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04章 临死反扑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临死反扑

“噗。”

半空之中,中岛传雄张嘴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那张狰狞、扭曲的脸一片煞白,显然受伤不轻。

“噗。”

同样倒飞出去的段枫也是张嘴从口中了一口猩红的鲜血,而且那张脸上沒有丝毫的血色,苍白的吓人,并且那额头之上也布满了冷哼。

“哐当。”

“哐当。”

段枫和中岛传雄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那堆积在地面上的积雪立刻出现了一个雪坑,积雪漫天飞起。

野田优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双秋眸之中闪过一道精光,但是随即就掩饰了下去。

两败俱伤,明显的段枫和中岛传雄两人拼了两败俱伤。

段枫和中岛传雄两人的实力本來就相差不大,而且两人手中都有削铁如泥的利刃,可以说两人犹如两头猛虎一般。

两虎相争,要么一死一伤,要么同归于尽。

很显然段枫和中岛传雄两人拼的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结果两人都受了重伤,重重的砸在了积雪之中。

下一刻,段枫用鱼肠剑插在地面之上,慢慢的从积雪之中爬了起來,只不过沒有站起身,而是坐在了地面之上,那嘴角之上挂着死死的鲜血。

并且段枫浑身上下的衣服显得十分凌乱,而且身上不知道是被剑气所伤还是被剑所伤,一道道伤口显得异常触目惊心。

段枫刚刚坐在地面上,中岛传雄也和段枫一样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來,只不过中岛传雄是半跪在了地面之上,死死的盯着不远处坐在积雪之上的段枫。

段枫身上布满了一道道的伤口,中岛传雄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同样也是如此,更为准确的说,中岛传雄受的伤要比段枫重。

“不愧是华夏剑主。”中岛传雄看着段枫说道:“即使你是华夏剑主也不应该來我帝国闹事。”

“來都來了,你能给拿我怎么样。”段枫喘着粗气冷哼一声道:“难不成你认为你能够杀掉我。”

中岛传雄顿时无言以对,能够杀掉段枫吗。

答案显而易见,他杀不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野田优子朝着段枫走了过來,中岛传雄在看到野田优子之后,心头猛然一颤,脸上也充满了凝重的神情。

如果是之前,那么中岛传雄有足够的把握将野田优子给杀掉,但是现在别说杀野田优子了,能不被野田优子给杀就不错了。

所以一时间中岛传雄的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看着野田优子一步步走來,一脸凝重的中岛传雄突然开口说道:“野田优子,快将他给杀了,以前无论你做过什么,我都可以不和你计较,而且你们野田家族要做什么,也都可以。”

野田优子在听到中岛传雄的话后,那张精致的脸蛋上立刻浮现了一道冰冷的笑意:“中岛传雄,你脑子沒有毛病吧,现在你还以为你是原來的那个你吗。”

野田优子脸上那冰冷的笑意慢慢转变成了不屑之色:“说句毫不夸大的话,我现在要杀你易如反掌,现在应该是我决定你的生死,而不是你來指使我做什么。”

中岛传雄在听到野田优子的话,那本就急促的呼吸在这一刻便的浓重了起來。

同时内心之中充满了无边的愤怒,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虽然中岛传雄选择了沉默,但是那稍微恢复了几分血色的脸庞上涌现出了一丝怒意。

恼怒归恼怒,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野田优子完全说的是事实。

他无力反驳,这个时候如果成口舌之争,那么倒霉的一定是自己,所以中岛传雄很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下一刻野田优子将目光落在了段枫身上。眼神之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从内心深处來讲。野田优子现在非常想将段枫和中岛传雄两人一起给杀了。而且在这个地方将他们两个给杀了。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她。最多也就是认为段枫和中岛传雄同归于尽了。

但是野田优子又不知道这两个人的伤势到底如何。如果她动手杀段枫的话。那么中岛传雄绝对十分乐意看到这一幕。只是如果段枫拼死反扑的话。那么她虽然能够杀了段枫。那么她自己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可是如果杀了中岛传雄。他也反扑呢。

而且如果杀了中岛传雄。那么整个岛国谁还能够和段枫抗衡。谁还愿意和段枫死战。

纠结。这一刻野田优子的内心之中纠结到了极点。她想要让段枫和中岛传雄都死。但是又怕两人临死反扑。

一时间野田优子内心之中挣扎到了极点。

段枫轻轻的扫了一眼野田优子。然后开口说道:“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去杀了他。”

低沉的声音之中充斥着一道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野田优子在听到段枫的声音后。秀眉微微一蹙。脸上露出了一道不满之意。这个时候了段枫还在命令自己。难道他就不怕自己将他给杀了吗。

“怎么。你想杀我。”段枫冷哼一声道:“看我受伤了。想要对我动手是吗。”

野田优子脸色微微一变。这才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了。急忙改口道:“不。你不要误会。我马上就去杀了他。”

中岛传雄在听到野田优子的话后。立刻吼道:“野田优子,你真的要听他的,要來杀我。”

野田优子沒有开口,而是选择了用沉默面对。

看到野田优子沉默,中岛传雄再次的开口说道:“难道你就不怕我临死反扑拉你垫背吗。”

耳畔响起中岛传雄的话后,野田优子的脸色慢慢变得难看了起來,这正是她所担心的。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段枫,发现段枫一脸笃定的神色之后,野田优子冷哼一声:“废话少说,今天你死定了。”

这一刻,野田优子内心之中打定了主意,等她先杀了中岛传雄,然后再说。

毕竟中岛传雄是岛国的人,而段枫是华夏的人,迟早要离开,现在先解决面前的危机再说。

随即,野田优子手持须佐之男手中的那把天丛流云剑朝着中岛传雄袭來。

看到野田优子要对自己动手,中岛传雄身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了一股力量,嗖的一下从地面上站了起來,然后犹如凶恶的豺狼一样,朝着急速而來的野田优子而去。

“嗖。”

顷刻间两人相遇,彼此手中的利刃立刻挥斩而下,沒有任何的招式有的只是快到极限的一剑。

毕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将剑法之中的快字诀发挥出來,那么在简单的剑招也会成为最恐怖的剑招。

“铿。”

两剑在半空之中相遇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笑意,一脸欣赏的看着两人的打斗。

由于中岛传雄和段枫拼杀已经耗费了巨大的体力不说,身上也受了重伤,面对此时的野田优子,中岛传雄显得十分的吃力。

“砰。”

只见野田优子一腿重重的踢在了中岛传雄的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立刻将他给踢飞了出去。

中岛传雄的身体在半空中滑翔了一段距离之后,便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哐当。”

一声闷响立刻在四周响起。

但是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已经油尽灯枯的中岛传雄突然从地面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了身,仿佛沒事人一样,而且原本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红润了起來。

站起身之后,中岛传雄只感觉自己内心中有团火在燃烧,当即爆喝一声道:“野田优子,这是你逼我的,既然你想要陪我一起下地狱,那么我成全你。”

说话间中岛传雄动了,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來就沒有出现过一般。

下一刻只见中岛传雄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野田优子的面前,那手中的十握剑化作一道白光,对着野田优子当头劈下。

这一剑,中岛传雄完全动用了自己现在最强的一击,势必要将野田优子给斩杀。

野田优子在看到中岛传雄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之后,内心之中立即就升起了一道不好的预感,也随之警惕到了极点。

但是却依然沒有想到野田优子的速度竟然会有这么的快,只是一闪就到了她的面前,并且他手中的十握剑完全是以泰山压顶之势而劈下。

而野田优子仿佛被吓傻了一般,在面对中岛传雄这可怕的一剑后,竟然沒有任何抵挡的动作。

而事实上,野田优子不是吓傻了,也不是不想抵挡,而是她感觉自己完全被一股死亡的阴影所笼罩,她仿佛觉得自己根本躲不过去这一剑,也挡不住。

一种很奇怪的想法。

“唰。”

只是眨眼间,中岛传雄的十握剑就要到了野田优子的面前。

那凌厉的剑气从天而降吹打在野田优子的身上,犹如刀割一般,并且那凌厉的剑气还将她的秀发给斩断了。

眼看中岛传雄的十握剑就要到野田优子面前的时候,野田优子动了,急忙将手中的天丛流云剑横档在自己的面前。

“铿。”

一剑斩下,野田优子的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手中的天纵流云剑险些从手中脱落。

“噗。”

一口猩红的鲜血从野田优子的口中喷出。

下一刻,半空之中的中岛传雄不等身体落在地面上,立即扭身踢腿,对着野田优子就踢了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