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06章 反击的号角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反击的号角

时间飞速流逝,只是一晃就过去了四天,在这四天的时间里面,岛国的混乱非但沒有丝毫平复的意思,反而再次掀起了一层巨浪。

因为就在今天早晨突然传出岛国首相宫泽博文突然暴毙身亡的消息。

一时间,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媒体都纷纷争先恐后的报道着宫泽博文突然暴毙身亡的消息,一时间国际之上再次掀起千层浪。

岛国政府对外宣传是宫泽博文近几日因为忧心忧民过度,突然死亡,但是这样话谁会相信。

大家都不是傻子,心中都清楚这其中绝对有什么猫腻,有内幕。

但具体是什么内幕就沒有人知道了,只能够纷纷猜测。

国不可一日无主,一时间野田惠誉成为了代理首相。

羊城之中薛昊天在知道宫泽博文暴毙身亡的消息后,站在院中立刻仰天长笑了起來。

他知道,这是段枫的手段,是段枫送宫泽博文归西了。

笑声停下之后,薛昊天喃喃的说道:“男儿当鹰击长空,段枫,我会在这里看着你的表演,不要让外公失望。”

与此同时,华夏西南边陲之中的一片不知名的树林之中,龙爷再次出现在了这里,只不过此刻他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

“段枫,我还是小看了你,但是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够震慑住所有人吗。”龙爷满脸怒意的说道:“不可能,就算你能给震慑住,我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龙爷的声音传遍整片树林,一时间惊得树木上的鸟儿乱飞。

皇甫哲在知道宫泽博文暴毙之后,微微有些惊讶,随后便再次恢复了往昔的神色:“段枫,你这次到底想玩多大的呢。我应该怎么配合你呢。”

说着皇甫哲的眉头慢慢的皱在了一起,一脸沉思之色。

安琪儿在知道宫泽博文暴毙的消息,沒有任何的惊讶,完全一脸淡然之色:“亲爱的,游戏要开始了吗。”

说着安琪儿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一时间,四方为之震动,所有人的反应全部都不一样。

华夏湘江郊区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的院落内。

一个看起來五十多岁的男人站在院落之中,脸上充满了复杂之意。

半晌过后,这个男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叹息之中充满了惆怅之意。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站着一个女人,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

女人已经算不上年轻,但或许是因为平常保养极好的缘故,这个女人看起來也就三十多岁,但是那眼角之上的鱼尾纹已经出卖了她的真实年龄。

听到男人的叹息声,女人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沒事吧。”

男人轻轻一笑道,然后摇头道:“沒事,我能够有什么事情呢。”

“你是在担心是吗。”女人咬着那单薄的嘴唇问道。

男人在听到女人的话后,嘴角慢慢泛起了一丝的苦涩之意:“算是吧,他恐怕要來了。”

“难道就真的沒有任何的办法吗。”女人那脸上的担忧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你又沒有……”

男人苦笑一声打断了女人的话:“他來就让他來吧,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而且还找了你这样的妻子,这辈子已经沒有任何的遗憾了。”

说着男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面前女人那担忧的脸庞说道:“不用为我担心,我已经赚了,和其他人比,我已经赚的够多了。”

“可是我……”

“这是我的命,我沒有选择。”男人无力的闭上了眼:“在听我一次,离开这里吧。”

“不,我不走。”女人一脸坚决的说道:“你在我在,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愕然听到女人的话后,男人浑身上下仿佛被电击一般,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一时间,男人的眸子之中充满了复杂之意:“何苦呢。”

“从我嫁给你的那一天,我就已经想好了,无论你在哪,我都要和你在一起,纵死无悔。”

男人满脸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再次叹息了一声:“苦了你。”

“不苦,苦的是你。”女人泪眼婆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道:“我们就真的沒有一点活下的机会吗。”

“有。”男人无喜无悲的说道:“将不悔和静雯从京城喊回來吧,她斗不过纪家那丫头。”

愕然听到男人的话后,女人微微一怔:“你……你都知道。”

“嗯。”男人点了点头:“他们都是好孩子,想要为我争一口气,可是这口气不是那么好争的,你不知道纪家那丫头的手段,更不知道那丫头的身份,让他们姐弟回來吧,不要再做无畏的争斗了。”

“不然在争下去,我怕纪家那丫头下死手,到时候……”

男人沒有在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听到男人的话后,女人急忙说道:“我马上让他们回來,不让他们在外面了。”

“去吧。”

女人沒有在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男人身边,朝着别墅中走去。

看着女人的背影,男人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眼神慢慢变得深邃了起來:“段莫宁、薛舞绝,你们生了一个好儿子。”

此时,东京野田家族之中,所有野田家族的人脸上都挂满了喜色。

野田惠誉成为了岛国代首相,他们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而且目前的形势來看,野田惠誉成为岛国首相只是时间的问題,到时候野田家族在岛国的位置,自然会水涨船高。

此刻,一身和服,打扮高贵的野田优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那美丽的景色,精致的脸上挂满了笑意,无法抹去的笑意。

所有的一切都和段枫所设计的一样,完全是按照他的想法所走的。

野田惠誉成为了岛国的首相,掌握了山口组,而且他野田优子手中掌握着一批伊贺流的死士,放眼整个岛国能够和野田家族抗衡的人已经不多了。

“以前怎么沒有发现,站在这里竟然可以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野田优子扭头看着一旁的段枫问道。

“心情的缘故。”段枫淡淡的说道。

“是啊,心情的缘故。”野田优子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段枫说:“以前心情特别沉重,那些人压在心头,就犹如巨石般,想要将他们给挪开,可是却沒有这个实力。”

“如今,你已经成功了。”

“是的,成功了。”野田优子抬起头看向段枫感激道:“这一切都要感谢你,如果沒有你的帮助,我不可能如此,野田家族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

“这是你的选择,你睿智的选择。”段枫轻笑一声:“你应该感到很庆幸,自己选对了。”

“是啊,我选对了。”说着野田优子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了在富士山自己想要杀段枫的一幕。

“怎么,现在后悔,当初在富士山上沒有杀掉我。”

“是的,当时你受伤那么重,我确实应该杀了你。”

对此野田优子沒有丝毫的隐瞒,她是聪明人,知道隐瞒下來沒有任何的意思。

“你应该很庆幸,沒有对我下手,不然你也已经死在了富士山上。”段枫轻声道:“相信我,我沒有骗你,如果当时你敢动手,你会死的很惨,而且野田家族也会因此而覆灭。”

耳畔响起段枫的话,看着段枫那一脸认真的神情,野田优子忍不住的从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寒意。

难道当时他有埋伏。

或者说当时他是故意试探自己的。

这样一想野田优子顿时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后怕的感觉。

“我相信。”

段枫扭头看了一眼野田优子道:“记住你们答应我的条件,不要想着反悔,既然我能够给予你们这一切,我就有能力将你们给推入到万丈深渊之中。”

“您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让我父亲大人完成。”

段枫点了点头:“你手中掌握者伊贺流,想办法夺取甲贺流吧,到时候我有用处。”

“是。”

“晚上将我送出岛国。”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野田优子微微一愣:“你要走。”

“你很希望的留下吗。”说着段枫的目光立刻落在了野田优子的身上,在她身上來回扫视了起來。

面对段枫的目光,野田优子只感觉自己这一刻仿佛在段枫面前什么衣服都沒有穿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自在。

“给我准备去印度飞机。”段枫慢慢的将目光从野田优子身上挪移开來:“今天我就走。”

“是。”

“你将岛国的事情解决之后,就去华夏,去找一个叫做皇甫哲的男人,就说是我让你去的。”段枫命令道:“到了哪里,你什么都要听他的。”

“我知道了。”野田优子脸色微微暗淡了下來。

“不要敷衍我,后果不是你能给承受的。”

“不会,您可以放心。”野田优子浑身上下一震急忙保证道。

“最好如此。”

“你去印度需要人手吗。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派出一些人。”

段枫冷笑一声:“你认为印度那群废物能够挡住我吗。或者是你认为你的那些废物对我有帮助。”

这一刻,反击的号角彻底吹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