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85章 异变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异变

将这名已经死去的忍皇的尸体给斩成数截之后,他们的速度不减,飞速朝着段枫而去,

看到这五名忍皇再次飞奔而來,段枫的身体陡然下沉,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对着地面上的两把忍者刀扫了出去,

“嗖,”

“嗖,”

两把已经被段枫斩断的忍者刀化作两道白光朝着最前方的两名忍皇射去,

这两名忍皇在看到段枫将忍者给踢來之后,立刻举起手中的忍者刀砍了下去,

“铿,”

“铿,”

两道脆响声传出,这两把被段枫踢來的忍者刀立刻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不等这两个忍皇受刀,段枫一个箭步便到了这两名忍皇的面前,同时鱼肠剑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两个人其中的一个斩去,

同时右腿也陡然抡起,朝着另外一个忍皇踢了过去,

“噗嗤,”

“啊,”

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顿时在整个皇居之中响起,

锋利的鱼肠剑一下就将对方的一条手臂给斩断了,而与此同时那右腿也狠狠的踢在了另外一名忍皇的胸口,

“砰,”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闷响传出,这个忍皇立刻倒飞而出,

段枫沒有去管这个倒飞出去的忍皇,鱼肠剑一挑,便朝着那个被他斩断一条手臂的忍皇身上再次斩來,

本來被段枫斩断一条手臂,那剧烈的疼痛就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段枫这一剑再次袭來,他根本沒有反应过來,

“噗嗤,”

鱼肠剑顺着对方的腰间划过,那小腹之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狭长而又猩红的血口,鲜血仿佛不要钱似的从中喷出,

“啊,”

这个忍皇再次哀嚎一声,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了起來,

“唰,”

“唰,”

“唰,”

与此同时三把忍者刀从三个方向在同一时间朝着段枫袭來,

凌厉的刀风吹打在段枫的身上,使得段枫浑身上下的汗毛根根乍起,一股危险的感觉瞬间弥漫在心头,

犹如条件反射般,段枫身体一转,手中的鱼肠剑便挥舞而出,

“铿,”

“铿,”

“铿,”

刀剑相撞在一起立刻传出了一道道刺耳的声响,

段枫沒有來得及收剑,只感觉背后一阵凉意袭來,这让他心头陡然一条,急忙转身,

“嗖,”

段枫刚刚转身就看到了德明天皇左手握着一把泛着寒意的忍者刀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段枫顾不上什么,急忙身体后仰,

“嗖,”

只见这把忍者刀顺着段枫的脸庞呼啸而过,那凌厉的刀风刮在段枫的脸庞,犹如刀子在割般,异常疼痛,同时脸上还出现了丝丝的鲜血,

下一刻,段枫身体后仰,右腿支撑地面,左腿朝着德明天皇的身体就踢了过去,

“砰,”

段枫一脚踢在德明天皇的身上,使得他立即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面上,同时口中还喷出了一口猩红的鲜血,那双眸子之中的恶毒之色变的更加浓厚了起來,

还沒有等段枫站起身,三把忍者刀再次朝着段枫袭來,

“砰,”

段枫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之上,同时急忙朝着一旁滚去,

懒驴打滚,

这一刻段枫用了最为狼狈的方式來躲避这三把忍者刀的攻击,

三把忍者刀立刻为之落空,

段枫刚想从地面上站起身的时候,只见那个被段枫之前一脚给踢飞出去的忍皇,已经到了段枫的面前,忍者刀呼啸的朝着地面之上的段枫斩去,

看到这一刀之后,段枫沒有用鱼肠剑去挡,他心中清楚,如果自己用鱼肠剑去挡,但是另外三个忍皇必定会來到他的身边,而且德明天皇不知道会不会动手,所以,段枫再次一滚,

滚到了一旁,

“啪,”

刚刚滚落到一旁,段枫便一个鲤鱼打挺从地面上站了起來,

段枫刚刚站起身,另外三名忍皇已经在同一时间到了段枫的身边,手中的忍者刀再次朝着的划來,

段枫急忙将鱼肠剑横档在胸前,

鱼肠剑刚刚到段枫胸前,三把忍者刀已经从天而落,重重的落在了段枫的鱼肠剑之上,

由于这三名忍皇的攻击是在同一时间落下的,段枫的手臂陡然向下一沉,同时一股酥麻之意立刻瞬间手臂游走全身上下,

这三名忍皇见段枫用鱼肠剑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便立刻抽刀变招,

三名忍皇抽刀的同时,段枫的身体已经朝后飘去,犹如鬼魂般,

一闪就退出了数米之远,

“杀,”

不知道是谁爆喝了一声,这三名忍皇再次朝着段枫呼啸而來,

看到这三名忍皇再次袭來之后,段枫的眼中立刻射出了一道浓厚的杀意,同时那握着鱼肠剑剑柄的右手也握的更加紧了起來,

“嗖,”

段枫动了,身上仿佛装了加速器一般,眨眼间就和这三名忍皇在相遇在了一起,

“唰,”

“唰,”

段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续挥出了两剑,

“咔嚓,”

“咔嚓,”

接着两道脆响声响起,被段枫斩断忍者刀的两名忍者眸子之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无法抹去的恐惧之色,这股恐惧仿佛來自灵魂深处一般,

“砰,”

“砰,”

这两名忍皇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之后,便倒在了地面之上,随即只见他们的喉咙之处开始咕咚咕咚的往外流出鲜血,

一剑封喉,

段枫刚刚那两剑完全快到了极限,不仅斩断了两把忍者刀,而且还将对方的喉咙给划破了,

而另外一名忍者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股悄无声息的恐惧之意已经开始在他心头弥漫,

“你也死吧,”说着段枫手中的鱼肠剑便朝着这个忍皇而去,

这个忍皇心头一惊,急忙挥舞着忍者刀和段枫硬碰,

但是鱼肠剑的锋利程度岂是他手中的忍者刀可以相比拟的,

刀剑相撞在一起,段枫的鱼肠剑毫无悬念的将对方的忍者刀给斩断了,同时鱼肠剑的力道不减,便朝着这名忍皇的脑袋之上而去,

“噗嗤,”

仿佛切豆腐一般,一剑之下,这名忍皇的脑袋直接被削掉了一半,白色的脑·浆和鲜血混合在一起喷洒而出,画面恐怖,

这一刻的段枫犹如杀神降世一般,无人能够挡,

杀掉这名忍皇之后,段枫就地一弹便朝着最后一名忍皇而去,

而这名忍皇在看到段枫袭來之后,心头大惊,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一般,

这一刻,这个最后的忍皇利用起了忍术,九个人已经死在了段枫手中八个,还有他一个,若是在继续这样厮杀下去,他能够活的了吗,

所以他利用了忍术,让自己潜伏了起來,

看到对方利用忍术隐藏了起來,段枫冷笑一声:“给我出來,”

说着段枫身体再次下蹲,右腿飞速在地面一扫,只见那地面之上的断刀立刻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

“砰,”

突然一道闷响声从段枫的左前方传了出來,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段枫脚心涌泉穴的位置,突然发劲,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飘向了声音的來源处,

“唰,”

鱼肠剑急速从手中挥出,

“铿,”

一道脆响声立刻传出,随即那名用忍术将自己给隐藏起來的忍皇便出现在了段枫的面前,

“下去陪他们吧,”段枫怒吼一声,右腿弹起而出,

“砰,”

一脚踢在对方的身上,使得对方的身体立即倒飞而出,

就在这个忍皇倒飞而出的那一刹那,段枫也跟着动了,

顷刻间段枫就追上了这名倒飞而出的忍皇,手中的鱼肠剑举起,朝着段枫的胸口刺去,

“噗嗤,”

鱼肠剑贯穿了对方的胸口,鲜血顺着那穿出的剑尖之上流到了地面之上,

“唰,”

随即,段枫便将鱼肠剑从对方的身上拔了出來,

看也沒有这个忍皇,段枫便转身看向了被其他七杀成员给围攻的德明天皇,

感受到段枫那如同凶兽一般的目光,德明天皇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

“老东西,现在还有谁能够保你,”段枫用鱼肠剑指着德明天皇重重的说道:“竟然敢偷袭我,”

话音刚刚落下,段枫就再次的开口道:“你们去给我血洗皇居,这个老贼我來收拾,”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些七杀成员立刻朝着一旁飞速而去,

看到其他七杀成员离去,德明天皇脸庞扭曲到了一起,呼吸急促的吼道:“你就不怕岛国疯狂的报复吗,”

“报复,”段枫冷笑一声:“老东西,当初我们华夏是怎么警告你们的,百年之内不得踏进华夏一步,你们怎么做的,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派人去华夏,真当我华夏无人了吗,”

“当然你们若是认为你们有能力杀进华夏,那么我恭候大驾,”段枫一脸冷傲的说道:“一身本事都是从华夏偷学而來的,还想着对付我们,真是不知死活,”

听到段枫的话后,德明天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们一直对外对子孙诉说他们的忍术和其他的武功都是他们的,但是德明天皇却清楚,忍术是从华夏学來的,其他功夫也是从华夏功夫演变而來的,

“老贼,受死吧,”段枫爆喝一声,刚想动,突然一股强大的杀意立刻朝着段枫席卷而來,

“你真当我岛国无人吗,”一道平静的声音从高空之中降落,犹如闷雷一般,

(PS:祝各位兄弟姐妹气七夕快乐,压马路的时候注意安全,人多,开房的时候也要提前,人也不少,好吧,我承认我邪恶了,总之祝各位兄弟姐妹七夕快乐,沒媳妇的抓紧了,狼多肉少,有媳妇的看好了,沒男朋友的也抓紧了,好男人不多了,不过看秋枫书的都绝对是好男人,帅哥,当然看秋枫书的女人,也都是美女,恩,贤妻良母类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