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印度语又称印地语。可以说印地语是一门复杂的语言。词分阴阳性。分多种时态和语气。变化比较多。语法相对较复杂。学习起來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沒什么事情。很少有人去学印地语。如今黄诗培一张口就是一口流利的印地语。婆娑怎么可能不惊讶。

更何况黄诗培看起來给人一种小萝莉的感觉。看上去根本就不到二十岁。

黄诗培仿佛猜到了婆娑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立刻说道:“我很喜欢印度这个国家。而且印度和我的国家华夏都是四大文明古国。这里有很多美丽的故事传说。我很是喜欢。”

说着黄诗培那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可谓是笑靥如花。

并且那脸上的笑意十分浓厚。给人一种人邻家小妹妹的感觉。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听到黄诗培的话后。婆娑脸上也露出了一道笑容。换成任何人夸奖自己的国家。恐怕都会高兴。毕竟这是一种骄傲。

“是吗。”婆娑口中虽然在怀疑。但是脸上的笑意却已经出卖了他内心之中的想法。

黄诗培重重的点点头:“是的。沒事我骗你干嘛。我告诉你。我可是对你们国家的佛教和印度教的文化以及故事非常向往。”

“你们华夏也很强大。你们华夏的道教很多思想都是非常厉害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婆娑十分谦虚说道:“我也很向往你们华夏。”

“那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吗。”黄诗培一脸祈求的看着婆娑问道:“日后你若是去华夏可以联系我。我带你玩。在这里你带我玩。怎么样。”

婆娑沒有立刻开口。而是一脸狐疑的看着黄诗培。片刻之后。婆娑缓缓的开口说道:“不用了。我一般不去华夏的。”

“那我经常來印度的。我们一样可以成为朋友啊。”

坐在一旁的段枫和艾菲尔两人在坐在大理石的长椅上看着黄诗培和婆娑两人说笑的模样。彼此都对视了一眼。黄诗培和婆娑聊什么呢。

“你说婆娑和诗诗聊什么呢。第一时间更新?”艾菲尔忍不住的问道。

要知道女人的好奇心可是非常重的。尤其是黄诗培现在面临的还是婆娑。艾菲尔内心之中好奇到了极点。

“我怎么知道。那小丫头鬼主意多着呢。不知道她怎么忽悠婆娑呢。”段枫轻声道:“只是我看婆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老秃驴完全是人老成精。而且据我所知。他们这群人有些人就喜欢玩女人。”

“说的好像你不玩女人似的。”艾菲尔白了一眼段枫道。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这不一样好吧。我那是付出感情的。他们都是玩玩而已。并且你看他们印度的圣女。整个一性·奴啊。”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艾菲尔忍不住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魅狐……”

“他。”段枫嘴角勾勒出了一道不屑的笑意:“他要是敢碰诗诗。我可以保证。他死的会很惨很惨。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她的手段。”

艾菲尔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了黄诗培平常对付人的手段。顿时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在看向婆娑的时候充满了怜悯。

不过看婆娑这样也不像有其他意思。倒是黄诗培千万被栽在婆娑的手中。

要不然为什么人们常说人老成精。家有一宝不如家有一老。第一时间更新

想要糊弄婆娑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也去过去看看。等下魅狐若是吃亏我也能够帮她。”艾菲尔说着就从长椅上站了起來:“你不要过去啊。不然这老秃驴很有可能会认出你。你现在可是各大势力之中的肉中刺。谁手中都有你的资料。”

段枫轻轻一笑。沒有说什么。

艾菲尔也沒有在理会段枫。满脸笑容的朝着黄诗培和婆娑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顷刻间艾菲尔就到了两人的面前:“诗诗。你和大师聊什么呢。很投缘的样子。”

看到艾菲尔到來。婆娑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艾菲尔。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艾菲尔。婆娑就将目光给收回了。

黄诗培嘿嘿一笑道:“瞎聊。不过大师懂的很多。他给我将了很多我都不知道的东西。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艾菲尔慢慢的坐在长椅上。看着婆娑。故作怀疑的说道:“是吗。诗诗。你还小。可千万要当心一点。现在骗子很多。你哥让我看好你。你可千万别被人骗了。到时候我沒有办法和你哥交代。”

由于艾菲尔和黄诗培交流用的是国际上最通用的日不落帝国语言。婆娑自然能够听得出其中的意思。

一时间。婆娑的脸上忍不住的浮现了一道微怒之意。但是随即就释然了下來。

无论怎么说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蕴养自然极好。

黄诗培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婆娑之后。在看到婆娑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后。黄诗培嘴角露出了一道不着痕迹的狡黠笑意:“不会吧。我看大师气质非同凡响。一看就知道是高人。怎么可能会是骗子呢。”

“这可说不准。这个时代骗子一般都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装作一副得道高人模样。经常忽悠像你这样的小女孩。将你卖了。”艾菲尔狠狠的说道:“跟我走。别在这了。不然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给你哥交代。”

说着艾菲尔就站起身。伸出手作势就要将黄诗培给拉走。

黄诗培微微挣扎了一下道:“你别看谁都像骗子。像人贩子。这个世界上能够骗我的人还沒出生呢。我和大师在聊聊。你先去旁边转转吧。”

“诗诗……”

艾菲尔刚想说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婆娑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这位女士。你好像对我有很深的成见。”

“成见谈不上。只是我不想我这小妹妹被人给骗了。还帮人倒数钱。”艾菲尔丝毫客气的说道:“我这妹妹可是实心眼。我可要看紧她。不然真的到出事的时候就晚了。”

婆娑毫不动怒的轻笑道:“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我是骗子的。”

“你那里不像骗子了。”

“你可以四处问问。看看我是不是骗子。我若是骗子。你以为这个小姑娘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吗。”婆娑不屑的说道:“我若是想要骗人。谁能够挡住我。我若是骗子。谁都会受骗。”

“哎吆。口气不小啊。”

“你若不信。可以四处问问。”婆娑冷冷的说道:“好了。我一出家人沒事和你争这些虚无的东西干嘛。你若认为我是骗子。将这小姑娘带走便是了。但是不要侮辱我。”

“大师。对不起啊。她不是故意冲撞您的。我相信您绝对不是骗子。您绝对是高人。”黄诗培急忙打圆场道。

“诗诗。走了。”

“大师。我若是找你。去哪里能够找到你呢。第一时间更新?”

“有缘自会相见。”

“大师。那我可以和你交换一下号码吗。”

婆娑沒有说话。

黄诗培不甘心的说道:“那大师我可以和你握握手吗。”

婆娑这次直接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之后。黄诗培不甘的咬了咬嘴唇。然后扭身离去了。

“怎么样。”艾菲尔用她和黄诗培两人只能够听到的声音问道。

“不怎么样。这老秃驴太小心了。竟然死死的和我拉开距离。而且只要我有一点异样。这老秃驴就会挥一挥手。好像一直在防备着我呢。”黄诗培狠狠的说道:“早晚有一天。我非将他给毒个半死。然后将他去喂蛇。”

“别急慢慢來。他这种人一看就是非常谨慎。而且在这里你的作用不能给全部发挥。不然这里面所有人都要倒下。”

艾菲尔看似是在安慰。但实则也是说的实话。黄诗培若是真的要下毒。那么这里面的人恐怕除了她和段枫都要遭殃。

而且黄诗培如果真的这么干了。那么后果就恐怕会十分严重。

这里可是莲花庙。鬼知道这里面都有什么宗教的高手在这里呢。

黄诗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等我下次看到他。看我怎么收拾他。”

“有机会。下次让你好好虐他。不要着急。”

说着两人就回到了段枫的身边。

看着黄诗培那一脸沮丧的神情。段枫已经知道了答案。轻笑道:“失败了吧。”

“哥。你是不是早知道他不好对付。”

“婆罗都不好对付。作为他的师兄你感觉呢。”段枫淡淡的说道:“不过越难对付就越有意思。不是吗。”

黄诗培冷哼了一声。沒有在这个话題上做过多的纠缠:“哥。下面我们去哪。”

还沒有等段枫开口说话。安静的莲花庙门口突然传來了一道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地声响起。间距短而不显急促。沉稳有力。光听脚步声。就可以猜的出來。从外面走进來的女人一定是一个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女人。同时又是一个十分自信的女人。只要这样的女人。才能够走出这样的步伐。

段枫和黄诗培以及艾菲尔三人在听到这道脚步声后。全部情不自禁的扭头朝着门口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