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76章 不是女人能降服的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不是女人能降服的

当第一缕阳光倾洒在东京市大街小巷的时候,段枫已经醒了过來,

由于拉着窗帘,房间中显得有些昏暗,

而在段枫的旁边则是躺着一个很美的女人,

女人拥有一张完美V型脸,修长的柳叶眉,小而薄的樱唇,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一亲芳泽,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岛国某家著名时尚杂志评价为岛国最美的女人的野田优子,

昨天晚上,段枫本來是想要离开野田惠誉所居住的别墅,但是野田惠誉明显不想让段枫走,甚至为了拉拢段枫,将自己的女儿推给了段枫,

本來段枫并沒有想要和野田优子发生什么,但是在听到野田惠誉说野田优子还是处·子之身的时候,段枫改变了主意,

他选择了留了下來,选择了将野田优子给推到,让她在自己的大裤衩下唱征服,

毕竟这可是被岛国某家著名时尚杂志给评为最美的女人,岛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和她发生点什么,可是却一直沒有机会,

推到岛国最美的女人,想想都让人兽血沸腾;段枫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呢,

而且这将來可是岛国首相的女儿,不玩白不玩,抱着这种态度段枫将野田优子给推了,

按照段枫的说法,他这叫做为国争光,

当然段枫也知道野田惠誉将野田优子送给自己打的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要用野田优子将自己和野田家族绑在一起,就算事情败漏,或者计划失败,野田优子去求段枫,

段枫至少不能够见死不救吧,

要知道在华夏,大部分人都是非常重感情的,

可以说,野田优子只是这场交易之中的牺牲品而已,

看了一眼身旁的野田优子,段枫暗暗的说道:“梦梦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怪我吧,毕竟这是为国争光,”

戚烟梦怪不怪段枫不知道,但是如果将段枫推到野田优子的消息传出去,岛国必定有不少的人会记恨段枫,

这可是他们国家最美的女人,如今被一个华夏人给推到了,要是不记恨那就是怪事了,

随后,段枫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体,靠在了床头上,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开始想今天晚上的计划,

今天晚上对于段枫來说,任务量相当大,他需要去岛国皇室成员所居住的皇居,同时还需要去岛国首相府邸,这两个地方沒有一个好进去的,

而且段枫想要让岛国首相暴毙身亡,而不是动手杀他,这就需要用到黄诗培,可是想要进去却不是那么简单的,

所有的计划都必须要做到天衣无缝,不然很难实行,而且段枫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并且要进攻两个地方,由此可见其中的难度有多大,

就在段枫在想这些问題的时候,野田优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睁开眼睛看到一旁的段枫后,那张迷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意,

对于野田惠誉将自己送给段枫,野田优子并沒有生气,

自古以來美女爱英雄,喜欢强者,

而在野田优子的眼中,段枫就是英雄,就是强者,

所以她并不排斥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段枫,甚至心中还有点欢喜,

她虽然在野田家族有着不俗的地位,但是她却知道,她始终会成为利益联姻的工具,与其自己让一个废物给糟蹋,倒不如和段枫欢好一场,

“你醒了很久吗,”野田优子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看着段枫问道,

段枫在听到野田优子的话后,点了点头:“刚醒,”

野田优子那双散发出无限风情的眸子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般,轻声问道:“您是在想接下來的事情吗,”

“我昨天好像告诉你了,男人有时候不喜欢聪明的女人,”段枫不咸不淡的说道:“有时候女人要学会装傻,那样才会更加诱人,你明白吗,”

野田优子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开口说道:“我……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虽然你很聪明,但是有时候会聪明反被聪明误,知道吗,”

“知道,”野田优子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段枫说道:“我……我刚刚只是想要告诉你,首相身边有高手,你要动手的话,一定要小心一点,”

“你都知道什么,”段枫略有兴致的看着野田优子问道,

“我也是听说,听说首相身边有一个神出鬼沒的人,动辄杀人,”野田优子轻声说道,

“野田君知道吗,”

野田优子点了点头:“恩,我知道的这些就是我父亲大人告诉我的,他说这个人很神秘,从來沒有人见过这个人长什么样子,或者说凡是见过他的人都死了,沒有一个活下來,这也就是为什么刺杀他的人明明要成功时,却突然死去的原因,”

“你们野田家族,为了试探这个人牺牲了不少吗,”段枫一下子就猜出了关键,

野田优子坐起身点了点头:“是的,死了很多,”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

“还有一件个人你也需要注意,”野田优子一脸凝重的说道:“天皇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他是岛国神道教的最高领袖,统领整个神道教,手下高手无数,”

“虽然他是天皇,但是想要让神道教这些人全部对他唯命是从,绝对不是天皇这个身份这么简单,我怀疑他自己也是一个高手,不然历代天皇不可能统领神道教,其他人不可能对天皇唯命是从,”

段枫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有道理,看來,我想要对付的这些人都不简单,”

“是的,”野田优子认真的说道:“虽然天皇在我们国家政治上沒有什么实权,但是他的地位却是独一无二的,无人可以代替的,你想要对付他,更难,”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布置一番,”段枫面无表情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而野田惠誉早早的就已经起床,脸上的激动和兴奋沒有丝毫的掩饰,

昨天晚上在和段枫达成协议之后,野田惠誉可以说激动了半夜,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才入睡,如今又早早的起床,并且此刻的他已经趴在了书房之中的书桌上,右手拿着一支笔,正在面前的A4纸上不知道在写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野田惠誉将手中的笔放在了桌子上,脸上露出了一道笑意,

只见那放在书桌上的A4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鸟瞰图,虽然画的很是简单,但是却十分详细,甚至上面还有一些标记,

随后,野田惠誉拿起书桌上的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起來,烟雾缭绕,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之后,野田惠誉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然后拿起笔,在另外一张A4纸上开始画了起來,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书房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听到推门声之后,野田惠誉立刻抬起头看向了门口,当看到是段枫之后,野田惠誉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段先生,不知道昨天晚上休息的还好吗,”

“还不错,”段枫点了点头:“谢谢野田君的盛情款待,”

“段先生说笑了,身为东道主,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着野田惠誉拿起了桌子上的A4纸递给了段枫:“段先生,这是您要的东西,”

段枫走到野田惠誉身边直接拿了过來,认真的看了起來,

“段先生,由于时间紧迫,而且为了安全,我只有自己画,虽然有些难看,但是却不会出现任何问題,”

“这就可以,”段枫满意的点头道:“我需要的只是路线而已,其他的并不重要,”

听到段枫这么说,野田惠誉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段先生还需要我做什么,”

“到时候我动手的时候会通知你,希望你能够在东京制造出混乱,以方便我的行动,”

“沒问題,”野田惠誉立刻拍着胸脯答应了下來,

对于他來说制造混乱,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更是轻而易举,

“不知道段先生还有沒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效劳的,”

“如果有的话,我会通知你,”段枫轻声道:“好了,我该走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想不用我來教吧,”

“段先生请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让人优子送段先生吧,”

段枫沒有立刻开口,眼神不停的在野田惠誉身上來回扫视,

感受到段枫的目光之后,野田惠誉急忙解释道:“段先生,我沒有其他意思,我……”

“你不用紧张,我沒有怪你,”段枫淡淡的说道:“送我出去就可以了,”

野田惠誉沒有敢在说什么,便送段枫离开了别墅,

看着段枫离开别墅之后,野田惠誉握紧双拳,表情激动不已,

“优子,怎么样,能不能降服他,”

“父亲大人,他不是女人能够降服的,”野田优子重重的说道:“我们只需要配合他,就足以让野田家族雄起,而且如果做的太多了,会让他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