想屈小姐应该不会狮子大开口吧。”

“这可说不准,你要知道,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如果屈小姐真的要狮子大开口的话,那么我也沒办法。”穆剑武慢吞吞的说道:“不过,我希望屈小姐能够看到悦悦是段少干女儿的份上,尽量不要狮子大开口。”

“也对,段枫和你外甥女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呢。”屈玲珑认真的点头道:“这样吧,我想一下,到时候给玩爷一个答复,实在不行,到时候我们在协商,如何。”

“成。”穆剑武一脸激动的说道:“那我就等屈小姐的消息。”

“不过,我有一句话感觉应该提醒一下屈小姐。”

“不知道玩爷有什么话需要提醒我。”

“昨天你的人在船上可是虐了叫李建斌的人,这可是羊城的名人,瑕疵必报,而且你收他的钱最多,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希望屈小姐在羊城这段时间千万要小心一些,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穆剑武满脸真诚的看着屈玲珑道。

“多谢玩爷提醒,我会注意的,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还需要玩爷多多帮衬一下。”

“沒问題,只要屈小姐开口,能够帮忙的,我绝不推辞。”穆剑武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说着穆剑武站起身,看着屈玲珑道:“那我就不打扰屈小姐了。”

屈玲珑也从沙发上站了起來:“那我送送玩爷。”

“不知道屈小姐今天晚上有沒有时间,我想请屈小姐吃顿饭。”

“玩爷请吃饭,是我的荣幸。”

穆剑武满脸笑意的离开了屈玲珑的所居住的房间。

就在穆剑武离开口,一道犹如天籁般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不简单,你小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