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28章 谁敢与我一战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谁敢与我一战

?只见说话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留着简单的寸头,一身天蓝色的休闲西装,浑身上下释放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息。

“桑坤,真是沒有想到这次伏击我的人之中还会有你。”段枫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个男人道:“当初我真该在缅甸的时候就将你给灭了。”

桑坤这两个字对于普通人來说或许很平凡,但是对于混迹在地下世界以及国际警方的人一定对这个名字不陌生。

因为他是缅甸最大的毒枭,同时也是金三角之中的一位大佬,是国际通缉犯,只是他一向非常狡猾,而且他的实力也不容小视,使得这么多年他一直逍遥在外。

而且现在桑坤的人头已经被悬赏到了数十万米元,但是依然沒有抓住他。

对于地下世界的势力來说,桑坤沒有影响到他们的利益,反而还能够给他们带來利益,所以不可能对他下手,而那些杀手也想要杀桑坤,可是桑坤实在是太狡猾了,国际特工想要找,可是都不想着出力,一时间桑坤就这么被搁浅了下來。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桑坤和许多国家体制内的个别大佬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他们庇护桑坤,桑坤要是那么容易死就怪了。

听到段枫的话后,桑坤轻轻一笑:“事后诸葛亮有用吗。”

“但我现在可以杀你,你信吗。”段枫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在看向桑坤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条狗,我一只手就能够捏死你,你信吗。”

你信吗。

连续两次的询问,使得桑坤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虽然段枫现在受伤,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桑坤也见识过段枫的实力,从内心深处來说,对段枫还真有点畏惧。

只是如今仗着人多势众,桑坤那一丝的畏惧被压在了心头,只是如今段枫这样说,让他那压在心头的恐惧不受控制的攀升了上來,然后朝着他身体四周蔓延而去。

看到桑坤那微微有些狰狞的脸色,段枫冷笑道:“你不够资格和说话,在敢给我呱噪,我一巴掌抽死你。”

“火狐,你……”

桑坤刚刚开口,段枫陡然间动了,身体一晃便出现在了桑坤的面前,随即只见一道手影飞速闪过。

快,快到了极限。

“啪。”

还沒有等桑坤反应过來,段枫的巴掌已经抽在了桑坤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那名桑坤给震飞了出去。

“哐当。”

桑坤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所有人都怔住了,沒有人会想到段枫竟然一声不吭的就动手了,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这是一个受伤的人吗。

寂静,一时间四周静到了极点。

地面上桑坤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猩红的鲜血瞬间从他的嘴角涌出,他的脸上流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更多的则是震惊。

他能够感受到,段枫比当初变得更强大了。

以前的他都不是段枫的对手,如今他感觉自己面对段枫,就算是蚂蚁面对大象一般。

他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桑坤使劲摇了摇头,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鲜血里夹着一颗牙齿,那牙齿掉在地上,在四周路灯以及车灯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刺眼。

“火狐,你现在……”

“在敢废话一句,我现在就杀你。”段枫的目光陡然一变,犹如锋利的刀子般,直接落在了桑坤的身上。

感受到段枫那眸子之中所流露出的杀意,桑坤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将那到嘴边的话给咽到了肚子之中。

“换个能够说话,如果只有这种跳梁小丑,那么今天你们就都留在这里好了。”段枫冷冷的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这一刻的段枫狂妄到了极点,面对这么多人,他依然面不改色,毫无畏惧。

其他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立刻浮现了一股怒意,那模样恨不得将段枫给撕碎了一般。

但是由于此时势力颇为复杂,而且各据一方,不知道谁会检漏,所以一时间众人只是愤怒的盯着段枫,沒有人站出來。

要知道枪打出头鸟,而且桑坤已经是前车之签。

沒有足够的实力最好不要去激怒段枫,去挑战他,不然真的会成为炮灰的角色。

其他人是愤怒的看着段枫,而纪含香却是双眼直冒精光的看着他,犹如粉丝遇到了自己的明星一般,那眼神之中,那脸上尽是崇拜之色。

这才是她纪含香喜欢的男人,这才是段枫,强大的不可一世,犹如君王降临,让所有人都对他心生畏惧。

段枫的目光在四周不停的扫视,最终段枫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拥有白色头发,身形犹如黑瞎子般魁梧身躯的男人神身上:“斯巴特,你还是够资格和我说话的,怎么不站出來,或者说,这里面还有其他人是你自认不如的。”

斯巴特在听到段枫的前半句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傲然之色,但是在听到段枫的后半句话后,斯巴特脸上的傲然之色立刻为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段枫明显的是前面夸奖,但是后面却是在说他是缩头乌龟,连站出來的勇气都沒有。

“火狐,你不要太猖狂了。”斯巴特那双拳立刻攥在了一起,那手臂之上的肌肉立刻为之凸起,充满了爆发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的死期。”段枫轻笑一声:“如果我说明年的今天也是你的祭日呢。”

“你……”

“你敢和我一战吗。”段枫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一道冷傲之意,那身上散发出一道恐怖的杀意:“敢吗。”

敢吗。

两个字,让斯巴特的脸色变得铁青到了极点,同时那牙齿被他咬的咯咯直响。

“火狐,我看你还能够嚣张多久。”

“废物。”段枫一脸蔑视的看了一眼斯巴特,然后扭头看向了另外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一头红色的头发,犹如火焰一般,而且那双眸子是褐色的,他的身形沒有斯巴达那样魁梧,而是显得十分修长,只是他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阴森的气质。

“阿道夫,你呢。”段枫轻声问道:“你也想让我死。”

“你也可以杀我。”阿道夫一脸冷漠的说道:“只要你有那个实力,我不介意被你杀掉。”

“我喜欢和你这样的说话。”段枫脸上再次露出了一道寒意:“说吧,打算怎么对付我,单挑你们不敢,群攻,你们有所畏惧,毕竟势力太多,人心隔肚皮,你们沒有人会拿出真正的实力來对付我,都会有所保留。”

“这样,我们只能够僵持下去,只是浪费时间,我不想在这浪费时间,想要动手你们就要想好,是一个个的挑战我,还是群攻我。”

“我无所谓。”阿道夫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只是火狐,你就真的不怕死吗。”

“怕。”段枫点了点头:“可是你会不对我出手吗。”

“不会。”

“就算我怕有什么用,还不如和你们痛快的厮杀一场,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我赚了。”段枫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意,眼神开始不停的在四周扫视了起來:“不过我感觉注定要赚了,今天这里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二会给我陪葬。”

“火狐,你真的很狂。”阿道夫看着段枫说道:“我服你,如果你死了,我活着,我会将你的尸体送回你的国家。”

“如果你死了,抱歉,我不会将你的尸体送走,我沒时间。”

话音落下,段枫再次扫视了一群四周,大声吼道:“谁敢与我一战。”

谁敢与我一战。

这六个字就犹如闷雷一般,在上空之中嗡嗡诈响。

所有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立刻变得精彩到了极点。

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被段枫一个人给压制了,竟然被段枫一个人给藐视了,这要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

而在这人群后面突然出现了一行人。

这一行人正是阿波罗他们,只不过他们并沒有在向前走去,而是站在后面,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阿波罗犹如贵族般,优雅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道:“看來,他们都被火狐给震慑住了。”

“谁都怕死,火狐的临死反扑,可不是闹着玩的,沒有人会愿意去送死。”站在阿波罗身边的男人冷笑道:“不过越是这样,他们就会死的更多,想要杀火狐,就必须要拿出足够的实力。”

“找个地方,先看会,等下我们來收拾残局。”阿波罗淡淡的说道:“这是一场精彩的混战啊,火狐群挑各方势力,真是一场精彩的好戏,只要这样一想,我身上的血液就忍不住的烧燃了起來。”

说着阿波罗带着一行人朝一旁走了过去。

“好头颅在此,谁敢來取。”段枫再次吼道。

狂妄之中带着无尽的藐视。

“火狐,你太嚣张了,我们一起上,杀了他。”斯巴特在听到段枫再三挑衅的话后,当即怒喝道。