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08章 帮我制造假象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帮我制造假象

新德里是印度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同时也是印度北方最大的商业中心之一,是一座典型的放射型城市,城市以姆拉斯广场为中心,城市街道成辐射状、蛛网式地伸向四面八方,宏伟的建筑群大多集中于市中心,

新德里就像是一面镜子般既可以让人看到印度辉煌的历史,也可反映出印度现代的身影,

并且老德里、新德里紧紧相联,古老与现代交相辉映,组成了一幅引人入胜的历史画卷,

但是此刻段枫却并沒有任何的心情去欣赏这副美景,此时的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漆黑的天空,眉头微皱,脑海中尽是之前在车上蛤蟆所说的话,

真的要硬拼,要光明正大的去吗,

段枫内心之中一片混乱,

蛤蟆说的也沒有错,如果这次他们光明正大的对付某些人,某些势力,那么就是警告全世界那些势力,我火狐段枫带着七杀回來了,你们等给我等着,

这样做的确能够让很多人很多势力感到无比恐慌,让很多人在恐慌之中度日如年,毕竟谁也不知道段枫他们下一个会对付谁,

虽然和东京一样,能够保持神秘,也能够让他们感受到恐惧,但是却远远沒有光明正大來的更加痛快,

突然一阵淡淡的香气袭來,将正在沉思之中的段枫给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只见艾菲尔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黑色丝质睡衣朝着段枫走了过來,黑丝丝质睡衣仿佛是为她连身定做一般,睡衣光华闪亮,轻柔而且贴身,勾勒出她美好的令人喷血的玲珑曲线,

而就在这个时候,艾菲尔伸出那纤细而又白嫩的玉手将手中端着的一杯红酒递给了段枫,

“谢谢,”段枫接过红酒之后轻声道,

虽然艾菲尔现在很迷人,足以让任何男人变成一头疯狂的野兽,但是此时段枫却沒有心情在艾菲尔那妙曼的娇躯上欣赏,

“不客气,”艾菲尔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自己那一头金黄色飘逸的长发道:“在想什么,”

说着艾菲尔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

段枫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摇晃了几下手中高脚杯之中的红酒之后,轻轻的泯了一口道:“你应该能够猜的出來,”

“是啊,我能够猜的出來,”艾菲尔趴在落地窗前,看着那楼下一辆辆犹如钢铁长龙般形势的车辆道:“你打算怎么办,和上次一样,还是硬碰,”

段枫微微沉吟了一下后道:“你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艾菲尔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我感觉蛤蟆说的也有些道理,一味的保持神秘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杀手神秘,所有人恐惧,但是当他们暴露出來后,一切都会变得不再神秘,不在让人为之恐惧,”艾菲尔淡淡的说道:“而我们不是杀手,我们要的也不是简单让人恐惧,我们所要的是让他们在恐惧之时感到深深的不安,感到害怕,”

“所以我们需要光明正大出击一次,日后依然可以保持神秘感,按照你们华夏的一位伟人的话來说,我们依然可以打游击战,”

“看來你是非常赞同蛤蟆的提议,”段枫苦笑一声道,

“是的,我个人非常赞同他的提议,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提议,很是诱人,无法拒绝,”艾菲尔不急不躁的说道:“而且我们现在有人,以我们的实力,就算硬碰,也会胜利,”

“这样可能会死人,”

“死人,”艾菲尔不屑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每天都有人在杀人,都有人被杀,”

“我说的是我的兄弟们可能会死,”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不想让他们死,我想要让他们活着,”

“活着,”艾菲尔慢慢的转过身靠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段枫问道:“进我们这一行,谁都别想着善终,谁都别想着终老,这本來就是一份充满死亡的职业,”

段枫沉默了起來,艾菲尔说的沒有错,进入这一行,谁都别想善终,谁都别想终老,当然你的实力若是强大到了某一种地步,那么绝对可以终老,

“我们活着要么杀人,要么等人被杀,”艾菲尔看着段枫再次说道:“就算沒有你,他们就不会死吗,”

“会,只是时间不一样而已,或许当时如果沒有你,他们早已经都死了呢,这点谁都说不准,”

段枫喝了一口红酒之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你说的不错,但是如果能够让他们活着,我不想让他们死一个,”

“别做梦了,”艾菲尔苦笑道:“除非他们和你或者和我一样拥有其他特殊的身份,”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我好好想想,怎么办,”

“那你好好想想吧,别想太久,这不是最后一战,我们下面还有事情要做呢,”艾菲尔对着段枫露出了一道迷人的笑容:“当然若是做完这一次,你就回去,那么可以慢慢想,正好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好好游玩一番,”

“我想蛤蟆他们很多人都会乐意在这多玩几天,尤其是多找几个印度女人,”

段枫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艾菲尔沒有再多说什么,便朝着一旁走去,随即艾菲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着段枫说道:“你要的资料,蛤蟆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在桌子上面,你想要看的话,就看看吧,”

“我知道了,”

艾菲尔沒有在打扰段枫,便走进了其中一间房,

看到艾菲尔离开客厅,段枫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

艾菲尔刚刚回到房间,本來坐在电脑前的黄诗培,立刻停下了那正在敲打键盘的双手:“我哥怎么说的,”

“他,”艾菲尔无奈的说道:“他什么人你还不了解,正在犹豫呢,”

听到艾菲尔的话后,黄诗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我就知道如此,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该等他,先解决了他们再说,”

艾菲尔坐在**敲着,双腿翘在一起道:“沒有他牵制某些人,你感觉我们能够成功吗,我可沒那个本事和那群变态打,”

“哥也真是的,照我说我们就现在动手,然后迅速撤离,”黄诗培说着扭头再次看向了自己面前的电脑,双手也飞速的敲打起了键盘,

“对啊,和在纽约一样,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我來了,”

“要不我给他下点毒,将他浑身上下沒有力气,然后我们去动手,”

“你想死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给他下毒,一个小时后在让他重新恢复自如,我们动手,怎么也能够拖一个小时吧,到时候我哥也赶來了,”黄诗培双眼直冒精光的说道:“那个时候局面已定,我哥不战也得战,”

耳畔响起黄诗培的话后,那迷人的眸子之中也开始闪烁着阵阵的精光,那体内不安分的血液开始不受控制的暴动了起來,显然面对黄诗培的这个提议她也心动了,

“你有多大把握,成功,”

“这很难吗,”黄诗培不屑的说道:“分分钟钟搞定的事情,难不成他还能够对我有什么防备不成,”

“不是,我是说你对他下了那么多次毒,他不是有抗体吗,”艾菲尔解释道:“万一你要失败呢,”

黄诗培扭过头对着艾菲尔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新研究一种东西,效果不错,不信你去问问蛤蟆,他用过,”

艾菲尔一脸无语的看着黄诗培,这个妖孽每次研究出新的东西,都会在自己人的身上用一下,搞一下恶作剧,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先在你身上试试,让你感受一下……”

艾菲尔的心头猛然一跳,急忙摆手道:“还是算了,你那些东西,我无福消受,你别折磨我了,”

“真沒意思,”黄诗培撇了撇嘴道,

“魅狐,我们商量一下,”

如果让段枫知道艾菲尔和黄诗培的谋划,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此时的段枫依旧一脸沉思之色,看着外面那漆黑如墨的夜空,

半晌之后,段枫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随后从身上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被接通,

还沒有等段枫开口,听筒里面立刻传出了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你还在东京吗,”

“我在印度新德里,”

“什么时候去的,”

“今天刚到,”段枫如实的说道,

“是不是准备要动手了,”电话里面的主人急忙问道,

“应该这两天就会动手,到时候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帮我制造一个假象,”段枫重重的说道:“那样会更加方便我的行动,”

“我知道如何做,你放心,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事情,”电话另一边的人信誓旦旦的说道:“到时候你通知我一声就可以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听到对方的话后,段枫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道残忍之色:“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